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Wrong Message 文/翠

Shoot阿司匹林制药厂:

《Aspirin》收录文章公开


Shaw在Root充满探究意味的目光中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已不知不觉落后了身前的高个女人一大截,而对方正站在大楼门口,保持着单手推门的姿势饶有兴味地对她微笑。Shaw干咳一声,故意加快脚步闪进大门,将还杵在门前的棕发女人远远甩在身后。她在和Root擦肩而过时听见了身侧传来的轻笑,Shaw的身形一顿,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对此表示任何不满。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没有生气。

阻止她将一腔怒火发泄在Root身上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无法对今天数次走神的情况作出任何——任何哪怕听起来稍微正当一些的解释。

一切都源于今早一条该死的短信。

 

出于方便和安全考虑,地下铁小分队的成员们几乎已经不再使用“短信”作为他们相互联系的工具,但事情总有例外——比如在对话内容毫无机密和隐私可言的情况下。

今天一早,忙着通宵“兼职”拯救号码的化妆品专柜小姐迫于迟到的压力,不得不提前结束了和她同为前任特工的同事争抢最后一个三明治的世纪战争。Shaw黑着脸靠在柜台边,在脑内第五十六次重复播放起了Reese抢到三明治后暗暗得意的嘴脸。

放在柜台下的手机恰到时机地震动了一下。

Shaw背过身子悄悄滑开锁屏,一张照片赫然占满了整个屏幕——那是一个三明治包装纸在被扔进垃圾桶前的临终写真。

“下次我不光会吃了那个三明治,我还会吃了你!”Shaw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打下这一行字,找到通讯录里Reese的号码迅速回复过去。

她在热血冲头后的余韵里花了几秒钟时间才意识到,她的短信错发给了手机里另一个以字母“R”开头的女士。

 

***

 

这其实是件很怪的事,人总是会本能地避免和招惹不起的对象过多接触。

她可以和Reese开黄色玩笑、调侃他们在警局的胖警官,或者故意招惹总是绷着脸的Finch,但她从不对Root说那些话——天知道她是怎样一步一步让出主攻手的位子,被逼着在无数次言语交锋中见招拆招。Shaw从来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她根本拿Root一点办法都没有。

“Sameen,你已经盯着我的脸很久了。”Root扶了扶镜框,那副眼镜让她说话的模样呈现出一种别样的理智和冷静,话里的内容却与她脸上的神情截然相反,“虽然我很享受沐浴在你目光里的感觉,但是亲爱的,你今天真的走神了很多次。”

Root甜腻的语调让Shaw如芒在背,她还在猜测对方到底有没有看到那条发错的信息。如果看到了,又会怎样理解那句本该是挑衅的话语——毫无疑问地,Root绝对不会放过那句话里隐含的性暗示,这也是最让她有火发不出的部分。

“你带手机了吗?”Shaw清了清嗓子,她现在知道了自己绝对是个糟糕的试探者,问出的问题不但没有任何回答的价值,还极有可能成为Root用来调笑她的话柄。

然而Root只是保持着一个困惑的表情,顺从地轻拍外套口袋示意她手机在那里面。

Shaw有些尴尬地应声。她想赶紧说点别的转移话题,但Root眼里的疑惑很快转变为带着几分狡黠的无辜,她紧盯着Shaw的双眼,扬起一个天真灿烂的微笑,“我的手机和你的走神有什么关系吗?”

Shaw显然在窘迫和犹豫的作用下忘了对方是Root——那个向来可以拿着她话里的一点暧昧大做文章的Root。

 

***

 

原本,有两个人的手机号是绝对不会出现在Shaw的通讯录里的。

事实上他们几个人从来都没有使用固定号码的习惯,然而现在她是化妆品专柜小姐,Reese是警探,他们总得有个合用的正职号码。所以现在能够肆无忌惮地代表“未知号码”在屏幕上闪烁的人只剩下Finch和Root了。不是神通广大的老板,就是间隔没几天又换了身份的黑客小姐,二选一,Shaw总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能猜中。

因此在上一次任务中,Root主动要求Shaw存下她的手机号时,她的表情不可谓不惊讶,“为什么——我是说,你总换号码不是吗?”

Root撇撇嘴,似乎对她没有立刻答应有些不满,“噢,是的,是的,当然,”她含含糊糊地敷衍着,“我只是说如果你需要找到我。the Machine现在可不能随时随地监视我们了,而你的掩护身份又是最接近暴露的那一个。”

“我能解决,”Shaw抿紧嘴唇,对她难以应对的话题习惯性地摆出了防御的姿态,“无论是Samaritan特工,还是别的什么。”

Root还想继续尝试说服固执的黑发特工,但人工耳蜗突然响起了断断续续的电流音,她只能不无遗憾地选择放弃这个主意,转身匆匆离开。

被留在原地的女人这时才终于掏出方才在包里震动了好一会的手机,手指悬停在那个陌生号码上许久,终于还是在联系人那一栏的空白处,慢吞吞地输进Root的名字。

 

***

 

“难道你终于治好手机依存症不需要对着日程通知执行下一步命令了?”Shaw能感到紧贴裙侧的手心正在沁出足以晕湿布料的冷汗,她不动声色地把手挪开一些,冷笑着迎上Root玩味的眼神。

Root似乎对这个极富Shaw本人特色的冷嘲热讽深信不疑,她后退几步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语气却变得愈发亲昵,“我就知道你在担心我,Sameen.”

Shaw用鼻腔里发出的冷哼掩盖住自己一瞬间的窘迫,幸好Root很快锁定了任务目标,一把揪住一名向她们迎面走来的男职员,动作流畅地避开摄像头将他摁在墙上。Shaw也因此得到了一点走神的时间——她的一部分大脑还在分神思考Root是否看到了那条短信——尽管对方表现得毫不知情,但对于演技绝佳的黑客而言,谁又能肯定她的佯装无辜到底有几分可信呢?她狐疑地望向女黑客逆光的侧脸,却和女人忽然转向她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一句脏话差点没忍住脱口而出,Shaw屏住气,狠狠瞪了Root一眼。

“我要和……嗯……这位先生去谈一些事情,介意帮我暂时保管一下外套吗?”Root的声音里满是笑意,“在后门等我。”她把外套递到Shaw手上时轻声吩咐。经验丰富的前特工立刻心领神会,默不作声地拿好衣服扭头离开。

她一向行动迅速,因此当她沿着排风管一路摸到大楼后门时,那个汇合点现在还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Shaw在短暂的等待时间里百无聊赖地翻弄着Root的外套,那上面沾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应该是掩护身份的自带属性,她知道Root不喜欢这个味道——她也不喜欢。Shaw嫌弃地抖了抖那件衣服,好像这样就能把那阵难闻的气味抖散在空气里一般。

她隔着口袋摸到了一块金属硬物。

Shaw猛地停住手上的动作。

那是Root的手机。

 

***

 

拿,还是不拿。

Shaw的挣扎只持续了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她今天对“Root会怎样反应”的顾忌已经远远超出了平时,这让Shaw本能地感到不自在,并急于摆脱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她把外套提高和自己的视线平齐,伸出手探进那个藏有“定时炸弹”的衣兜——

门后传来的细碎脚步声一秒钟打断了她的企图,Shaw闪电一般飞速卷起那件外套,等到Root出现在那里时,她已经武装起了和平时无异的满脸不耐烦,“你好慢。”

“抱歉,Sameen,对手有些顽固,”Root指了指衬衫一角溅上的血点,“幸好你能帮我保管这个,不然我们一会绕到正门刷卡离开时还有的是麻烦呢。”

有那么一瞬间,Shaw差点就准备直接询问Root是不是真的看到了那条短信。她不在乎对方的嘲笑,也不愿相信她居然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瞻前顾后许久——开玩笑,Sameen Shaw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行动派小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不自然地扯扯嘴角——她动作粗鲁地一把将衣服塞进Root怀里,沉声催促:“穿上,快走。”

Root笑吟吟地接过,却在准备完全拿到手上的瞬间感受到了来自Shaw那一头的阻力。她歪着脑袋试探性地拉了拉,对方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手。

 

她们花了极短的时间再一次来到办公大楼的正厅,和来时一样在机器前读卡离开,Shaw甚至还注意到Root对着摄像头俏皮地眨了下眼。

和完成任务此时正心情大好的女人相反,她的心现在已经沉到了胃里。

Shaw从来不懂得恐惧为何物,因此她自我诊断出的结论里并不包含“害怕Root的调笑”这一点。这或许不能很好地解释她今日的反常……但……她只是真的拿Root一点办法也没有。

Shaw不可抑制地想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假设:也许Root在收到贴合the Machine的指示时因为忙于处理这个任务而并没有打开未读短信的时间……然而此时此刻,任务完美解决,回家的路上……不,很可能是一出门,Root就会掏出那只该死的手机,点开收件箱里那封来自Sameen·今早蠢得无可救药·Shaw的信息,然后……然后她会在她面前大声朗读其中的内容,短短两行字,却极有可能被Root用故意拖长的声音延展成几乎无限久的时间。

Shaw完全不想用这种方式定义永恒,但毫无疑问,也许这就是她生命中最接近永恒的时刻了。她几乎绝望地想。

“Root!”

被喊到名字的女人疑惑地回头,她的一只脚已经踏出大门,右手还可疑地插在装着手机的口袋里。

就是现在了,Shaw深吸一口气,最后的机会。

“能借我你的手机吗?”她说,声音镇定得不可思议。

“噢,当然。”Root十分自然地从口袋里拿出那个被她惦记已久的金属方块,上前几步举到她面前。Shaw简直不敢相信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她还来不及为大半天的提心吊胆感到惋惜,大脑就已经飞速运转起了接下来的剧情:这意味着她现在完全可以装作发短信给随便哪个人,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删掉那条……“你换手机了?!”

Root微微睁大双眼,似乎不明白Shaw为何忽然提高音量叫唤起来,“是啊,我换了一个掩护身份,我总是在换号码不是吗?

换一个掩护身份抛弃一个手机号码,如此简单的道理。

Shaw难以相信她居然把这件事忘得那么彻底。一个本该保持高度专注的前任特工竟被一个实际上并未发生的小小误会困扰了整整一天——在没有任何刻意误导的情况下。

Root的声音还在耳边嗡嗡作响,但她已经一句都听不进去,只剩身体还在机械而又忠诚地执行一个又一个指令:恍惚着推开Root的手,恍惚着走出大楼迎接夕阳的余晖,恍惚着步上通往住处的人行道。

Shaw敏锐的听觉帮助她捕捉到身后Root呼唤她的声音,而良好的身体反应又让她第一时间条件反射地回过头——虽然她一点也不想这么做。

Root像是对她的反常毫无知觉一样,嘴角噙着惯常的笑意走向她。“喏,”她在Shaw面前摊开空着的那只手,活像个讨要万圣节糖果的小女孩,“你的手机。”

“干什么!”Shaw没好气地挥开她的手,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戒备。

“我们来过这里,Samaritan会定位到我们的手机,”Root瞥了瞥街角闪着红灯的摄像头,“毁掉它们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目前而言,再也没有什么会比一个耐心而又详细的解释,更能让Shaw意识到自己态度过于粗暴这一点了。她匆匆忙忙翻出手机扔到Root那里,也不看对方有没有接住便转身昂首阔步地走开,伴着她摇晃的发尾,还有那发烫的耳根。

Shaw再也没有回头。

因此也就错过了Root从裤子口袋里又摸出一只手机的动作。

那只手机比她现在用的略旧一些,外壳上还有几道因为主人毫不珍惜所磕出的印痕。她点开收件箱,和Shaw手机里的短信记录并排放在一起,最后看了一眼那条显示为“已读”的短信。

 

 

<End>


评论

热度(304)

  1. Shoot阿司匹林制药厂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Shoot阿司匹林制药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这位作者的文真的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