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女子监狱(九)

很喜欢这个作者文章每一个章节都有小标题~
rashoowt:

九 任务结束
同事?还普通同事?这是啥意思?Shaw望着正在审问典狱长的root,一脑门子问号。这是root介绍自己时说的“我是Shaw的普通同事。”
普通同事是可以天雷地火的?普通同事是可以为对方死的?普通同事是可以在床上一晚滚7次的?wtf。Shaw开始回想自己从灵魂伴侣突然降级成为普通同事的原因。
“你的同事可真厉害。”Juliette凑近Shaw然后拉了拉她的胳膊,显然这位普通同事威胁人的本事可真不是人类正常思维能想的出来的。
Shaw突然灵光一闪,是手,好像她是拉着Juliette手进来的,卧槽,我明明拉着她的胳膊,什么时候变成拉手了,Shaw又开始无力起来。
“她不是。。。。。。”Shaw正要说她不是普通同事,root就用眼角飞了她。
Shaw只得识趣的离Juliette远一点,离root近一点。
Juliette皱了下眉头,以前的Shaw是有安全距离的,不能离她太近,所以没当回事的往旁边靠了靠。
“你们不说也行,反正我一点也不在乎你们的死活,你们死了,我就卷着钱和毒品离开这,这可抵得上我半辈子的工资。”root摆弄着典狱长的左轮手枪说,“要不我们做个实验,我这支枪只放一颗子弹,我轮流朝你们开枪,谁碰上就算谁的,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我放了他,还给他一半的钱怎么样?”
“我什么也不会说。”典狱长说。
啪,左轮手枪卡了一下,典狱长脸都绿了。
“很幸运。”root看了眼枪,“snake先生,你呢?”
snake闭着眼睛。
啪,依旧没有子弹。
此时,York已经被吓尿了,当枪口指向自己的时候,他突然张了口:“我说,我说,别杀我。”
“很好,看起来有人开始改邪归正了。”root收起枪,“Robbins,你难道不来录像吗?”
York开始说自己如何如何被典狱长骗上贼船,然后又如何在犯罪道路上越开越远,然后过程中典狱长和毒蛇首脑给她纠正了很多错误。
“等等,你们还有第三方?”root突然发问。
“很神秘但能保证我们不会被警方怀疑。”典狱长说。
“那么要杀Robbins警员的不是你们?”root问。
“那个神秘人说他帮我们解决。”典狱长回答。
“恐怕他们要解决的不只是Robbins一个,因为你们的号码在前天也出现在了暗杀名单上。”root笑道。
“警方要杀我们?”典狱长突然醒悟。
“警方?哈哈,我猜警方不知道你们改变了计划吧。”root笑道。
“当然,我打算明天就携款潜逃的。”典狱长回答。
“很好,我问完了。”root笑道。
“你的手。”Shaw发现root右手有擦伤,可能是刚才打斗时弄的。
“没什么事。”root回答。
Shaw拎起典狱长的脖子:“药箱在哪?”典狱长指了指门后。
Shaw拿出药箱里的酒精和绷带,将root的手包扎好,全程root嘴角都在上翘。
审讯完成,root确保他们不会逃跑,又每人注射了一针催眠药。
“下一步。”Shaw靠近root问。
“等着明天警方的行动。”root回答,“所以你们得装成今晚什么也没发生。”
“为了弥补今晚你没吃到刨冰的遗憾,我给你带了一份芥末甜甜圈。”root拿出一个纸袋笑道。
“真周到。”Shaw笑着接过袋子,啃了起来。
“我不太明白。”Juliette尴尬的说。
“你不用明白,相信她就行。”Shaw一边吃一边说。
“是的。”root用大拇指擦掉Shaw嘴角的芥末酱。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Juliette问。
“上帝派来救你的人。”root回答。
Juliette皱了下眉头:“Sameen,你不是有二轴障碍吗?”
Shaw看了眼root,知道了她所指何事。
“哦,不好意思,July,我结婚了的事不是骗你的,她除了普通同事之外,也是我妻子。”Shaw说。
Juliette目瞪口呆的瞪着她俩。
“别那么惊讶,她名字叫sun,来自德州,我们的西边。”Shaw翻了个白眼说。
“哦,我喜欢你给我取的新名字。”root笑道,“亲爱的。”
Juliette摇摇头:“原来如此。”
第二天一切都按部就班。
又一辆蔬菜车进入监狱,这次送蔬菜的都变成了FBI的人。
Juliette弄好蔬菜,突然一个枪上堂的声音从她后脑传来。
“原来是你。”Juliette笑着转过身,她的上司正用枪指着她的头。
“你知道我们的工作有危险,工资还不高,而我还欠着赌债。”上司笑着说。
“所以杀了所有知情人,再侵吞这批货和钱,可惜上帝不会视而不见。”Shaw出现在了上司身后笑道。
事情圆满解决了,Shaw当天就被放出了监狱,Juliette还要等法庭的减刑通知单,所以会晚一周到两周。
root和Shaw吃过牛排,下午回到家,洗完澡Shaw就躺进了她的大床上,深深打了个哈气,还是自家的床舒服啊。
“你为什么叫我sun?”root也躺下来问。
“因为我当年拒绝Juliette交往的时候说除非太阳打西边升起来,否则我不谈感情。”Shaw说。
“啊,原来如此,幸亏你不是这样拒绝我的。”root笑道。
“我好像从来没拒绝过你吧。”Shaw皱了下眉头说。
“哦,是的。”root甜甜的笑起来,两唇自然的碰到了一起。
一直到卧室完全黑了下来,两个女子依旧没有离开大床,微微发肿的嘴巴显示着她们已经吻了很长时间,Shaw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不会太过缠绵,但这次事后这么长时间的拥吻让root更加陶醉,哦,她家的Sameen太性感了,只亲亲就能让她再次高潮,不,怀孕。咦,怀孕?
“Sameen,我得喘口气。”root偏了下嘴说。
“不,你不需要。”Shaw不满的又捉住了她。
“你说我最近有事情,其实是真有的。”root说。
“什么事?”Shaw显然不打算停下,又开始进攻某人的长脖子和敏感部位。
“我有个大计划,嗯......”root说了一半,一阵电话铃声打扰了她们。
“遭了,我忘了。”root看了一下手机,坐起来,“明天fusco结婚,我们得当伴娘。”
“什么?他没对我说。”Shaw也坐起来。
“他让我们一起去,当时你在监狱,我忘了告诉你。”root说。
“可是我明天还得去FBI录口供。”Shaw说。
“所以我忘了,该死。”root拿起电话打了过去,过了好一会,root沮丧的挂了电话。
“被骂惨了,我也不用去当伴娘了。”root撇了下嘴说。
“那又怎样。”Shaw满不在乎的将root重新拉进怀里。
root翻了个白眼整个人被拉进了被子里,然后,然后天亮了。
咦,好像有些事忘了说,是什么来着?

大计划就是......请看我的旧文:小小番外7-12,怀孕那点事,养娃那点事。(进入我的老福特往前倒)
谢谢观看,下次脑洞再见。


评论

热度(118)

  1. rashoowt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哥哥的小娇妻rashoowt 转载了此文字
  3. 羽咲绫乃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4. 我若修花史rashoowt 转载了此文字
  5. tianshengqsrashoow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