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翻译】Miscommunication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作者:Emanemmy12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742506

授权如下:

       四月来临的时候,她异常地焦虑不安。而Root还没有意识到她自己性情上细微的变化——以往的调戏现在夹杂了些许讽刺,戏谑的笑容不再是浪漫热忱,反而染上了一丝盛气凌人。如果她发现了自己这些种种异样的迹象,她一定会想办法掩饰和克制,但是恰巧她毫不自知。而那些察觉了她的不寻常的人中,Harold和John选择了适当性的无视。他们都还记得那个日子,也记得Root一个人独自承受了多年来不能承受的非正义与罪恶之重,所以他们接受了她反常的情绪。唯一一个每天都和Root相处但不知晓Hanna存在的人是Shaw,坦白地说,Root这些天来的焦虑不安已经搅得Shaw心烦意乱了,她决定好好安抚一下Root。当她回到家时,一个匪夷所思的场景正在她眼前上演,若不是她知情,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是时候打电话召唤一个心理医生来了。

       "我不在乎你说的,我就是不想告诉她!"Root愤怒的嚷嚷着,伴随着剧烈的手臂挥舞。她在Shaw的,或者说是她和Shaw的公寓厨房里暴躁地来回打转,独自一人,看起来像是在对着稀薄的空气说话,"我以为你会和我的私人感情问题保持距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指手画脚。"她微微停顿了一下。

       "那一定是你计算错了!"听清了机器的回话她几乎是咆哮着喊出了那句话,同时不可置信地摇着头,随意散落在肩头的卷发随着她剧烈的动作在空中来回划出一道道曲线。"不,别说了。"Root很少会和机器意见相左甚至爆发争吵,事实上,Shaw认为她从来没有看到过Root和机器的不合上升到这么激烈的程度。很显然机器想让Root告诉她一些事情,不过具体是什么,而又是为了什么,Shaw全然不知,一头雾水。难道说正常情侣关系中常常出现的"我有话想要告诉你"的愚蠢时刻要在她面前上演了么?她盯着厨房里的Root,手无知觉的在手臂上揉捻,她好奇是不是Root终于意识到了她是不能给Root真正想要的那种情感的。轻轻地叹了一口气,Shaw归置好了家门钥匙,脱下了外套,发出了一系列足够提醒Root她回来了的声音。Root和机器的争辩戛然而止,如此的刻意让Shaw更加坚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她问到,声音清晰而又短促。

       Root伸出一只手将眼睛前凌乱的头发撩起,叹了一口气,"没有。只是机器她不听我的。"她走到Shaw面前,拉过刚到家风尘仆仆的女人,送上了一个轻柔的吻。Sameen微微犹豫了一下,安静的回吻了她。一吻结束,Root手捧着Shaw的脸颊,大拇指温柔的抚摸着Shaw异常柔软的皮肤,恋恋不舍地放开。"晚饭已经准备好了。"Shaw点了点头,不再停留在门口,跟着Root向公寓内的餐厅走去。依然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Shaw相信Root,相信这个已经无数次用行动证明了她是值得被信任的女人。当天剩下的时光一切看起来都回到了正常,似乎与机器的争吵矫正调整了Root这一个多星期来的异常情绪。晚饭之后,Shaw擦拭着自己的武器,而Root随意地倚靠在她身边的沙发上,手指灵活快速地敲击着键盘,编写着Shaw诽谤为"鬼才知道是什么"的内容。下午听到的争吵依然持续不断地轰炸着Shaw的思维,她们现在坐在这里,作为情侣是不是应该交流一些彼此的情绪?面对着这个孜孜不倦冒出来的念头,Shaw有点不知所措,通常这类小情侣的"感情交流"都是Root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着她的所有情绪,开心的伤心的眷恋的愤懑的醋意漫天的,而Shaw很少开口只是一直听着。尽管Root坚持说哪怕她情感缺失,她依然是完美的,但是她总是会被别人告知,她其实是一个坏掉了的玩具,需要别人来修理。想到这儿,Shaw烦躁地把枪扔到了桌子上,转过身面向听到动静抬起头看着她的Root。

       "发生了什么?"

       Root困惑地歪了歪头,"你在说什么,Sameen?"

       "别给我说废话,Root。我知道你有事情没告诉我,我听到了你和机器大部分的争吵内容。"

       "你是暗中监视了我么?"Root小心翼翼地合上了笔记本,身体前倾把它放在了咖啡桌上。”我理解你为什么在我身上放追踪器,这很可爱,但是尽管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依然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你。”

       Shaw咬紧牙关,面对Root所表现出来的距离感,她的内心指向了唯一的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这句话在两人之间稀薄的空气中张牙舞爪地喷洒着毒液,Shaw慢慢地交叉了胳膊抱在自己胸前。这句话听起来可真是又廉价又狭隘,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在正常状态下都不会说出的。这就是为什么Shaw以前不碰感情。感情不会让人条理清晰,反而会把人变成胡言乱语的疯子。感情让她开始倾吐自己的恐惧与不安;感情让她的信仰还尚未崩塌,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猜想还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证实。Root显然也很惊讶于Shaw的问话,她挑起一根眉毛似乎在疑惑Shaw刚刚是不是自行修理了一下她的情感故障。“是不是?”她不甘心地又追问了一遍,Root的沉默让她的心脏在这一刻充满了愤怒,她太生气了以至于她一时忘记去担忧她本来忧心忡忡的东西。而要让她重新记起则需要她再次感知到她对于Root的真正感觉。

       “当然不是,”Root回答道。”别犯傻胡说。”

       “那我应该怎么去想这件事?你在对我说谎。”

       “不是说谎,或许我只是不想去说而已。”

       “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应该无话不谈,这可是当初你说的-!”

       “因为你不会明白!因为你感知不到悲伤!”她没有经过大脑地吐出了这句话,几乎是同时,她就后悔了。

       尽管机器预知了危险并且发出了警报,她没有挪动一丝一毫,生生地接下了那一巴掌,紧接着一只手迅速抚上了她刚刚被打的面颊①。Root原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也舍不得去触碰到那条会伤害到Shaw自尊的底线,但她没有做到,她准备为自己的鲁莽张口道歉了。Shaw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就势拦过Root,粗暴地,带着浓烈的索取意味地吻了上去。她没有征求Root的意见,因为她知道Root在任何时候都会乐意献上自己,就像Root知道如果她现在叫停,Shaw也一定会停下来一样。只是她永远学不会拒绝Shaw的任何要求,或许是因为她知道当Shaw面对她们的感情的时候,所体会到的不仅仅是爱,同时还混杂着苦痛与怒气。因为刚才她说出的那句话,她咎由自取,被Shaw这样粗鲁地抚摸着,狂躁地撕咬着。因为过去她所作的一切恶行,她罪有应得,理应去承受Shaw眼中的怒火;就像曾经她放任Hanna离开她身边与生命后,她自食恶果,感受着那双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收越紧,直到她的意识徘徊在现实与死亡之间。而此刻与濒死的感觉相反,细细包裹住她的,是尽管在暴怒的边缘Shaw依然下意识对Root的关心和在意,是一直努力把握着Root能承受住的报复力度的小心翼翼。她不值得这个女人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试图最大限度的以温柔待她。当Root感觉到身体里一波又一波快感扑面而来的同时,她似乎听到了她的Sameen内心最深处破碎的哭泣。Shaw突然离开了她,返身端坐在沙发上,一边拂去手上一层层水汽。

       "当我和你在一起时,有些东西是不同的。我知道你刚才极度混乱所以我原谅你,现在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她看到Root在整理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她放轻放柔了声线。刚才在盛怒之下,她唯一想到的就是扒掉Root的衣服。

       看到Shaw脸上的怒气迅速被担心的神情所替代,Root闭上了眼睛,这份情太深了。"他们没有告诉你么?”

       “John和Harold?没…他们知道?”

       “那件事发生在我遇见你之前。他们…帮我解决了一些事情,一个号码。尽管这件恶行发生于多年以前。”

       “Root,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没有人逼问你的过去,每个人都有一个名为过去的心魔不是么?”Root探过身子,轻轻地将食指放在Shaw的唇上,摇了摇头阻止她说下去。

       “让我说完,sweetie,这是我欠你的。还有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有意那么说的。我记不清故事的开头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很小,甚至还没到青少年时期。我没有太多的朋友,事实上我只有一个朋友,而且我非常在乎她。她是唯一一个愿意用心和我交流的人,我想如果没有她我应该会迷失掉自我。事实果然如此,在失去她之后,我成为了在找到机器前那个没有道德观无恶不作的疯子。”

       “失去她?发生了什么?”

       Root深深地看进了那双在寻找答案等待解释的眼睛中,她叹了口气。”4月15日,我看着她走出了图书馆然后永远没有回来。我亲眼见着她坐上了一辆车然后和镇上的一个男人一起离开了。”

       “他们抓到那个混蛋了么?”

       “没有,但是我让他付出了相应的代价,”Root冷酷无情的说,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块冷却多年但内心依然燃烧着愤怒与憎恶火苗的铁。这是她第一次精心安排步步为营得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在她的计划下,毒枭轻而易举地就相信了他的钱被偷了。”直到2012年,John和Carter才解决了这起案件,找到了她的尸体。”Root伸手擦拭眼睛,试图阻止更多的泪水溢出。"我很抱歉我没有告诉你,我只是不想这段故事成为你的负担。”

       Shaw无奈地转了转眼睛,张开手臂。”到这儿来。”她往后靠了靠,把Root圈进她的怀抱中,笑着说:”我感知不到这些情绪不代表我不能处理被这些情绪左右时的你。一定要告诉我,白痴。”Root微微地笑了,把头埋进Shaw的怀抱中,靠的更近,渴望汲取更多的她的Sammeen的温暖。她毫不迟疑地无视了机器在耳边的喋喋不休:"我早就告诉过你会是这样。"

Fin.

①这里我觉得是Shaw没有想到Root会不躲开,所以打到她之后立刻去看她有没有事

评论

热度(284)

  1.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Root4afshaw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3. 我要清新的世界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