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Someone who has the same name as me

torikusuta:

Shaw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今天非常不开心,后桌的那个男孩子,Mark, 一整天都在不停地用脚踢她的凳子,还时不时地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嘲笑她个子矮,她却只能坐在那里默默地忍受着,不能扭过身一拳打得他哭爹喊娘,因为Mark今天刚出院,胳膊上还缠着绷带,而她,也向老师和父母保证过不再打他,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主动退学。

Shaw在脑海中想象着她用不同的方式揍Mark的画面, 想象着Mark满脸血跪地求饶的样子,这让她稍微好受了一点,但是这远远不够,或许马上回家捶几个小时沙袋会让她平静下来,这时,她突然听到了前面有人在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到她耳朵里。

“嘿,Sam, 你知道吗,你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Shaw感到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头顶,“是你吗,Mark?“她咬着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看到不远的一个墙角处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推搡着一个同样年纪的金发少女,金发少女头发凌乱,包里的东西散了一地,她一声不吭,恶狠狠地瞪着那两个少年。

看来只是同名而已,Shaw知道Sam并不是什么稀有的名字,如果天上掉馅饼的话能砸死一堆各种各样叫Sam的人,但是她的愤怒并没有因此而缓解,她摇了摇头,想无视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马上离开他们,但是少年们的话还是一字不漏地传到她耳朵里。

“还是不说话,嗯?你是哑巴么 Sam?”其中一个长发少年把少女按到了墙上,另一个少年在一旁吃吃地笑了起来。

这声音比Mark成熟得多,但是比那个奶娃娃要恶意一百倍,Shaw的脚步停了下来,做了几次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他们并不是对你说的,她安慰自己,想起父亲对自己说的话,”Sameen Shaw是一个有出色自控能力的孩子,不会动不动就做愚蠢的事情。

“Sam,你真是班上最大的怪胎,你整天就只会对着那些…..”

Shaw感到脑海中的一下子弦断裂了,“好吧,我就是个没自制力的孩子。”她自言自言的说,朝那几个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正在喋喋不休的长发少年突然感到背上一阵剧痛,他扭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Shaw把书包狠狠地砸到他背上,然后一个直拳捶中了他的肚子。

“哪儿来的臭小鬼?”长发少年弯下腰拎起了Shaw的衣领。

Shaw能轻轻松松撂倒一堆同样年纪的男孩子,但是面前这两个少年已经步入青春期了,跟成年人的体型差不多,没过一会儿她就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鲜血趴在地上,正当她准备爬起来反击时,两个少年突然惊慌失措地逃走了,Shaw感到有点不爽。但是胸中的怒火却慢慢地消失了。

“孩子,你怎么样?“一双大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Shaw抬起头看到一个老警察笑眯眯地看着她,刚才那个少女站在他身旁,担忧地看着她。

“我很好。“Shaw抹去嘴边的血迹,故作轻松的说,但其实并不太好,她的半张脸都火辣辣地刺痛着。

“殴打儿童,真是太不像话了,”老警察皱着眉头在一个本子上记着什么,“一定要好好整治这几个小鬼,幸亏有这个小姑娘来找到我,要不然….”

 “我不是儿童。“Shaw立刻反驳道。

“哦,亲爱的,可能你觉得自己不是儿童,”老警察摸了摸她的头,“但是从法律层面来说,你就是。”

Shaw咬着嘴唇没吭声。

接着老警察带着她去医院缝了几针,她的父母因为工作忙一直没来,不过Shaw已经习惯这样的事情了,那个金发少女一直陪在她身边,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离开医院门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由于她们家都在附近,老警察叮嘱了两声就离开了。

“嘿,小鬼,我真的不需要你救我。”Shaw正准备离开,一直没说过一句话的少女突然开口叫住她。

“我不是要救你,“Shaw闷声答道,”只是我受不了那些人的话“

“为什么?“

“因为我也叫sam。“Shaw感到一阵烦躁,少女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她走上前揉了揉Shaw的头,shaw一把推开她的手,气鼓鼓地看着她。少女依旧笑着,并没有因为这个动作拉开她俩的距离。

“孩子,你几岁了?八岁?”

“我十一岁了。”Shaw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另外,不要叫我孩子,你也不是什么大人。”

“我比你大四岁,”少女笑嘻嘻地说,“但是你看起来只有八岁。”

Shaw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扭过身往前走,现在她只想回家吃饭,她快饿的晕过去了。

“我送你回家怎么样?sam”少女又叫住了她。

“不用。”shaw简短地回答道,她快没力气说话了。

“那…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就在对面那家牛排店,你看起来有点饿”

Shaw停下了脚步,如果现在回家就只能自己做饭吃,而且那家牛排店看起也很好吃的样子。

“成交”她转过身,迅速回答道。

--------

在Shaw解决那些牛排的时候,少女一直带着笑容望着她,好像在看某种有趣的玩具,这让Shaw感到十分不爽,但是她的嘴被牛排塞得满满当当,没法提出抗议,吃完了最后一块牛排,她满意地擦了擦嘴,从椅子上跳下来,背上书包就往店外走。

“sam,你是哪个学校的?”少女又叫住了她。

这个人怎么这么烦,shaw没理她,继续往前走,

“你说你并不是为了救我,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你知道的,我的名字也是Sam,但是下次见面如果你觉得叫我Sam很别扭的话你可以叫我Root,其实我挺希望别人叫我Root的,虽然从来没人这样叫过我…..”

少女继续喃喃地说着,并不在意Shaw没有理她而且越走越远的事实,而Shaw则感到莫名其妙,她俩根本不会有再次见面的机会了,但是她没有想到Sam,(或者Root?),居然是一个如此难缠的人。

 

-------

第二天,Shaw百无聊赖的趴在课桌上发呆,想念着昨天的牛排,她真的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牛排了,父母工作那么忙,下次等他们带她去吃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了,想到这个,她叹了一口气,感到人生都了无生趣。

“嘿,Sam,外面有人找你,“一个女同学拍了拍Shaw的肩膀,指着窗外,Shaw迷茫地扭过头,难道是校长?或者级主任,但是不可能啊,她最近明明已经安分很多了。

当她看到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还是没控制住骂了一声脏话,引起了周围好几个同学不满的目光。昨天的那个金发少女,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Sam, 居然会有人找你?真是世界奇闻,她是谁?是你女朋友么?“Mark在她身后小声的说。

“闭嘴!Mark!”Shaw冲Mark吼了一声,气冲冲的走到教室外,看着面前这个比这里大多数人都要高的Root,“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只不过是在你吃牛排的时候偷偷翻了你的书包而已,”少女无所谓的说道,“说实话,你的学生证照的不太好看。”

Shaw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愤怒的扭曲起来

“那你还问我!”

“冷静点,Sam,“Root安慰地拍着她的头,”我们都需要礼节。“

不,你根本没有礼节,Shaw在心里说,她打下她的手,转身就往回走。Root一把拉住她的手,她比她发育成熟得多,力气也大得多,Shaw挣脱不了她,只能愤愤地盯着她。

“我需要你陪我做点事儿。“

“不做。“

“有这个也不做?“Root的另一只拿着袋子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Shaw 看到袋子上印着昨天那家牛排的商标。她听到自己的喉咙很响地咽了一声。

“ok。“Shaw只迟疑了一秒钟,就迅速的地抢过了袋子。

“你真可爱,小鬼,“Root再次揉了揉Shaw的头发,Shaw再次打掉了她的手。

Root把Shaw带到了一个图书馆里,图书馆人很少,非常安静,Root来到一台电脑前,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坐下来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时不时地打开旁边的一摞厚厚的书翻着看一会儿,Shaw在她身旁站了一会儿,感到迷惑不解。

“你需要我做什么事?“她小声问道,她本以为Root会让她去教训昨天那两个少年,她还在路上思考了好久这次该用什么方法把他们打得再也爬不起来,虽然她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的胜算很小。

“你在旁边呆着就行。“Root回头对她笑了一下,又扭过头打起了字。

Shaw还想问,可是图书馆安静的环境让她没办法开口,她只好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盯着Root看,打字时的Root和昨晚的那个嬉皮笑脸的少女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人,她安静而又专注,周身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如果你平时也是这个样子,就不会那么讨人嫌了” Shaw咕哝着,随手拿起旁边的一本医学入门书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沉迷于医学书的shaw就感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已经两个小时了,我们可以走了,sam。“

居然这么快就两个小时了,Shaw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跟着Root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今天就这样,你可以回家了。“ Root说。

“但是我还什么都没有做…”Shaw感到迷惑不解,root没有回答,只是咧着嘴冲她笑了一下,Shaw只好作罢,她突然觉得今天下午过得还不错,有牛排吃,还有书看,比无聊的在家捶沙袋看卡通片好多了。

“明天下午四点,还是这个地方见,我就不再去找你了哦~”Root转身走了,Shaw看着她的背影,感到怒火又蹭蹭地上涨,

凭什么你让我来我就得来,我偏不来。她在心里说。

“明天也有牛排哦,以后每天只要你来,都有牛排。”Root没有回头,但却好像听到她心里的声音似的,又加了一句。

Shaw感到自己的决心瞬间动摇了,不行,她摇摇头,想把那个软弱的自己从身体里赶走,我就不来,气死你。

 

但是第二天。Shaw还是来了。

 

-------------------------

在那之后,她们每天都在图书馆度过那两个小时,Shaw依旧没有怎么帮Root做过什么事,除了偶尔帮她递几本书,但是Shaw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图书馆里静谧安逸的气氛让她很容易冷静下来,忘掉那个该死的Mark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嘲讽,即使在周末Root叫她不用来了,Shaw还是来了,一边翻着白眼一边辩解她只是周末没事干想要看书而已。两个月之后的一天,Root敲完了一行字,兴奋地低吼了一声,她来到Shaw的身边,紧紧地抓着shaw的袖子。

 “我搞定了!sam,今天晚上请你去全城最贵的餐厅吃饭!”

“O…Okay。“Shaw被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两个打扮简朴的孩子在全城最贵的餐厅吃饭吸引了餐厅里面很多人的目光,但是Shaw和Root都没怎样在意。吃完了人生中最好吃的一顿饭,Shaw感到无比满足,两人走出了餐厅,Shaw这次没有直接走人,而是向Root问出了自己心中最想问的那个问题。

“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在编写一套操作系统,“Root没有遮掩,很直接的回答,”卖出去的话能赚不少钱,今天刚搞定。“

Shaw迷惑地看着她。她对电脑一直一窍不通,连玩最简单的游戏都能输个底朝天,她突然觉得自己对root了解太少了。

“你很缺钱吗?”Shaw想到每天给自己买牛排的Root,感到有点不太好意思。

“物质上来说不太缺,但是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Root望向车水马龙的城市,眼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为什么?你要做富翁吗?“Shaw想了半天才想到这样一个合理的原因。

Root看着她笑了笑,又是那种好像打量某种有趣玩具的目光,Shaw感到一阵烦躁,

这太蠢了,她想,这个人想做什么管我什么事。Shaw决定回家,不再管Root的任何事情了

 “我以前有个朋友,她是我唯一的朋友,”过了一会儿,Root慢慢地开口了,“我是个挺奇怪的人,我不喜欢跟人多说话,讨厌那些愚蠢的社团活动,每天上课只会坐在最后一排看些和电脑有关的书,学校里没有人愿意理我,只有她,汉娜,不觉得我是怪人,愿意和我做朋友…跟汉娜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 Root慢慢地说着,声音有些略微的颤抖。

Shaw停下了正准备回家的脚步,她突然想到了自己,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揍人的Sameen Shaw也是个怪人,也没有朋友, 不过她从来都没有觉得有朋友没朋友对她有什么区别,这样看来她似乎比Root还要奇怪吧。

“但是有一天,她突然从世上消失了,某个人把她带走了,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带着她离开,而我却什么都做不到。”Root的眼睛藏在阴影里,语气变得冰冷起来,“我找了各种各样的人,用尽了各种方法,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惩罚他,所以….” Root停顿了一下,”….我只能自己出手了,如果我有很多很多的钱,大量的钱,我就有途径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咬牙切齿,面部略微的扭曲,好像陷入了一种疯狂的臆想状态,这让Shaw心里很不舒服,这不是Shaw所认识的root,不是那个带着调皮的笑容,会用牛排逗弄shaw的Root。

“嘿,Root, 不要这样“ shaw打断了她,轻轻地说,”我也是大家眼里的怪人,学校也没有人愿意理我,不过….”她突然语塞了,不好意思地用手挠着头。

Root停了下来,疑惑地望着她。

“…不过…我….可以做你的朋友。“Shaw终于磕磕巴巴地吐出了这句话。

Root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神情终于慢慢恢复了正常,对着Shaw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真是可爱死了,Sam”她伸出手揉了揉Shaw的头,又捏了捏Shaw的小脸。shaw翻了个白眼,第一次没有打掉她的手。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去图书馆?我的意思是,我根本没有帮上什么忙,明明你一个人就可以…….”Shaw问出了第二个自己想问的问题。

“我….”Root迟疑了一会儿,低下头避开了shaw的眼睛,“我只是….很孤独,想找个人陪着我…..而你有种让我安心的感觉…所以…..

Shaw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她想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怎么表达,于是她向前一步,伸出胳膊抱住了root,她只到Root胸部的高度,而Root正值青春期,已经开始发育了,于是shaw抱上去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脸陷进了柔软的隆起里,她瞬间惊慌地放开了手,但是Root稍微愣了一下就把她紧紧地搂住了,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看在今晚好吃的份上,我就放过你,如果有下次,我一定把你打飞。“Shaw在Root的怀里小声咕哝着,

“你知道吗?Sam,“过了一会儿,Root松开她,略微弯下腰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你是第一个喊我root的人。“

“我只是喊你Sam觉得别扭而已。”Shaw闷闷的回答道。

“而且,Sam,其实我对汉娜并不是只是朋友的感觉…..”Root恍惚的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Shaw疑惑不解

Root望着Shaw,咧着嘴笑了,“你太小了,Sam,我不能跟你说这些,天哪!你看起来只有八岁!你为什么不再大一点!“

“我!十!一!岁!了!“Shaw咬牙切齿地吼道。

“别生气,小鼓气包,等你再大点我就跟你说。“Root抚平Shaw紧皱的眉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Shaw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她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Good bye ,Sam,你明天可以不用来图书馆了,即使来了,也不会有牛排哦。”Root站起身,对着shaw眨了眨眼,转身离开,

“Good bye, Root.”等Root走了很远,Shaw才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她心里有些略微的惆怅,她知道这是Root第一次向她道别,但是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Shaw后来再也没有在这座城市见过Root,即使她用找书的借口去了那个图书馆好多好多次,也没有再在那台电脑附近见过Root的身影。

------------------------------------------

 

……..

 

20年后,

 

前政府特工Sameen Shaw望着面前这个棕发女人,有着一瞬间的晃神,直到她开始像二十年前那样开始揉她的头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愤怒地打掉她的手。

“嘿,Sam,这么多年你想我了吗?“还是一样的笑容,一样的语调,一如既往惹人嫌。

“没有,我早就忘了有你这个人的存在了。“Shaw 冷冷的回答道。

“噢,得了,我就知道你没一句真话。“Root笑着说,不过Shaw还是捕捉到了她眼里的一丝失落,这让她有种异样的快感。

她当然没有忘记她,那个图书馆经常出现在她梦里,啪啪的打字声,哗哗的翻书声,伴随着书里油墨的清香和周围人的偶尔低声细语,还有…..Root,她坐在那里,背对着Shaw,安静而专注,但是却又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似的,有种让Shaw非常害怕的不安定感。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忆一直纠缠了Shaw很多年,让她无比痛恨,也无比怀念。

“你一点儿也没变,还是这么矮,这么容易发怒。“  Root继续说着,丝毫不在意Shaw冷淡的目光,”不过….”  她的四处游荡的目光停在了Shaw的胸前。“某方面发育得确实比以前好多了。“

Shaw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你变了,你的头发…..”过了一会儿,Shaw慢慢地说。

“你说这个?”Root捏起一撮自己的头发,“你知道的,Sam,金发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而我每天的所做的工作就是要避免吸引太多人的目光。“

你在撒谎,Shaw在心里说。作为一个特工,调查汉娜的资料对她来说易如反掌,(当然她只是因为无聊才那么做的,并不是因为其他的任何原因),Root现在的样子,跟汉娜的照片简直一模一样。Shaw突然开始烦躁起来。

“Harold说晚上要给你开个欢迎会,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准备准备。“Root说,Shaw这才想起这是她在新老板这里上班的第一天,但是现在她却只想出去突突人。

“告诉他我不会去。“Shaw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她在外面晃悠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盗窃团伙正在打算抢劫银行,于是她上去轻而易举的把他们的膝盖全都废掉了,但是她胸中的烦闷却没有因此而缓解,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也不想回去,刚好看到一个酒吧,于是她走进去点了一杯伏特加闷头喝起来。

在看到Root的那一刻她还是有一瞬间的开心的,但是随即而来的各种其他的,难以名状的情绪让她的这种开心转瞬即逝,虽然当年她遇到Root的时候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头,但是Root临走前在她心里种下的那些东西,那些悄然生长的情愫,整整折磨了她二十年,她觉得自己应该辞掉这份工作,如果以后每天都要见到Root的话她一定会疯掉的。

“Sam,你到底有什么烦心事?“熟悉的声音传来,Shaw抬起头,看到了那张让自己无比痛恨的脸。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Harold没跟你说我是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吗?“Root甜甜地说,”如果我想找到你,我就能找到你。“

又来了,这种熟悉的,好像所有事都尽在她掌握中的语气,这让Shaw感到非常不爽,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反击,她闷头喝下一大口酒,“你的复仇完成的怎么样?”她问道,

“还不错,“Root开心的回答,”那个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对他来说这惩罚的时间可能持续得有点长。“

哦,那个人最后肯定非常惨,Shaw同情了那个可怜的家伙一秒钟,接着嘴里不受控制地蹦出了一句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说出的话。

“你爱上汉娜了”

“什么?”Root皱起了眉头。

“那天晚上你要跟我说的话,可能你已经忘记了,你说你对汉娜不仅仅只是友情,你嫌弃我太小,说等我长大再跟我说,但是我再也没有见过你,你居然就这么走了,你太不够朋友了,Root。”Shaw说出了一大堆听上去非常肉麻的埋怨话,但是她并没有觉得难为情,这都由于酒精引起的,对,酒精,酒精真是个极好的托词。

“你那个时候确实太小了,sam,你才那么高。”Root指着酒吧的椅子,夸张地比着。

“但是我把你当成唯一的朋友,还记得吗,你说过汉娜是你唯一的朋友,你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Shaw又灌下了一大口伏特加。”汉娜离开了你,你可以去找那个人算账,但是我呢,你一声不吭地离开我,我该去找谁?“

Root一下子愣住了,眼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Shaw 灌下最后一口酒,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酒吧外走去。

“我确实是爱上了汉娜。“过了一会儿,Root慢慢地回答道,Shaw停下脚步,静静地听着,

“不过后来我发现我对她的感情,只是一种青春期的迷恋而已,因为…..我又爱上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可以从别人的手里保护我,让我有种强大的安全感。”

Shaw感到内心一阵刺痛,不过却有种莫名解脱的感觉。“祝贺你,“她慢慢挤出这几个字。

“但是,”Root继续说道,无视Shaw,“我又爱上的那个人,她实在是太小了,于是,我就只好等着她长大,大到足够我向她表白的时候不会有犯罪的感觉。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我一直都找不到她,直到前天,我才搞来了她的资料,把她安排到我身边工作。”

Shaw的心脏猛地收紧了,她转过身对上Root的目光,看到对方咧着嘴冲她笑。

“她是谁?”Shaw轻轻问道,声音有些发颤。

“Someone who has the same name as me ”Root走上前,低头吻住了Shaw的嘴唇。


评论

热度(137)

  1. torikusuta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torikusuta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torikusuta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torikusut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