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Young and beautiful

秦祈冰:
 
 
天阴沉得要命,乌云厚重,街道上行人稀少,大风把Root的长卷发吹得有点乱。 
 
Shaw在一边,手上捧着一份刚做好的热气腾腾的三明治,她咬了一口三明治,眼角余光瞥见Root绷紧脸沉默不语,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平时可不是这个寡言的样子。” 
 
对于Shaw难得的先开口搭话,Root没有理睬,因为在她伸手拨头发的时候,耳中传来熟悉的嘈杂电流响声。 
 
从机器给的杂乱无章的一堆信息中厘清了重点之后,Root的眉皱了起来,轻声地说了一句:“知道了,我很快会过去。” 
 
Shaw察觉到Root这边的动静,原本因为Root不理她的行为有些不悦的她注意力很快就被Root刚才的那句话吸引过去:“怎么,你的上帝又有什么活派给你,需要搭把手么?” 
 
Root这才看了Shaw一眼,平时总是神采奕奕的脸上如今现出些许疲惫来,憔悴得让Shaw觉得有些陌生。 
 
Root回答的声音有些低哑:“不用了,你先回去吧,她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去就好。” 
 
Shaw有些恼,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空洞的无力感充斥了她的内心,几口吃掉了剩下的三明治,顺手把包装纸揉成团,精准地扔进了一边立着的垃圾箱。说实话,Shaw现在想做的,是拿着枪随便突突两个倒霉蛋的膝盖。 
 
Root一定体会到了Shaw现在的不悦,但她什么都没有做,而只是在要离开之前转过身凝视着Shaw,淡淡地说了一句:“当心撒玛利亚人的特工,他们最近加大了搜寻力度,注顾好人身安全,总有人在乎你的。” 
 
这个样子的Root不对,太不像平时的她了,Shaw手指紧攥,该死地希望着Root能像平时一样用她那副轻佻的调情语调来跟她说几句话,但是没有。 
 
在说完那句话之后,Root就转过了身,步履匆匆,充分昭示这次突然任务的紧急性。 
 
“Root,等等,”Shaw下意识地喊出口,接着便发现自己这一行为的愚蠢性,但她还是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句,“这次的任务危险吗?” 
 
在Shaw开始自省这句问话如此多余的时候,Root挺直的后背略微一僵,她低沉轻缓的语调被大风切割得近乎破碎:“当目标从获胜变成挣扎求存的时候,敌明我暗,每一分每一秒都没有安全可言。” 
 
Shaw的眼睛凝视着Root离去的高挑身影,心里想的是:“该死的,这女人似乎又瘦了许多。” 
 
 
机器给Root的任务是潜入撒玛利亚人的某处隐蔽基地,将病毒直接上传到它们的主机之上,在一切做完之后再引燃已经埋藏好的一部分小型炸药。 
 
任务的过程看上去轻松无比,Root面无表情地换上研究人员惯穿的白色大褂,刷着提前备份好的伪装身份卡进入基地内部,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然后发现这里十分安静,只有仪器运作的声音以及她轻得几乎难以被听见的脚步声。 
 
仪器上的小灯次第闪烁着,Root按照机器的指示向安放主机的地方走过去,幸运的是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个留存此地的技术人员。当看到主机的刹那,Root将携带着的U盘连接上主机,感慨着这趟任务让人难以置信的简单。 
 
当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来的时候,红灯不间断地闪烁,Root才明白过来,原来所有的防御机制都在主机本身。他们给主机装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小程序,一旦感知有不明文件上传的时候便会拉响警报。 
 
只能说他们的伪装做得实在出色,瞒过黑客高手如她也就算了,甚至瞒过了机器,这就非常了不起了。 
 
但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毕竟高明的是敌方。Root修长的手指依旧在键盘上不停翻飞,屏幕上的界面也刷得飞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哪怕对方早有准备,Root也凭借自己过硬的专业技能把U盘里携带的东西上传了上去。 
 
听见背后传来的杂乱脚步声,Root疲惫地一笑,她甚至没有回声去应付闻风而来的撒玛利亚人特工,只是专注地伸手去把连接好的U盘。 
 
接着便听见零散的枪响,然后是身体倒地沉闷的响声,Root闻声转过去看着面色阴沉得和外面的天色有一拼的Shaw,总算是挤出一个笑容来:“我知道哪怕我阻止你,你也会为我而来的。” 
 
“我关心的分明是任务。”Shaw抿着唇兀自争辩。但没过一会,她低着的头抬起,正视着Root的一双黑眸因为生气而显得格外幽邃:“我说,什么时候你能注意自己的安全,刚才你把自己的后背暴露在这些人的射程之内,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Root把拔下的U盘随手放进夹克胸前的衣兜里,她看着Shaw异常严肃的状态,语调柔软而带着些微惊喜:“Sweety,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Shaw觉得Root这样突如其来的调情异常别扭,但却更接近平时正常的她了,下意思想反驳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正呆怔间,Root从她旁边走了过去。 
 
感受到Root的身体擦过自己肩膀的时候,Shaw甚至能闻到Root身上那股馥郁却不甜腻的香水味道,但Root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摩擦而停下脚步。 
 
只是在经过Shaw的时候,Root这样说了一句:“不管怎样,很高兴你能来,我很幸运,真的。” 
 
Shaw心里突然有这样一种奇异的感受:如果她刚才没有及时赶到,并恰巧料理那几个杂碎的话,Root大概真的会出事。她刚才不转身面对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大概是因为她真的累了。 
 
 
Shaw紧跟着Root走在大街上,两个人都保持着诡异的沉默,Shaw本身就不是多话的人,而Root则延续了近日来的阴郁,她们的距离不算远,可却只能听见呼啸的风声,直到Finch温和但不失忧虑的声音同时在两人的耳麦里响起来。 
 
“下午好,Root,似乎你刚顺利完成了一项危险无比的任务,先恭喜你。”Root手插在衣服两边的口袋里,平淡地应了一声“嗯”,接着觉得不太对似的,又补了一句“谢谢”。 
 
“怎么了,Root,你心情似乎不太好,是机器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你和……”Finch没有问完,旁听状态的Shaw就直接插入了这场刚开始没多久的对话:“是想说我吗,Harold,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们的黑客小姐维持这副状态已经好几天了。” 
 
Root没有计较Shaw无形之中的指责,既然Shaw已经替她“解释”过了,那她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开口了。 
 
当总习惯在言语上占据主动权,似乎永远不愿处于下风的Root开始保持沉默的时候,总有什么事情发生了,Finch在心里这么想。 
 
“Ms.Groves,这场战争势必十分持久,你要注意休息,不要让自己的状态太糟糕了。如果十分疲劳的话,机器给你的任务你可以给John和Ms.Shaw去做的。”Finch总是这样忧心忡忡地关心着其他人,过去可能会觉得厌烦的Shaw此刻却觉得他的絮叨出乎寻常的正确。 
 
“能者多劳啊Harold,”Root依旧语调淡淡地回了一句,从Shaw的角度看过去,她的神色依然沉静如水,“你曾经说过的,我们总要尽力去赢的,不惜一切代价。” 
 
不知道Root最近倒底经历了什么,只记得她半夜时分一脸疲惫地敲开她公寓的门,然后沉默不语地坐进她的沙发里发呆的样子,偶尔身上还会带着血痕。 
 
Shaw对这样子的Root感到十分生气,她说不出来她的这种无名的怒火是来源于Root对她自己身体的这种漠不关心以致折腾得自己伤痕累累的态度,还是她对于这种糟糕境况不愿解释一个字的该死缄默,总之她就是觉得十分的不满。 
 
“你究竟准备这样多久?”Shaw轻声质问了一句,她笃定了Root可以听见。 
 
果然,哪怕风的声音很大,Root还是很配合地停住脚步。接着她转过身来,湿漉的棕色眼睛依旧透露出倦惫不堪,但眼底却稀罕地露出一点深情。 
 
她伸开双臂,把毫无防备的Shaw捞进自己的怀里,在怀里的小个子特工即将爆发怒火的时候,将手从她双臂下伸过,搂住她肌肉紧实的腰身。 
 
依照她们的身高差,Root本来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下巴磕在Shaw的头顶,但她没有。Shaw不太柔软的黑发擦过她被冷风吹得麻木的脸颊,她开口,语调依然有些迷茫:“我不知道呢Sweety,大概还要一段时间就好。” 
 
“听着,Root,”Shaw回身搂住Root纤细的腰,接着陡然收紧自己的双臂,这是一个结实的拥抱,“你需要休息了。” 
 
Root的眼神逐渐清明,她施巧力让自己从Shaw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又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冷漠,她歪头看着Shaw说:“Sweety,时间不等人啊。” 
 
说完那句话,Root立定微微侧头看着同样站在原地的Shaw,她那双深瞳里隐约有不悦在燃烧,因为Root居然主动从她怀抱中脱出,这让她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挫败感。 
 
“回去休息吧,Sameen?”Root冷淡的神色微微松动,但透出来的不是Shaw虽然厌恶 习以为常的轻快调侃,而是浓浓的疲惫。 
 
Shaw现在最想做的,大概是走上前去用力在Root的后颈上一击,让她晕倒再把她带回去,用这种直接的方式给她一场休息。Shaw刚走上前去,手才抬起来,就被识破意图的Root伸手捏住手腕。 
 
Root看起来瘦弱异常,但却神奇地有种制住她手腕的力量。Root看着Shaw,神色平静地说:“我的格斗技巧是你教的,Sameen,你想偷袭我,我很伤心呢。” 
 
Root的语气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委屈,但Shaw总觉得哪里不对,平常的Root一定会借着这一点发挥很久,用她那勾人的上扬尾音娇嗔一会儿,可现在Root平静得就像无波的古井。更该死的是,平时Root对她是毫无防备之心的,刚才她却那样轻而易举地捏住她的手腕。 
 
Shaw还在思考的时候,Root已经转身走了,轻飘飘的一句话随着风被送到Shaw的耳边:“亲爱的,我很累,我们回去好好休息吧。” 
 
Shaw的拳头攥紧提到半空,然后又无力地垂下,依旧是难以形容的挫败感,而且似乎感觉很深了。 
 
 
Shaw从浴室出来的时候,Root已经以蜷曲的姿势在床上睡着,棕色的卷发凌乱地散在雪白的枕上,被子下的轮廓随着均匀呼吸而缓慢欺负着。 
 
Shaw眼底的神色突然变得复杂,目光里种种纠结里揉了那么一点怜惜,她下意识地放慢了用毛巾揉头发的动作,仿佛再快一点就会惊醒熟睡的Root。 
 
按照Root以往的习惯,这时候的她大概会坐起倚着床头,等她出来的时候笑得诡异地冲她眨眼,不必言语,目光里便是满满的“邀请信号”,可是她没有。 
 
Shaw看着睡梦中眉依旧没怎么松开的Root,感觉心尖绽开一丝泛着苦涩的疼痛,细密地包裹住不断跳动的心脏,然后一点一点扩散开来,充斥四肢百骸。可是,她毫无办法。 
 
Root像一块严丝合缝的钢板,在她真正防备起来的时候,不会露出一点痕迹。Shaw其实想帮助她,但她不知道如何去做,所有她只能看着,然后享受无能为力的痛感。 
 
她以为她已经离Root很近了,可是她现在才发现,她没有。 
 
Shaw哪怕在睡梦中也能时刻保持着警惕,倒不是说浅眠,只是多年以来的经历给了她近似野兽般的生活习惯,为了最大程度上保全自己。可是她醒来的时候,Root已经走了。 
 
还能闻到熟悉的香水气息,但Root已经不在了,她留下的大概只有枕上落下的几Root棕色长发。Shaw深吸了一口气,仰躺着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说什么话好。这个时候,她听见了有电话呼入的提示。 
 
Shaw皱着眉接通,然后听见Finch有些忧虑的声音:“是Ms.Shaw吗?你没有和Ms.Groves在一起吗?”Shaw例行公事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的机器一大早就把她遣走,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 
 
Finch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难以捉摸的小心:“Ms.Shaw,希望你……能控制一下你的情绪。刚才机器告诉我,可能Ms.Groves那边出了一些问题,情况似乎有点复杂。” 
 
Shaw从床上一跃而起,像在部队那样用最快的速度把被子叠成方形,声音依旧冷淡但语调已然有些急促:“告诉我她在哪里。” 
 
“Ms.Shaw,我想Ms.Groves似乎遇到了一个陷阱,这件事情我们需要再商量一下。”Finch的建议总是无比理智,但显然这时候的Shaw比较关心Root的安全。 
 
“告诉我她在哪里。”Shaw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她眼前浮现出Root那副疲惫的样子,又想到昨天她差一点就会出事的危机场景,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洗漱的动作匆忙得慌乱。 
 
在报完地址之后,Finch忧心忡忡的声音再次响起:“Ms.Shaw,希望你不要太过冒进,Ms.Groves的情况现在应该没有那么糟糕。”然后耳机里传来了一声轻快的拉开保险的声音,在他就要出口说下一句话的时候,电话被挂断了。 
 
Reese在他身后,一脸“我就知道”的神情看着Finch。Finch苦着脸看着Reese:“你说如果Sameen发现我这样骗她,她会不会拿我怎样?” 
 
Reese语气轻快:“怎样?突突你的膝盖吗?不会的,Harold,相信我,她会感激得请你吃一个街角那家店新鲜出炉的三明治。” 
 
 
Shaw找到Root的时候,她刚设法偷出了一块德西玛的重要芯片,略显轻松的神色在看见Shaw的一瞬间变得惊讶间带着喜悦。 
 
“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唔,Sameen?”Root突然被Shaw大力推到墙上,尽管存在着滑稽的身高差,但她被Shaw圈在自己的怀抱中,不能动弹却也不想动弹。 
 
Shaw仔细地检查着Root的周身,寻找着她身上是否存在血迹或者伤痕,但是什么都没有,Root的衣服只是稍微有些皱,而她身上干净得很,没有任何血迹。 
 
回想着Finch的话,Shaw不放心地翻起Root的衣领以检查是否有她遗漏过的地方。Root的神色开始变得不自然,目光侧向一边,不确定地问:“怎么了?” 
 
Shaw审视了Root一眼,冷冷地问:“为什么不告而别?”“哈?”Root神色不解,语气间也有些疑惑。 
 
接着Root就反应过来,松了一口气撩开落在自己胸前的卷发:“早上,她跟我说有个任务,我觉得我很快就可以回去,所以就离开了。事实上也没有很久,不过我没有想过你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所以,Sweety,为什么你会在这里?”Root好奇的目光让Shaw不自然了起来,她轻声咳嗽了一声说:“刚好路过。” 
 
Root神色间的疲累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气定神闲。她笑着问:“Sameen,这儿跟你住的地方可不是顺路,你是有什么事情才会刚好路过这里?” 
 
Shaw认真地想着要怎么回答她,心里却在听见耳机嘈杂电流声的一瞬间警铃大作,可是她没有来得及阻止接下来的对话。 
 
“Ms.Groves,是我告诉Ms.Shaw,机器说你可能有些危险。”Finch刚说完,Reese好死不死地又跟着接了一句:“所以她就十万火急地赶过去了。” 
 
Shaw的牙齿紧咬住,恶狠狠地从齿缝间迸出一句话:“Reese,我想你最好闭嘴。” 
 
没等他们再说话,Root已经伸手掐断了电话,她略微颔首,看向Shaw的一瞬间,星辰大海似乎又回到她眼里。再开口的时候,依然是那句说到彼此都熟稔的话:“承认吧,你担心我。” 
 
令Root感到意外的时候,Shaw这次没有别扭,对着她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这下有些别扭的倒是Root了。 
 
Shaw盯着Root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听着,我担心你。我不管你的上帝派你去出什么任务,那跟我没有关系,但是你安全与否能影响到我。我不想下次再从别人那里听到你可能身陷危险这样的信息,无论真假。” 
 
“当然,”Shaw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更不想每次看见你累到极度地推开我家的门,你不是上帝,你不能这么折腾你自己。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你最好记住,我不需要保护,我才该是保护人的那个。” 
 
“你这是,在告白?”Root的语气轻松得像是惯常的调侃,有那么一瞬间Shaw觉得平日里那个让她厌烦无比的Root又回来了,如果她没有看见Root眼里一闪而逝的惶恐不安的话。 
 
Shaw翻了个白眼,把目光偏向一边不去看眼前的高个女人。她的没有否认,对Root来说无疑就是一剂强心针。 
 
Root的手抬起,似乎想去摸摸Shaw的脸,但又有顾忌似的,甚至没有落在她肩上,只是转而拥住她。Shaw被动地承受了这个拥抱,然后紧紧回拥住Root。 
 
其实Shaw能感觉出来,哪怕Root没有表现出来,但她怀里的这个女人大概已经精疲力竭得随时都能倒下去,她确实需要休息。 
 
Shaw拥紧Root,不动声色地支撑住她疲累的身体,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大概因为这次她没有再冷漠地推开。对于疲劳的Root来说,她是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一个被信任的支撑点。 
 
之前的那些无力和不悦荡然无存,大概就像一场漫长的别扭,开始得不露痕迹,却在稍现端倪的时候戛然而止,她的小疯子又回到了她的怀抱里,带着满满的依赖和信任。 
 
对Shaw来说,她没有什么理由拒绝Root。正如Reese所说的,她现在有些感谢Finch善意的欺骗了。 
 
其实Shaw一直没有注意,Root挂了电话,但她没有,彼时她的注意力都在眼前那个倦惫却依旧逞强的女黑客身上。Finch小心翼翼地和Reese彼此交流了一个眼神,Reese笑着看向Finch,做出了一个“我就说会是这样”的口型。 
 
 
Root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和Shaw坐在一条长椅上,更确切地说,她依在Shaw的肩上。 
 
看她醒过来,Shaw注视着的眼神一下子来不及避开,于是她欲盖弥彰般地翻了个白眼:“睡得怎么样?” 
 
这样生硬的关怀都能让Root笑出来,Shaw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Root真是个难以捉摸的女人,切换得如此自如,但这总比那副耷拉着脸的冷冰冰的模样好太多了。 
 
“我睡了多久?”“大概两三个小时,不是我说,你就累成这样?”Shaw的语气里充斥着压不住的责备。 
 
Shaw的担忧因为Root的一句话而陡然散去:“只是因为你在这里。”Root的意思显而易见,随意说出这样情话的Root是Shaw熟悉的那一个,她耸了耸肩没有回应。 
 
“下次不会了,I promise。”Root的语气变得严肃,Shaw没有看她,只是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唇角无意识地微扬,眼里也有淡淡的笑意缓慢漾开。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彼此静默间唯有安静流动的风。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 

  
  

[—End—]

  
  

祝粥儿生日快乐,一切顺心。我爱我CP。❤
 

 

评论

热度(182)

  1. 秦祈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