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热可可

团长:

Shaw 努力裹紧身上的大衣,却依然阻止不了冰冷的雨丝顺着暴露在外的脖子滑进她的衣服里,黏稠潮湿的感觉令她心中腾起了一股莫名的烦躁。近四百毫米的水量将整个纽约城泡进了水中,积水使得道路一片泥泞,哦还有路面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又黑又臭的水坑——这种水坑是曼哈顿居民冬日外出时最可怕的恶梦,因为当中混杂着融雪用的盐、被泡得发胀的恶心的垃圾,还有天知道是什么的秽物,深得吓人,冰入骨髓。Shaw低着头, 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地面上,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水坑。滂沱大雨已经升级为了雨雪,混杂在冰冷的雨水里的那些粗糙的颗粒毫不留情地擦过人们暴露在外的皮肤。Shaw 抬起头,用手背抹掉挂在睫毛上的水珠,模糊的视线暂时变得清晰起来,她努力搜寻着最近的餐厅——在回家之前,她决定先找个地方暖暖身子,来一杯热巧克力,或许还可再来一块碎巧克力饼干?哦当然,她可从来不会在食物上有所吝惜,只是现在她身上只有一张钞票——如果不是那只有着一对大垂耳的比格犬一直盯着她看的话,她才不会把身上的钞票还有钱包都塞进它那落魄主人的帽子里,那套为艺术献身的鬼话可唬不了她。
Shaw 推开餐厅的门,一股夹杂着奶油香气的热气瞬间裹住了她。Shaw 满足地呼出一口气,找了个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Shaw 展开手里的菜单,确定她的钱足够买一杯热可可再加一块碎巧克力饼干,还不错,Shaw 合上菜单,准备下单——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她偏要扭头向窗外看一眼,以及,为什么Root恰好落在了她的视线里。那个女人踩在了街道与人行道之间的水坑里,哦她简直就是站在了噩梦的中央。Root现在就像红鹤般优雅地单脚站立在脏水里,另一只脚似乎在思索它的下一步该去向哪里似的悬空着,周围的人都远远的绕过了Root和那滩泥泞。
Shaw 在大脑做出思考之前便跑出了餐厅,她踩进水坑,在Root摇摇晃晃快要摔倒在水坑里之前将她拉上了人行道。一辆出租车飞驰而过,车轮渐起的泥水密密麻麻地甩了她们一身。她们看起来一定像两个傻瓜,Shaw 恨恨地想。
“Sameen ,你来得可真及时。”Root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小巧的鼻尖红红的,Shaw 注意到Root在发抖,
她没有说话,示意Root跟上她。但愿餐厅里那个靠着暖风口的座位还是空着的,她想。
Shaw 坐在了Root对面,再次接过侍者递过来的菜单。这可不太妙,她想起她的钱只够买一杯热可可和一块碎巧克力饼干,两杯热可可?哦那可不够。也许她可以换成其他热饮,只要能买两杯就行。Shaw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菜单——热可可的价钱是最低的。她 合上菜单,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也许她该让Reese给她送些钱来,哦不,他一定会纠着这件事不放的,她一点儿也不想看见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嘿Shaw,和女孩儿约会不带钱包可不好。让Root付吗?哦那她宁愿把这个把柄落在Reese手里。
Shaw 最后还是决定给Root点一杯热可可和一块碎巧克力饼干,也许她可以找个借口离开,或者告诉Root她已经吃过了,正当Shaw纠结着哪个理由说出来更自然一些的时候,坐在对面的Root开口了。
“Sweetie ,那只比格犬是很可爱,但它只是偶尔路过哦,它只是很喜欢吃热狗。忙着为艺术献身的流浪汉可没功夫养宠物,你是第四个被骗的。”
Root 把一小叠钞票放在桌子上,“还有,我很喜欢你钱包里的那条链子,你该把它拿出来的,我想上面刻着的‘R ’可不是指Reese吧?”

评论

热度(149)

  1. 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