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酒馆里

团长:

此刻的Shaw的内心正在被一种混杂了尴尬、愤怒与心疼的情绪狠狠地碾压着,她感觉自己胸腔内的节奏不是有规律的跳动,而是无规则地胡乱抽搐,她佷清除导致她出现这种反应的源头在哪儿,Root,那个女人小心翼翼地倚靠着她,任由她略显粗暴地牵着走,Shaw明显能感受到女人正在极力压抑因寒冷带来的颤抖,但女人这样的表现却让她胸腔内部抽搐得更厉害了。

上帝也不是万能的,她们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这一次确实让Shaw压制不住内心的不满,没有明确的撤退路线,更遑论代步工具,完成任务的她们就这样被上帝扔在了一个西部小镇上,一个阴冷潮湿满是泥泞人烟稀少的西部小镇,拥有良好身体素质的特工尚且有些吃不消持续的阴雨天气带来的渗入骨髓的阴冷,况且是那个女人,Shaw实在是没办法将注意力从身侧的女人身上移开。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丝亮光,Shaw判断那应该是一家正在营业的酒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一家充满了西部风情的酒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里面一定坐着一些Shaw此刻不愿意见到的人.Shaw佷清除Root那张漂亮的脸蛋在这种小酒馆里会引起怎样的效应,不是她的能力不够摆平这些麻烦,此刻她只想尽快找个温暖的落脚点让Root休息一下,她佷清除女人的身体状况,而不是把时间耗在那些臭虫身上。

“Shaw,我们可以去这里。”身侧的女人带着颤音说,这一点儿也不性感,Shaw心里暗想,她还是喜欢女人那种刻意的、又是从容的、充满调情意味的颤音。此时的她们,不得不说,有些狼狈。

Shaw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力握了握女人的手,同时摸了摸腰间的枪,带着女人推开了酒馆的门。

真是大大出乎Shaw的意料,没有奇怪的味道,也没有肮脏的臭虫们,Shaw进门的那一刻有一瞬间的晃神,酒馆的氛围勾起了她对他们那个已经被毁掉的图书馆的回忆,这令她内心莫名沉静了下来。

酒馆的侍者只是微笑着示意她们可以坐在离炉火最近的地方,丝毫没有对这两个深夜闯入酒馆女人产生任何惊讶,Shaw立刻明白这样的酒馆在这种小镇里面是个怎样的存在,看来她们可以安心地在这里歇一晚了。

尽管酒馆的氛围让人感到佷安全,Shaw还是让女人坐在了最里面,自己则坐在了过道的一侧。她们只照着菜单点了些可以果腹的东西,两人的体力都消耗得厉害,况且又是这种天气状况,实在是没什么食欲。

Shaw的手抚上了女人的长发,不出所料,湿漉漉的,Root佷安静,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调笑,Shaw佷清除女人此刻是这种表现的原因,那一定是累到了极点。Shaw叹了口气起身,将大衣脱下来挂在椅背上,然后将椅子拉近了炉火,想把自己已经半湿的衣服烤干,这毕竟是家酒馆,你不能指望他们还贴心地提供床褥不是,而Shaw不能让Root就那样穿着她那拉风的小皮衣扛一晚上。

草草吃完她们的晚餐,Root佝偻起身子靠在了椅背上,Shaw以为女人是会直接靠在她身上的,所以女人的动作让她十分不满,于是她伸出手把女人拉向了自己,然后将胳膊圈在了女人颈后。Root明显楞了一下,有些抗拒Shaw的举动,这令Shaw已经平静下来的情绪又起波澜。

“Shaw,我们都需要休息,”女人无辜地眨了眨眼,Shaw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心里的躁动瞬间平息了。Shaw什么也没有说,站起身拿过大衣盖在了女人身上,接着又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将女人紧紧地扣在了肩窝处,这一次女人没有挣扎,她明白此时的Shaw是不可违逆的。Root将手攀在了Shaw的腰侧,特工的气息包裹着她,她很快沉浸在了梦乡里。

Shaw感觉到女人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又平稳,一阵阵的困意也向她袭来,Shaw将头埋在了女人的发间,手不由自主地在女人颈间摩挲了一阵,这种心安真是久违了呢,Shaw在失去意识前迷迷糊糊地想。


评论

热度(151)

  1. 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暖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