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号码与争吵与不知所终的道歉

贰拾老木匠:


 “我真不明白Root到底在搞什么!”Shaw仰头将杯中的威士忌喝完,把杯子重重墩在桌子上。“我今天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Shaw,我想Root会那样做,一定是有她的理由的。”Reese抿了一口酒,慢条斯理地说。


 “她的理由,哈?我就是想不明白什么事能让她从下午我结束任务回到地铁站开始就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穿着条他妈的裙子 (而且还是我觉得超火辣的那条裙子)转身出门说她晚上不回家睡了?!而且她出了门之后我的手机莫名奇妙地黑屏冒烟了?!”


 “……Shaw,你今天做了哪些事,可能惹她生气了?”


 “……早晨没跟她打招呼就出门?”


 “……应该不是这个。”


 “好吧,剩下的就是我今天跟了那个号码大半天,结果发现那女人只是在一个僻静小巷子里被枪抵着脑袋,并且那个劫匪连枪的保险拴都没拉开,打劫而已。那个蠢女人还穿了双后鞋跟大概有九九八十一厘米那么高的高跟鞋,被吓地崴了脚。Finch叨叨着让我不能把她扔那儿,我就把她抱了出来,把她扔上辆出租车跟司机说送她回家然后我就回来了,就是这些。”一口气说完今天的流水账,Shaw觉得内容连Bear都会觉得无聊。无聊倒霉的一天。


 “听起来很平常。”


Shaw撇撇嘴表示自己也这么认为。


Reese又喝了口酒,“好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视线转向Shaw,

“……你用什么姿势抱她出来的?”


 “横抱,怎么了?”


 “……”


 “他妈的怎么了?”Shaw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Root当时在场,就算她拿后跟有九九八十一厘米高的高跟鞋扔你我都不会觉得奇怪。还有,那个姿势也可以称呼为公主抱。”



 
 “Harold,她竟然抱着那个女的!!竟然还是公主抱!!”Root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本来只是想关心下有点不太对劲的Root,结果却意外地成了倾诉对象。Harold有点后悔了。


 “Mrs.Groves,我无意冒犯,但那是因为那位女士脚受了伤,我建议Mrs.Shaw不要把她扔在那。”


 “但她竟然是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她的!!而且还贴心的给她打了出租车!!”




 “……这有哪里不对吗?”Shaw一脸不解,她不相信前特工Reese比她懂的能多到哪去。


 “Shaw,如果没猜错的话,我想Root是……”Reese顿了顿,考虑了下用什么样的词措来表达,最终选择了特工的脑回路能接受的词,“吃醋了。”


 “Wwwwhat?!你跟我说Root吃醋了?因为什么?”


 “信我,Shaw,毕竟我可是谈过正常恋爱的人。你抱了那个女的,还是公主抱。你知道,哦不对,你应该不知道。反正公主抱一般是很得小女生欢心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Shaw叹了口气,叫来服务生又点了两杯加冰麦芽威士忌。她得再来点酒。“我还是想不出横抱和别的什么把人抱起来的方式在含义上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Harold,当然!!简单的拥抱和公主抱简直天壤之别你懂吗?我也就只是跟Shaw简单拥抱过而已,或者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她抱着……”


 “等等等等我想我无意了解你和Mrs.Shaw的私人生活!”Harold为了避免听到什么他不该听的事情赶忙制止Root。


 “那好吧,我的意思是她怎么能抱而且是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别的女人?她甚至从来都没有那样抱过我!”


 “Mrs.Groves,我想这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Mrs.Shaw只是在我的要求下秉持着对处理号码善后工作的态度尽职尽责而已。”


 “你看到那个女人看Shaw的眼神了吗?充满着崇拜和仰慕,老天,都快溢出来了!”


 “……你是不是让TM调出了Shaw执行任务时的监控?”


 “那还用说。那不重要,重要的是Shaw的眼睛盯着那女人看了半天!虽然我承认那女人身材是挺火辣的,但她一点都不酷。”Root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一点都不。”


 “我想Mrs.Shaw是因为任务需要而不得不看着那位女士,这无须介意。”


 “哈,Harold,你觉得Shaw能发誓她抱那女人时没有赞叹下她的身材?”


Harold发誓,对于给Root打电话这件事,他真的后悔了。



 
 “Reese,我得说,尽管那号码身材真的很不错,但我抱她绝对不是因为这个。老天!我就是不想听Finch啰里八嗦所以顺便把她抱出巷子而已!”Shaw很挫败地用手撑着脑袋架在酒吧的桌子上,嘴里低声骂了句什么。


 “那个号码,和Root比起来怎么样?”


 “没有可比性。”


 “……能具体点儿?”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成了午夜情感电台男主播。”Shaw不忘揶揄Reese一番。两人都笑出了声,


 不知道是今天的灯光太柔和还是自己喝多了威士忌的缘故,Shaw突然觉得回答一次这个问题好像也不赖。正好还可以再宣示下主权。


 “好吧,虽然Root没胸又长了点小赘肉大多数时候都挺烦人永远不知道该怎么闭嘴而且该死的睡觉不老实还比我高,但是她真他妈的火辣极了,”


 而且我简直爱死她拿双枪扫射的样子!


Shaw的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微笑,接着说: “我的意思是,跟Root比起来那个号码什么都不是。”


 “……如果Root听到你刚刚说的,我不知道她会不会一边说她感动极了一边爆了你其他的电子设备。”


 “……Fuck,又哪里不对了?”




 “Harold,我就是搞不懂这种天天除了逛购物网站就是学怎么烤布丁小饼干巧克力蛋糕连瓶盖儿都拧不开的傻白甜哪里有吸引力了?”


 “……我想Mrs.Shaw对那位女士的了解还没有那么深入透彻……,等等,Mrs.Groves,你在做什么?”


 “看下她的社交账号而已。”


 “……”


 ……黑客们会仅仅只是乖乖点开别人的社交账号主页看一看么?




Shaw告别Reese,开车穿梭在纽约的大街上,一路上回想着Reese说的话。车停在了公寓楼下,Shaw抬头看了看自家窗户。好吧,Root还真他妈的没回家。


 “我的建议是,你可以给她道个歉什么的。简单一句话结束大麻烦,物超所值啊,Shaw。”


Reese说的也许没错。虽然她还是不懂Root到底在在意些什么,但是简单道个歉也许会让事态平息,那最好不过。特工追求的是就是高效简洁。


翻箱倒柜找出以前存下的备用手机,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启开,在沙发上坐下,Shaw看着手机的眼神像敢死队员执行任务前的最后诀别。


 开机,点开信息,点编辑栏,光标开始闪烁。


 “I…A…M…S…O…R…R…Y”一个一个摁下键盘,打好一句话。


 好了,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对吧?


 ……不知道Root会有什么反应。


Shaw突然有些紧张,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她按下发送键前犹豫了。


 他妈的!拿出突突人的状态来!


 不要多想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心一横,按下发送键后迅速摁了锁屏键,两个动作的间隔时间不超过0.3秒。


 好了,现在短信已经发过去了。剩下的就不用管它了,放任自流就行。反正自己尽力了。


 仰头喝完一整瓶啤酒,Shaw才知道她有多渴。


 ………


 瞥一眼手机。


 黑屏。


 再等会儿。



 再瞥一眼。


 还是黑屏。


Shaw决定去做200个仰卧起坐再回来。


 
 然而300个仰卧起坐都做完了,还是没有听见短信提示音。


Fuck,Root应该是会回我条调情短信然后赶紧滚回家躺到床上等我啊?


 
 心烦意乱的Shaw决定开手机看看是不是坏了。


 大力摁开解锁键,有个系统提示。
 【未填写收件人】


 ………他妈的!!!!!!




Root还在安全屋里,黑掉那个号码的最后一个网络账号。


 其实也没做什么,不过是用她的账号给她的每一个好友和联系人发了条约炮短信而已。


 耳边传来TM的声音,
 【她给你编辑了一条道歉短信】


Wwwwhat?!


 “为什么我没有收到?”


 【她太紧张 忘了输收件人号码】
Root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才是她爱的人。


 看了眼显示屏上的时间,差不多该回家了。道歉的话,可以回家躺到床上等来完一场“爽过牛排”的运动再听她慢慢说。


音量低没关系,她不介意。她可以花一辈子,来仔细地,慢慢听。



—————FIN—————

 
 
 
 
 

 

 
 
 
 

 

评论

热度(469)

  1. 阿壳壳壳儿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
  2. 贰拾老木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