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吸血鬼

寒秋不知寒:

(1) (2) (3) (4) (5) (6) (7) (8)

    听完Shaw的话,Root没有同以往那般带着笑意。她面无表情的将椅子推后,站起走了过去,Shaw表情没变,眼神中却透出一丝警惕,从靴子里迅速拔出一把匕首,银制的刀身泛着寒光,她的大拇指按在把手中央黑幽幽的黑宝石上,刀尖指着Root,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你不要再向前。”

    Root看着Shaw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随后,继续朝着Shaw走来,“所以,你现在要杀我了吗?”

    “如果你再靠近一步,或许我就会杀了你。”Shaw持着匕首警告到。

    “不错的匕首,插入血族的心脏,低等的血族无法承受,高等的血族也无法动弹,只要念动咒语,只剩下变成灰烬的下场。”Root盯着Shaw手里的匕首冷笑道,“并且,只有插入匕首的人才能拔出匕首。”

    “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Shaw可以感觉到愤怒的情绪从胸口开始冲向脑门,“你什么都知道,我是谁,我的目的是什么,而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把我留在你身边,利用我,玩弄我?!”

    “利用,玩弄?”Root笑了起来,和往常一样美,却带着丝丝寒冷,“你觉得我对你只有假意吗?”

    她走的缓慢却又坚定,“你以为我对你只是出于利用吗?”

    她一步一步靠近Shaw,又一句一句质问道,“你以为如果不是我的默许,你能靠近我吗?”

    “但我不后悔,”Root的胸口抵在Shaw的匕首上,“将心交给生来就注定的宿敌身上。”

    Shaw不明白对方在搞什么鬼,她不知道这是不是Root又一次诡计,她只能保持着匕首的位置不变,虽然拿着匕首的手已经微微有些发抖。

    “你不是要杀我吗?动手啊。”Root十分平静地说道,“还是说你不敢了?”

   “谁说我不敢。”Shaw咬着牙说道,匕首的位置却纹丝不动,没有丝丝寸进。

    “不,你不敢,我可以感觉到微微颤抖,虽然很微弱。”匕首不进,而Root却开始向前,Shaw可以感觉到手中的匕首刺穿衣服,抵在里面的肌肤上。

    “你在做什么?!”Shaw不明白Root在干嘛,她到底想做什么。

    “想让你看清,也想让我自己明白。”Root又走近了一步,刀尖刺进了皮肤里,Shaw无比熟悉这种刀入肌肤的手感,血液顺着匕首,染湿了Root胸口那块衣服,

    “你,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Shaw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以肉眼都可以明显注意到的频率,却又没有松开手,她不知道在坚持着什么,最后那一点可悲的自尊心?

    血染的痕迹扩散的越来越大,匕首越来越深入,直至完全没入胸口,Root已经无比接近她。Shaw抬起头,看着这个她看不透的女人,入眼的便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眼神,饱含深情的眼神,没有一点冰冷,没有任何愤怒,不带一丝嘲弄。她猛地松开了手,Root随即低头亲了下来,不同以往带着情欲的吻,她轻轻碰在Shaw的嘴唇上,随后便离开了,准确地说是她倒了下来。

    Shaw下意识地接住了倒地的Root,“R,Root”

    “我爱上你了,Sameen Shaw…”

    “…”Shaw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但,她知道Root没有骗她,她也没有必要骗她。

    她看着Root,那个对她来说那么不同的吸血鬼,明明自己生来的使命就是猎杀吸血鬼,为什么,为什么会陷入一个吸血鬼的陷阱。

    我以我的真心为诱饵,你敢不敢走进我的圈套?

    有何不敢?

    Shaw握着那把匕首,准备把它拔出,突然有人开门,Hannah走了进来,“你做了什么?!”

    她被愤怒的Hannah一掌拍飞,撞到书房里的书架上,掉在了地上,Shaw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H…annah…”Root开口,成功引起了Hannah的注意力,也阻止了她接下来想要继续打Shaw的行为。

    “Root!”Hannah跪在她旁边,视线向下一眼便看见Root胸口的那把匕首,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当她抬头,Shaw已经不见了,从窗子跳了出去,“那个混蛋!”

    Hannah手持匕首,准备将他拔出的时候,有人却制止了她,“Reese?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Root!”

   “不是我不保护她,这是她自己的决定。”Reese查看了Root身上的伤口,“小主人。”

    “没…没关系,”Root有些费力的说道,却没有那么难过,甚至听出一丝愉快,“她正准备拔出来的…”

    “你们在说什么?”Hannah疑惑地问道。

    “这把匕首只有插进去的人才能拔出来的,而,这一切,小主人早就知道了。”Reese解释道,“可是,Hannah小姐的突然出现打断了Shaw拔出匕首。”

    “什么,所以Root,你在拿自己的命在赌?!”Hannah微微张开嘴,诧异地叫道。

    “我赢了,不是吗?”Root露出一丝微笑,带着些许虚弱。

    “你有没有想过,她如果没有动感情,你连命都没有了!!”Hannah吼道。

    “那我也不后悔。”Root转向Reese,“我快要陷入沉睡了…Shaw说我杀了Hersh,但是应该是她家族里的人想逼她杀我,如果她家族的人知道她并没有杀死我,可能会对她不利,去找她,把她带回来。”

    “是的,小主人。”Reese恭敬回道,随后Root便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Shaw捂住胸口从城堡逃了出来,Hannah暂时肯定不会让她靠近Root,她也不能在拔出匕首前就死了。血液从她的嘴角不停流出,Hannah这一击用了全力,Shaw受了不轻的伤,她随手一抹,将血迹擦了个干净。

    “Shaw”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你没死…”Shaw站住了脚步,转过身来,“Hersh”

    “是,”Hersh面无表情的回道,“毕竟如果不这样,你不知何时才能下手。”

    “你骗我…你们都骗我…”Shaw十分愤怒,随后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她微微抬头闭上眼睛。

    “任务完成了吗?”Hersh问道。

   “没有!”Shaw睁开眼睛,“我没杀她,我杀不了她。”

    “怎么可能?!”Hersh回道,“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

    “我能,可是我不想。”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血猎!”Hersh难得语气加重了些,“她是吸血鬼,你们是宿敌,注定的!”

    “她是吸血鬼,她也知道我是吸血鬼猎人,而她也爱上了我。”

    “你…你…”Hersh气的不知道该回什么,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他背过手,转了个身,到底是自己带大的,他还是选择放她离开,Shaw看着背对着的Hersh,朝他点了点头,捂着胸口准备离开。

    只听到“噗嗤”一声后,Hersh身后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Shaw本来就身受重伤,根本无力抵抗,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那用来对付吸血鬼的木锥,笑了,或许这就是命,我刺中了你的,所以我也挨了那么一下。大概,我们注定怎么样都是要在一起的。

    “Control,”Hersh转身便见到已经倒地不起的Shaw,胸口上插着一只木锥,Control出手的速度极快,连Hersh都没来及制止,“你?!”

    “看来她是不会改变了,”Control如同下了某种判决般,“她这是背叛家族。”

    Control离开后,Hersh深深看着地上的Shaw,紧紧闭了下眼,然后也离开了。





    当Reese和Hannah赶到时,只留下Shaw躺在地上,Reese再三确认了Shaw已经没救了才起身。

    

    “这可怎么办?”Hannah问道,“Root,她?”

    “匕首必须是刺入的人才能拔出,现在恐怕是无法救小主人了,只能等。”Reese将Shaw的尸体抱了起来。

    “等?”

    “等她下一世。”

    Reese抱着Shaw的尸体走进城堡,城堡花园里已经没有一朵玫瑰的影子,改为了蔷薇。

    浅红色蔷薇在风中摇摆着,掉落的花瓣散落在褐色的荆棘之上,Reese将Shaw埋在蔷薇花下,荆棘丛里。








     Shaw睁眼,便看到Root正撑着脑袋,歪着头盯着她,本来目光有些涣散,在看到睁眼后,瞬间被不知名的专注充满了她的眼睛,她勾了勾嘴角,“Hi,sweetie~欢迎回来~”

    “我,”Shaw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有些恍惚,“我都想起来了,关于我是血猎的时候。”

    “嗯”Root点点头,“所以,你想怎么补偿我?”

   Shaw眼珠向上翻了翻,随后,她坐起身来,一阵虚弱感袭来,似是缺血一般,但好像又是很饿。她想是想起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摸了摸,发现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所以,我现在是吸血鬼了?”

    “Sam,血族从来不自称吸血鬼哦。”Root提醒道,眼中却带着些许关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接受变成吸血鬼的结果,即使有的人是自己渴求变成吸血鬼,但转换身份以后还是会极其不适应,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活在黑暗里,虽然获得了永生。

    “哦,”Shaw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反应,她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皮肤已经变得和Root一样,白得不像话,她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问道,“那是不是我就不能吃牛排了?”

    “这个,如果你真要吃,也没人拦着你,只是你不介意尝不出味道和吃完之后消化不了直接吐出来,其实血液的味道还不错啦。”Root回道,接着带着暧昧的语气,意有所指地说道,“再不济,你还可以吃我啊。”

    “省省吧,因为不能吃牛排这件事,我要生气一个星期。”Shaw撇过头,抱胸,表示自己在生气中。

    “噗嗤”Root被这样的Shaw逗乐了,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可爱了,“初拥之后,都会饿的。”

    Root从床头柜拿起一杯红色的液体,“所以,你不饿吗?Sameen?”

    Shaw舔了舔嘴唇,她一醒来就感觉到饥饿感了,她发现成为血族后,似乎感官都变得敏感了些,她甚至可以清楚的闻到Root手里血液的味道,在记忆里血腥的气味竟然变得有些许甜腻在其中,这也只能归集到变成吸血鬼以后的后遗症。Shaw伸出一只手,“拿来!”

    “不行哦。”Root说道,“现在还不可以直接喝哦,因为你才成为吸血鬼,你的胃还不能适应,所以,要我喂你。”

    “喂我?怎么喂我?”

    “这样,”Root喝了一口,噘着嘴凑到了Shaw面前,被Shaw一爪子推开了。

    Root将血咽了下去,“Sam,听话哦,只有经过血族消化过的血液,现在的你才能吸收。”

    “Ew,所以这和鸟反刍给幼鸟有什么区别,”Shaw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而且你这是什么哄小孩子的语气。”

    “事实上,按我活得年龄,你对我来说就是小孩子啊,”Root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更何况,按照血族的规定来说,我可是你的母亲哦,来,叫声妈,我听听。”

    “滚!”Shaw咬紧牙齿,憋出一个字。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来进食吧。”Root又吞了一口血凑近,这次Shaw倒是没拒绝,液体连带着一个湿润的舌头一起滑入口腔,在其中与她的一起推抵转圈,血液在两人口中来回流转,最后滑进Shaw的喉咙里。

    似乎没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不知道是被改造成吸血鬼的身体的作用还是另一只吸血鬼的作用。

    等到一杯都喂完,Root这才住嘴,Shaw才转化成血族,实在不适合过多进食。虽然,现在的Shaw还处于贫血的状态下,至少性命无忧。

    Root将空杯子放下,俯下身体,抱住了Shaw,不温暖却足够另怀里人安心,无论Shaw表现的再无所谓,Root还是可以感觉到她的不知所措,从人变成吸血鬼后的不知所措,“不用担心,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在一起。”

    Shaw实在不想承认自己还是有那么些脆弱的,却又不自觉在Root流露出些许柔弱,她对于这变得冰冷身体的不适,对于未来食物的抵触感,对于以后都不能接触阳光的不爽,但,似乎Root的拥抱让这一切都变得淡了些,或许,她还是可以尝试着过血族的生活,和Root一起的话,她还是愿望去尝试看看,她伸出手回抱住Root,轻轻地答应。

END

评论

热度(119)

  1. Faith.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系列也太好看了吧
  2. 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