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翻译】Pillow Talk

子非鱼:

类型:翻译

分级:全员

配对:无差

原作者:thistle_do_nicely; 原文地址

授权如下:

 
 

 

Nothing but fluff. 高糖药物,小心食用。

一把塞给要吃糖的供文者。

——————————


“知道吗,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Root在Shaw的后颈印下轻柔一吻,贴附其上喃喃低语。

“什么?我的床?”Shaw听起来很是昏沉。但Root不确定那是因为Shaw正半睡半醒,还是因为她被脖子分散了注意力。不过,看见她脖子上鸡皮渐起,听见她呼吸开始紊乱时,Root觉得或许是后者

“不是……”
“其他人的床?”Shaw打断道,语调带了一丝怒意。Root看不见Shaw的表情,她正从身后抱着对方,一只手臂在前面覆住Shaw的身体,另一只手臂枕在Shaw的脑袋下方。

“我不是那个意思。”Root的声音有些慌乱。

Shaw笑了起来,“别紧张,Root,我知道,只是开玩笑。”为此她的肋骨收到了Root一记肘击。

“我是说就在这里。”Root轻声哼道,手指在前一刻她亲吻的地方流连,“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Root手臂不再环抱着Shaw,Shaw微微转身,几乎平躺下来,“我知道了,”Root变换了位置,手臂依然枕在对方头下,她让自己紧嵌在Shaw的身侧,一条腿滑上Shaw的大腿,“为什么是那里?”

“Hmm, well…”Root把头埋进Shaw的颈项与锁骨之间,再次吻了吻她,鼻间深吸一口气,“在这里我能闻见你的发香,你的肌肤……”

她的双唇停留在Shaw脖子毫厘之外,感受着自己的呼出的气体自对方肌肤反弹。“还有,我在这里呼吸时,能看见你颈后的汗毛直立,有时也看见鸡皮疙瘩。我爱极了看你的身体因为我而有反应。”

Root在等那个信号,那个预示Shaw觉得不适的信号,她知道自己也许做得太过了。她至今仍不敢相信,三夜规则已经打破,随之而来的这些整晚陪伴,这一切……不管该叫做什么,看起来都不仅仅是尚可而已。卿卿我我,搂抱在怀,紧紧相拥……Root不知道这算什么,但她对这些事的喜爱可不亚于在这之前的活动。

Shaw的手指抚上了Root的手臂,片刻之前那只手还在她的腹部蜿蜒横过,Root把这当做让自己继续的信号。她再次吻了吻对方的脖子,她永远也不会对此餍足,双唇轻吮脉搏,舌尖舔舐肌肤,引来了Shaw一声隐忍的呻吟。

“我喜欢你吸气的样子,在我吻你这里时……”她紧贴着Shaw的耳朵,随着呼吸送出低语,然后撤回来轻咬Shaw的后颈。她感觉到Shaw握着她手臂的力度更紧了些。

“还有你指甲抓我的方式,在我咬你这里时。”她加大了轻咬的力度,如她所料,对方的指甲已经陷入她的前臂。她停了下来笑了,抬头侧向一边,以便对着Shaw的耳朵轻语。

“而且,从这里,我能对着你的耳朵喃喃甜言蜜语。”

Shaw轻笑起来——这可不是Root期待的回应。

“甜言蜜语?”Shaw听起来并不相信。“无意冒犯,Root,但你在这之前,从来没做过类似喃喃甜言蜜语这种事情。当然,有脏话。不,说到那个——大部分时间那都是纯粹的下流话!”昏暗的灯光下,Root只能看见Shaw脸上的笑意。“不过我也不想以其他方式听见这些。”
“那,我要停下来吗?告诉你……这个……”Root有点不确定,这让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喜欢下流话。”Shaw的声音低沉,沙哑,这让Root笑了。

“Oh,我知道你喜欢。”Root又回到了调情的最佳状态,“通常那都会让你很愉悦,而且……”

“Root!”Shaw打断道,“少来,你是要继续下去还是怎样?”

Root眨了眨眼。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一瞬。Shaw真的想要她继续——这种感觉填满了她。这并不是她们平常会分享的枕边话。意识到Shaw在表达什么后,先前似乎停跳的心脏此时急速得好像要逃出胸腔。

“Okay, okay. Yeah,我确实还有一个……”她怀疑Shaw是否能听见她胸腔内的怦怦心跳。她从Shaw的脑后抽出手臂,支起自己的头。她朝下看着Shaw,对方正满怀期待地望向她。

“Yeah,那是什么?”

Root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轻轻地说,“我觉得我最喜欢这里,是因为如果我在这里,那么你也在这里。你知道的,和我一起。”

她让思绪在那停留了一会儿。说完之后她觉得自己轻快了些,却担心这会让Shaw不堪重负。

“这样……太多了吗?”

等待答案的时间太过漫长,Root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

最终Shaw说话了,“不,”她轻声说,停顿了下后,“我只是在想……在思考,有没有一个最喜欢的地方。”

Root不得不尽全力,让自己前一秒屏住的呼吸不在这一秒爆发,她强迫自己慢慢呼出气体,她强迫自己说话打破沉默。

“还有?”

“还有我从前没真想过这个问题。我……我对这种事情不太擅长。”

“我知道。”Root移开手臂躺了下来,继续埋头于Shaw的脖子处,“我不需要你擅长这个……我只是希望你……不会在我放下防备时被吓到。”

“但是,那就是关键。”

“什么?”

“我没有被吓到。”Shaw转过身来面对Root,Root可以感觉到那双大大的棕色眼眸在她脸上搜索,直达她的眼底,吞噬她的一切。

Shaw伸手抚上Root脸颊,手指摩挲过双唇。
“这里。”她沙哑地说,继而清了清喉咙,尽管如此,她接下来的话听起来还是很沙哑,“尤其是下唇。”
“为什么是那里?”

“很明显……你做的那件事。”

Oh,所以那就是她声音听起来是这样的原因。Root得意地笑了,“我做的那件事?那是……?”戏谑的话很容易溜出舌尖。
“听着,这对我来说已经很难了,不要毁了这个时刻。”脾气暴躁的Shaw又回来了。
Root轻笑起来,“抱歉,我有时会情难自禁。”

“我知道。我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说,但我通常都喜欢你这么做。”Shaw摇了摇头,仍然不相信自己此刻分享的事,但她知道Root需要亲耳听见这些,因为她需要Root知道自己的感受。她看着Root的脸,看见那讽笑让位给了一个真诚的笑容。

不要半途而废,她深呼吸后继续下去。

“还有你撅嘴的样子,虽然那对我没什么用,但你还是一直这么做,好像某一天那就能奇迹般地影响到我。最棒的一点就是那会让你的鼻子皱起来,那真的很可爱。”

Root张开嘴巴想说什么,眼里某种情感一闪而过,但Shaw截断了话头,“如果你告诉其他人我说的话,我会杀了你。”她听起来诚心诚意。

“我双唇密不透风,Sameen。”她也许拼尽全力,也不能表现得比现在更加欢欣鼓舞了。

Shaw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好笑。但我还没说完。”Root脸上那滑稽的笑意变成了好奇。

Shaw的手指抚上Root下唇,“我喜欢你紧张时咬住它的样子,我也真的喜欢你在想那些下流话时咬唇的样子,因为那完完全全为了我……”Shaw暂停下来看Root脸上的表情,那介于震惊和着迷之间。她笑着继续,拉进了彼此距离,几乎成耳语,“但是我觉得我最喜欢的是,当我咬住它的时候——尽管也是因为这样通常能让你闭嘴——好吧,或多或少,那通常会有呻吟。我毫不介意听见你的声音。”

Root打结的呼吸和放大的瞳孔让她一时失了神,她不得不眨了眨几次眼,又几番吞咽,才能继续开口说话。

“这大概是除了工作之外,你和我说话最多的一次了。即便这样……”听着Root说话,Shaw放任自己指尖滑过Root下巴,滑过她的肩膀。

“所以大概我也不是我想的那么差劲,”Shaw喃喃低语,手指继续滑过Root的锁骨。

“不,你不是。但现在我觉得我们的谈话结束了。”Root的双唇已经离Shaw太近,话音颤动带来的感觉几乎让她喘息。

“真高兴你这么说,”Shaw呼吸不稳地说,“我也这么认为。”


Fin.


评论

热度(493)

  1. 佚名啊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子非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