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Reality

 可以接着super psycho love看,也可以独立成章~

滬Alfen:

又隔了好一段時間才擠出文,看完POI結局只覺得空空的,沒什麼太大感覺,有的頂多就是失落吧。

現在我只想想到甚麼就先寫什麼了。

這篇的時間點是509橋下的相聚之後。

那麼,還請大家慢慢品嘗XD

另外,因為肉文貼在私密老福特還是有可能被河蟹,

所以這次我試看看上傳到百度雲,下面會附上連結~

Reality

 

根感觉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洗澡。

当然,她很清楚这是她的错觉,因为只要肖将水关上,空间安静下来时,她的心就会失控地不安,仿佛每一秒都被无尽地拉长,坠入肖再次消失的无端恐惧之中。不过一旦听到浴室里发出声音,她便又安心下来。

如此反覆几次的折磨,她开始后悔没有要求共浴。

肖依然无法确认自己究竟是在现实还是模拟,所以不愿冒着风险和根一起回到地下铁。根只好透过机器,找一间安全的旅馆让肖休息。

根盯着浴室的门口,看着肖穿着黑色的背心和贴身的短裤走出来,肩上挂着白色的毛巾。看着肖确实地存在,站在她眼前,这让她再一次感到放心。

「怎么?」迎向根目不转睛的视线,肖问。

「没什么。」根摇摇头,并适度地弯起唇角。

她不该是过度焦虑的那个人,她应该让肖放松才对。

但来旅馆之前她就已经喂饱肖了,她不确定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肖坐上床铺,低着头用毛巾擦拭着湿濡的长发,根就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安静地看着肖。根感觉她们好似陌生人,突然不知道该拿什么来开启话题,以前她都对肖说些什么呢?她现在竟然一句话也想不起来。

窗帘是拉上的,不过仍有些微缝隙透进阳光,细长的光线把房间切割成几个区块,无息地隔离她和肖。

肖将头发拭干后,把毛巾随意地放到桌上,然后在床铺仰躺下来。

根感到一丝失落,原来她什么也不需要说,因为肖只需要一场睡眠。

「妳尽管休息吧,有任何需要再告诉我,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妳。」根试着表现体贴。

「『这里』是指哪里呢?」

根不明白肖说的话,于是肖转过脸看向她。

「这样的距离太远,话也说得太少,若說妳是模拟的未免学得太差了点。」

肖惯性地抚摸起自己的耳后,确认那里并没有塞入芯片后的手术痕迹。

「过来这里吧。」

根迟疑地蠕动了一下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却掩不住脸上喜悦地躺到肖身旁。

肖能嗅到根身上的气味,和模拟,和记忆都一样的那股香气。

她望着根的双眼,而根也看着她。她究竟该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现实呢?

「告诉我一个撒马利亚人不知道的秘密。」肖说。

根沉默地思考了几秒,接着脸上漾起浅浅的笑意。

「妳曾在我后腰签名idiot,妳之前住所的高柜子里有我的东西而妳从没发现,妳煎的蛋里头有蛋壳……」

「够了,我只问一个。」肖板着脸打断她。

「还有我从没认真对妳說过那句话。」

「什么?」

根轻轻地抿了一下粉色的唇,那在心里太过清晰,一直清晰而沉重地足以构成懊悔,想要避免再一次遗憾,她其实不需要考虑太多。

「我爱妳。」

肖与根四目交接着,她没有避开根的目光,但也想不出任何能够应对的字句。

根的话语像飞鸟无声掠过水面,那并未触及任何东西,却能引起细微的涟漪。

只是肖并不知道,那种微小的感受又该如何表现才对。

「感觉如何?」根问。

「……不糟。」肖面无表情地说。

根忍不住笑了。

感受得到也好,感受不到也好,她最喜欢这样的肖,这样的肖最可爱了。

她伸手紧紧将肖拥住,这副真实的、带有温度的身体,勾起了她在这段漫长分别中常驻的悲哀心情。

「拜托妳……别再离开我了。」根低声说。

肖能听见那声调里带着罕见的软弱。

什么啊……这才是真的根吗?

在无数次的模拟里,根总是说着玩笑,平静地安慰她的人才对啊。

或许当她对根坦承她宁愿自杀也不愿杀了根时,她们就已经是不再需要掩饰自己脆弱的紧密关系了?

她回抱住根的身体,让彼此的身体更加密合地相贴着。

认识这么久,做了那么多次爱,她从未这样抱过根。

拥抱的时候,身体确实能感觉到物理上的温暖,但别人口中的『温暖』不是指这个吧,那是什么样的东西呢?是像吃了美食之后心里的那种满足感吗?

她阖上双眼。

如果是那样,或许她稍微能捕捉到那抽象的轮廓了。

後續請到連結下載:

http://pan.baidu.com/s/1c1IrCVQ

密码:g96i

评论

热度(285)

  1. 滬Alfen 转载了此文字
    可以接着super psycho love看,也可以独立成章~
  2. Root4afshaw对不起我站根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