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进制

MiracleKiller:

*十进制

Shaw不知道还需要等上多久。雪还在下,纷飞的细小碎雪随着寒风飘到高高的枝头。大概是吸收了太多潮气,黑色针织帽已经变得有些重,有个别细小的雪粒嵌在了帽子上的环形花纹里,看起来像是设计者故意点缀的星样图案。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不到十分钟,但Shaw并没有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发现任何一个熟悉的身影——这和以往不太一样,他们一般都会提前碰面。Shaw再次看了看腕表,准备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就在手伸进衣兜的那一刻,Shaw猛地回头并朝后连退两步。

是Root。

她正抱着一个质感粗糙的黑皮包,两手各端着一杯热饮。“我应该没有迟到吧。”Root扬了扬嘴角,Shaw看见对方冻得通红的鼻尖。“下次不要试图悄无声息地靠这么近。”Shaw将手从衣兜里抽出来,伸手去拿Root怀里的黑皮包。

对方轻轻晃了晃手中的热饮,并试图递得进一些”少糖,低热。符合你的要求。”Shaw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讨论过这方面的事情,但Root确确实实说的没错。她眨了一下眼睛,接过热饮“多谢。”Root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拎起皮包,“包含额外惊喜。”Shaw没说话,反正Root总不能把Bear藏在里面。

皮包有些沉,Shaw将它挎在了身上。“晚九点碰面?”“如果你想早点到的话,我也很愿意请你吃晚餐。”Root轻啜着热饮,眼里藏笑地望着自己。“别再尝试从后面靠过来。”离开之前Shaw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警告,“我不保证你不会挨上一拳之类的。”

老实说,那天Shaw的心情很不错。

Root带来的饮料味道确实不错,也足够温暖。而最重要的是,那个所谓的惊喜也算得上是名副其实——两把自己一直希望收藏的枪支,装在皮包的最底层。

Shaw提早到达了目的地,但她没有给Root打电话。

 

*七进制

 “Shaw,你现在有空吗?”Root气喘吁吁地说道。她刚躲过几个枪手的追击,现在正藏在一个大型储物箱的后面。“看来你需要帮助。”几乎是下一秒,耳机里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噢——Root不知为何舒了一口气,刚才因为运动而加速的心跳逐渐舒缓下来。“分身乏术,他们正从两边包抄过来。”Root压低声音,警觉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五分钟之内到。”Shaw的声音再次通过耳机传过来,Root怔了一下,而因为这一瞬间的失神,她没有察觉到朝这边射过来的子弹。所幸最近的一颗只是擦破了Root的皮夹克,底下的皮肤一阵灼痛。

她趁机反击回去,离开储物箱朝其他藏身点跑去。

“坚持住,Root。”Shaw的声音再次响起,Root产生了一种她没有何时比此刻更需要听到对方声音的感觉。她知道墙壁后方那些杀手正在小心翼翼地逼近,他们人数居多,行动统一,手里头的枪比自己的还重型。

在Shaw赶到之前,她得估量一下在几秒之内可以放倒的敌人数,以及逃跑的路线。时间从来没有这么慢过,短短的五分钟本是飞快流逝,而此刻时间就像静止不动了一般,空气凝结让人倍感不适。

没有时间了。她 已经替自己从所有不佳方案里面选出了生存率最高的那个。Root深吸一口气,举枪准备快速朝12点和3点方向开火以干掉威胁率最高的敌人。

但突然方案被重新计算,她听见惨叫声与交火的声音混在一起。

Shaw比预计时间还早到了35秒。

当两人清除完所有威胁,最终会合时,Root看见Shaw身上的短袖已经被汗水浸透大半,而对方似乎在看自己有没有受伤。

Root站在原地,不自觉地出神——直到Shaw拽了拽自己的皮衣袖口。

“很高兴你能赶来帮我。”Root转了转面前的酒杯,漆黑的夜色被关在门外,柔和的灯光装满了整个小酒吧。Shaw已经喝下了好几杯威士忌,而自己的酒杯只空了五分之一。“你有危险。”Shaw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酒,转过头来看她。Shaw看起来并没有喝醉,但她的语调却发生了轻微的变化。Root沉默了一小会儿,她的心里像是打了一个结,那里的区域紧紧缩绞着,她很想灌下一大口酒试图让自己好受一些“介意一会儿送你回去吗?”Root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但她不知道她是否成功做到这一点,至少在她自己听来这勉强合格。

“不用了。”Shaw喝完最后一点酒,放下空酒杯呼了一口气。她看了看Root,随后拿起椅子上的外套朝外走去,“威士忌还不错。”

Root笑了笑,她没有回头。她想起Shaw说的那五分钟。她知道在这之前Shaw并不在这附近处理号码,如果按照之前的那个时间点来说,Shaw应该已经回到地铁站并开始享用三明治——但她没有。

Shaw处理完号码,在自己打给她求助之前——便已往这边赶来。

Root看了看一旁盛满橘黄反光的空酒杯,就在几分钟前,透明的碎冰还漂浮在金色的酒液上。

她喝完了自己杯里剩下的酒,头一次想要试一试威士忌的味道。

 

*四进制

 “Root。”Shaw拿起桌上还剩一小口咖啡的杯子“我应该告诉过你这个杯子不能拿来盛咖啡,时间久了会留下咖啡渍。”Root从厨房探出脑袋,然后抱歉地笑了笑“我的杯子暂时装了点别的东西,所以......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Shaw摇摇头,从附近的冰箱取回一盒牛奶混入仅剩的咖啡里面,奶白色渐渐将纯黑染成浅浅的淡棕,浓厚的咖啡香开始变淡,闻起来就像被烟微微熏过的木头。Shaw一口气喝完了一大半,冰镇牛奶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Shaw将洗干净的被子放到刚刚的位置,重新倒上了果汁。

晚餐很快就做好了,Shaw惊讶于Root厨艺的长进速度。面前的牛扒微焦泛香,煎蘑菇和芦笋的火候恰到好处,Shaw迅速地开动晚餐,Root坐在对面吃着鸡胸蔬菜沙拉,最开始她并不接受要在沙拉里放上鸡肉,但Shaw没妥协。

“你必须补充足够的蛋白,Root。”Shaw一动不动地盯着Root。“Sameen,”Root停顿了一下,“我不要吃。”“好吧,如果你执意要这样选择的话。”正撇着嘴的Root听后几乎双眼放光,“你还有别的选择。”Root即将回以一个微笑,“每天做三组杠铃训练加俯卧撑。”Shaw对她笑了笑。

于是Root选择了前者。

除了鸡肉以外,Root其实不太吃得来蘑菇,不是完全的不能吃,而是只能接受部分蘑菇的味道。这大概是第三次自己朝Shaw的盘里望去,准确地说,是看着煎蘑菇。

Root突然很想试试这种煎蘑菇的味道,她在犹豫要不要再去拿一些来再做一遍。但Shaw就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在Root做出决定之前,她率先开了口“要不要试一点煎蘑菇?”Root有些惊讶地愣在那里,随后轻轻地点点头。原本以为会有几片煎蘑菇来到自己的碗里,但Shaw却突然把盘子端了起来,将剩下的煎蘑菇全都给了Root。然后Shaw很自然地退回去坐好,重新将牛肉块和芦笋送入口中。

也许是自己半天没动静,Shaw抬起头来看她,“冰箱里还有很多,再不吃就冷了。”Root抿了抿嘴,混着煎蘑菇吃完了所有的沙拉。其实味道也没印象中那么糟。

自从这次以后,Root发现她总能从Shaw那儿弄些吃的过来:比如用汤匙挖一勺土豆泥,或者直接用手拿几块黄油曲奇。

 

*二进制

Shaw是被脸上突如其来的拍打弄醒的,她恼火地坐起身来,侧过头看向正在一旁睡得香甜的罪魁祸首。Root似乎还沉浸在睡梦之中,脸颊旁的几缕发丝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着,而她打直的右手正落在刚刚Shaw的所枕之处。

Shaw很确信,虽然平时Root在近战方面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在睡梦中她的功夫倒是长进了不少。她忍住想把枕头甩在对方脸上的冲动,翻身下床去准备早餐。

而当Shaw弄好一切叉腰站回到床边时,这个不安分的家伙已经换了另一种睡姿。Root的上半身严重歪向Shaw的位置,一条腿越界裹走了自己的一大半薄被,她的半边脸颊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右手轻捏着枕套的边角。

Shaw轻哼一声,单膝跪在床沿上,弯腰下去揪住了那家伙露在外面的脸蛋。对方皱了皱眉,抗议性地把脸转向一边,似乎想要摆脱这样的束缚。Shaw没想让她挣脱,“Root。”她轻微加了点力,“起床,听见了没。”Root并没有睁开眼睛,反而咕哝着想把整个脸都藏在枕头里。Shaw压低身子想要看看这家伙在搞什么鬼——Root从来没有这么迟都还没睡醒过,即使有过几次晚起的早晨,耳朵里的那个也会在自己有所动作之前就将她叫醒。

昨晚下过一场雨,该不会是发烧了吧。Shaw看了一眼Root胡乱裹在身上的自己的被子,以及她脚边可怜兮兮,挂在床尾皱成一团快要掉下地的棉织物。

Shaw松开捏着Root的左手然后轻搭在对方的耳鬓处,右手从枕头侧面缓缓陷进去托住Root的侧脸想要把她板正。Root十分配合地变成了侧睡的姿势,不老实的右手此刻也乖乖地放在了身体一侧。Shaw用手背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并没有……发热?

当Shaw还没有收回手,甚至还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 Root却突然一下立起上半身,猛地向自己倾倒过来。Shaw下意识地朝后缩了缩,微微侧身以免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撞在一起——于是Root的吻便落在了Shaw的嘴角上。“早安,Sweetie。”Root眨了眨眼睛露出笑容,双手轻环着Shaw的脖颈。

“真的没想到呢,你趁我睡着的时候——”

“闭嘴,Root。”Shaw恼火地瞪她一眼“你到底要不要起来。”

“我很想这样做……”Root略带委屈地说着,松开了环着Shaw的双手“但是,你好像还很舍不得。”Shaw正要回嘴,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双手还扶在对方腰侧。

告诉我,你的培根已经凉了。” Root 挑了挑眉毛,“不如……就再睡一会儿吧。“她将Shaw轻拉向床边,十指相扣。”我保证待会儿补偿给你超棒的午餐。“

Shaw本想再抱怨几句,但她只是随着Root的动作移到了床边。

Root的保证根本就不具有说服力。Shaw知道,几小时后她们就会坐在自家客厅里,吃着早上的培根煎蛋和水果沙拉。

Shaw拉过自己的薄被盖在两个人的身上

Root牵着对方的手放在靠近心窝的位置

晨阳洒在乳白色的床单上。

 

                                                                                                         FIN.

 

评论

热度(330)

  1. Faith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