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Drink - Drank - Drunk

猫正:


那一切都是从曼哈顿酒吧里,过于锐利的空虚感开始的。

(一个月前)

Carter和Zoe下班后打算来个Women's talk之夜,然而却在这时碰上了某位闷闷不乐的黑客。好吧,也许不是碰巧,而是她们收到了该酒吧的广告邮件,起了兴味。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 今晚不如就去那间试试吧。」

刚走进酒吧,扫视着空位的Zoe却突然瞥见角落一个熟悉的侧影,褐色卷发的女人,微垂的美丽眸子加上那挺翘的小鼻尖......她扯了扯身旁警探的衣袖。

「那是不是......Root?」

「怎么可能。Shaw才不会放着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对吧?」

Carter摆摆手,打趣的笑了笑,却在望了第二眼后开始有些迟疑。

于是一位成熟媚气的大姐穿过男人群走向她,亲自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向那些男人可惜似地摇摇头后,快步跟上的Carter挑眉,这黑客颊上的红晕还真够她吃惊的,还有那桌上的几瓶空酒瓶。

「Shaw呢?」

Zoe在她身旁坐下询问,一边试图阻止女人继续将唇瓣抵上酒杯。

是的,大概全宇宙的人都认同她们之间如正负磁极般的高吸引力了,只有某人,不知道是不是刚好名字是S开头的小炮仗,有时都还坚持「调情与打情骂俏当然是不同事」的专有界线,也许还不算坚持,只是从不默认。

「......Sameen?」

Root迷蒙的双眼加上发颤的嘴唇,她似乎在努力恢复神智却又只能涌起一些委屈与怒意。

Carter表情正经的点点头作为回应,却不着痕迹地朝一个偷瞄着醉酒小黑客的男人胃上用力顶肘,他反呕了声。她知道如果那特工在这,也会这么做。

在家,盘坐于沙发上擦枪的Shaw打了个喷嚏。

脑中稍微闪过一秒Root的脸庞,心想那女人不知道离开后晚点还要不要回来煎肉吃。

「......Sameen是烂苹果。」

突然听到这番言论的两人互望了眼,Zoe不禁嘴角失守,Carter似乎也没这么懵懂了。

那据说中枪后﹑还能抬起头笑得泰然自若的疯狂执行人......现在酒酣耳热中满怀郁卒的样子竟有些可爱。

小俩口估计是吵架了......不对,更可能是那迟钝的二轴又不自觉地惹恼黑客了。

「......Sameen是大写的Idiot,去跟枪结婚算了......只有手榴弹满足得了她哼。」

Root说得鼻尖都红了,带着酸涩又委屈的语气,手却下滑按在枪上,警探见状吞了吞口水。

…...是否该开始疏散群众?

「总是吃肉吃肉的......只好灭了全纽约的牛排馆。」

TM在耳边的电子音此时变得异常顺畅,却完全无法成为女人行动的依据。

咳了一声,幸好有Zoe拉起小黑客的双手,让她转向自己。

Root沉默地望了她一会儿,好像在端详﹑回忆这个人是谁。

「......噢,嗨。」

Carter撞了下Zoe的肩,心想似乎有些不对劲。

「嗨?Root,听着,妳醉了。」

「所以让我们送妳回Shaw那里好吗?」

Root的表情是如此镇静,颊上的绯红却不会让人忽略她肯定是醉了的这个事实......还有她突然吐出的话。

「Oh, darling. 」

「......Excuse me?」

「别害羞。」

两个女人僵直身子,背脊一凉。

这醉酒的小疯子即将开始以平常调戏某特工的方式......调戏她们?

「忘了那小炮仗,今晚才刚开始呢。」

勾起自信微笑的Root居然开始单手解起了自己衬衫扣子。

「这可是Sameen选择要错过的......」

毫不顾虑的展示衣衫下姣好的身材......Zoe兴趣的挑起了眉,而Carter连忙挡到她身躯前。

那染上粉色的肌肤、因纤瘦而浮出的肋骨和被黑色蕾丝胸罩托起的小巧圆润......Root的脸却又垮了下来,在警探一手掩着自己双眼边帮忙扣上钮扣时,她又喃喃。

「是啊,她错过了......这套可是网上评价最高的。」

由于也没有强行拉走这黑客的可行性,她们可不想大晚上的被电击......

Zoe选择开始陪Root好好发泄,也许顺便算在Machine的帐上点了些高档酒,将Reese的号码先显示在手机萤幕上预备。

最好不要变成Walk of shame。 Carter静静的担忧自己成为最后那个最有理智的人......她接过了一瓶啤酒。

那小疯子说得对,今夜毕竟还长着。

(现在)

Shaw起床时,才发现臂弯已经空了,没有挂着甜腻笑容的褐发女人抱着自己,没有多那一份炙人的体温。

她揉揉眉心,动作缓慢地跳下沙发,打算回房间换件衣服......此时,Shaw突然意识到这里是Root家。

这个事实如重锤般击醒了特工的脑袋,Shaw环顾了一圈,却连厨房也没见着那小黑客的影子。

平常可应该会在怀中呢喃着要求早安吻温存﹑说些她懒得回应的调情话语,最后演变成两人平静下来的﹑慵懒的挑眉交流,再过几分钟,Root便会主动起身去做早饭。

但今天竟一早就消失了?如果是在Shaw家,她早上得回去都还勉强能解释,但从自己家离开这个逻辑可怪了。

Shaw最后在房间找到了Root,她双手打直,正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微隆的小肚子离地......似乎在做瑜珈?

「上犬式,Sweetie。」

没等特工开口,Root便扯出微笑解释,但这姿势似乎让她开口变得十分困难。

Shaw脸一黑,因为发觉女人上半身套着的黑色背心有点眼熟。

「Machine觉得我最近该调适一下身心。」

Root深吐了一口气后爬起身,棕色眸子里闪着一贯迷人又慵懒的微光。

「......毕竟酒精和性多了都伤神呢,Sameen。」

「酒可是从妳冰箱拿的,昨晚也是妳扑上来的。」

懒懒的挑下眉,Shaw现在只想填饱肚子,然后去地铁站接收今天的号码。

Root俏皮的噘起唇,然后悠悠地走向她的小炮仗,那波斯人深邃的眼眸只是直直盯着她。

「But it’s all about feelings. 」

最后她露出宠溺的笑,而Shaw转了圈眼珠。

言语太粗糙了,总是不及深入骨中那最酥麻﹑压抑又真实的感受。

「吃早饭。」

Root又笑深了些,然后擦过Shaw的肩膀步往厨房。

其实Shaw从未搞懂过这女人。

那傻甜的笑有时会让人觉得这小黑客只是再平凡不过的人类,但别的时候,特别是那次她为了任务而上台表演芭蕾舞,Shaw不能否认自己的唾腺似乎失调了,只能不断吞咽唾液、瞪大双眼的反应,又实实在在提醒着她是最特别的一个存在

她可以甜得如奶油力娇酒、时时给人原来威士忌与奶油能如此相溶的惊艳感。

她可以翘起腿,抛个媚眼再啜口柯梦波丹,让蓝色礼服衬出一身的妩媚与自信。

Root就是如此勾人的千面伊人,却独为小个子特工上心。如果Shaw是一瓶烧人而呛烈的龙舌兰,那她肯定能成为一杯等待的玛格丽特;如果Shaw难得成了一杯酸中带甜的Tequila sunrise, 那她会是一杯绚丽却又告知收场的Tequila sunset,拥抱并占有对方所有隐晦的暖甜。

Shaw也总是绷着脸醉于她怀中。

然后饿了。


难怪Root觉得这地址眼熟。

在Zoe开门后,她脑中的大写疑惑全移到了脸上。

这是TM今晚发给她的地址,照理而言应该不会错啊。而此时,耳边却安静了下来。

「原来是小黑客,要加入我们吗?正在玩游戏呢。」

「听起来很有趣。」

Root朝里头探了眼,虽然早知道成员还有谁。然后她微笑点点头,随着Zoe步进屋内。

是的,当初Shaw的行踪第一次出现在这时,Root还稍微计画过该如何不着痕迹地安装炸药......在她知道原来小特工只是来这里和其他两个女人喝喝酒配小菜前。

Shaw见到她,最后一口的薯条差点成为咽死人的罪咎。

「......Root?」「Sameen, relax.」

说着黑客便将身子凑了过去,一手接过Zoe递上来的一瓶冰火,迟疑了一下。

「相信我,girl, 妳先喝这个就行了。」

Carter拍拍她的肩以示招呼,而Shaw挑起一边眉毛,倒也没说些什么。

某天早晨在自家床上醒来的Root,记忆基本上是断片的,只感觉宿醉的不适和凌乱。

而TM装死,只是又发了新的任务给她。

「所以,是什么样的游戏?」

「真心话喝一杯。」

Zoe带着笑容指了指四人中央放着的一瓶伏特加,旁有擦亮的Shot杯和另一个较小的空酒瓶。

「转瓶子决定中奖人,而她可以被问一个问题,不想诚实回答的话就来一杯。」

「......Sameen, 真没想到妳会玩这样的游戏。」

这是TM计画的吗? Root突然发觉,却又保持镇定而甜美的笑容,倾身问着小个子特工。

「薯条。」

Shaw却只是哼了声,抱紧手中的篮子。

「她们说不参与就要拿走,我只好坐下来了。」

好可爱。 Root忍不住再次用宠溺目光望着贪吃又别扭的她,没发现瓶子已经由Carter开始转了起来。

瓶口不偏不倚停在还正咀嚼薯条的Shaw前。

「Huh, 刚开始来点简单的问题。」

Carter思考了下。

「Shaw, 妳最喜欢哪间的牛排?」

「在St.Louis的,那间菲力牛排吃起来爽过Sex。」

让黑客讶异的是,她几乎没有犹豫便说出答案。

原来也是能这么坦率啊,不对,Shaw一直都是直如箭的人,只有在Feeling things会拐弯抹角罢了......但后来那句话真有些刺耳。

Zoe莞尔,然后也转了下瓶子,停在警探前。

「妳的手机有没有John的照片?因为我总觉得上次好似有瞄到......」

然而Carter在她问完前,便主动Shot了一杯,然后扯开灿烂的笑容。

咳。 Zoe顿了秒后又收成悠悠的微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是Shaw,她转到自己时翻了个白眼。

「我要问自己什么?」

「Sameen, 老实说,妳觉得我煎的牛排好吃吗?」

Root替她接了个问题,水润的大眸子盯得特工浑身不对劲。

旁边的两个女人开始咬耳朵,观赏某种程度上的家庭考验。

Shaw却决定爽快的Shot了杯。

就是比不上St.Louis的。这可让黑客哼了声,喝口冰火再开始转起瓶子。

「Zoe, John是主动的人吗?」

这么一问也扫了成熟韵味,Zoe笑得如害羞的少女。

「不,有时得要我先将双手勾上他的颈子才能点火。」

Root唇角的一抹弧度似乎认同了,那偷瞥一眼身旁人的小动作没被捕捉到。

又回到Carter,她转到了对面的黑客。

「Root, 妳有偷吃过Shaw的东西吗?」

「Sameen也是会分我的......」

「所以是有啰?」

在Shaw锐利目光注视下的Root耸耸肩,带着神秘的微笑Shot了杯。

无可奉告。

Zoe替自己开了瓶新的啤酒,然后接过空瓶。

「......Shaw, 妳愛Root吗?」

还好这次特工嘴里没有薯条,只是表情明显呆了几秒。

被一口酒液呛到的反而是Carter, 没想到原来游戏这么快就要进展成问题如此直接的步调。

Root仰起下巴,眼球转向被等待给出答案的小个子女人身上,镇静不下来的是心跳一荡。

她们不该意外的,Shaw最后用衣袖擦擦小杯子,Shot了口伏特加,然后避开身旁黑客的视线,因为那太过炙热、太过......带着知道什么事实般的自信。

Zoe对Carter又咬耳朵,似乎反而很满意得到的结果。

「......我原本就不期待她回应的。」

这夜,她们竟干了一瓶半的冰伏特加。

END

评论

热度(241)

  1. 猫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