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Gifts For You

被这篇里的机器宝宝萌到了,神助攻~

三日未绝:

今天阳光明媚,万里晴空,天气预报都说未来几天不会有降雨,风刮来都是干冷,却已经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但是Shaw不知道,她已经憋在地铁站太长时间没有出去透气,唯一的乐趣就是逗逗Bear,吃吃零食,突然凑到Finch电脑前看他惊慌失措的神情,顺便看一眼天气预报。还有,就是跟Reese一起收拾他们的军火库。

 

Shaw开心地擦着枪,Reese靠在一边的架子上清点着库存。他们俩其乐融融的待在一起,偶尔Reese还会低沉地哼几句不成调子的歌,被Shaw狠狠打趣一番后也只是抿抿嘴,文雅的打趣回来。突然Reese猛地凑近,伏在Shaw耳边说:”你知道今天是几号么?“

 

“10号。“Shaw都没有抬眼看他。

 

”你知道过几天是什么日子么?“

 

“什么日子?“

 

“情人节——“

 

Shaw被特工吐出音节的方式吓了一跳,想着果然节日能让人变得软绵绵甜腻腻,不知道在Finch那里讨了多少好。但她还是一本正经地板住脸,回了一句,“哦?”

 

“只是友情提醒你一下,“Reese也正经起来,拍了拍Shaw的肩膀,”还有四天,该准备就准备点东西吧,别浪费了这种好时候。“

 

“准备什么?“

 

Shaw当然知道Reese说的是什么,在细致一点,是谁。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Root,很长时间指的是16天。Finch说她是在执行TM交给她的任务,赶不回来。事实上,除了上月月末她风尘仆仆地回来过一次,带了一点小礼物给Shaw,这16天里Shaw从来没有听到过她的一点消息,她连个电话都不打,更别提信息了。这一点令Shaw有一些不舒服,她努力去忽略这些感觉,在地铁站里打发着自己无聊的生活,将偶尔冒出来的心塞归结于“那个女人能满世界乱跑而我只能待在这里我好羡慕她”,而不愿深深去体味。直到Reese把它们挖出来,由着一个契机呈现在自己面前。

 

“得了吧Shaw,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Reese戏谑地看着她,”自己想想吧。“

 

然后他晃着手臂离开,背影得意得让Shaw只想来个过肩摔,把那高高的身体摔在地上。但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离开。时间还长,她迟早要把他摔在地上。

 

 

***

 

 

Shaw没有任何动作,也不打算准备什么东西,那女人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逍遥,也不缺自己的一份礼物。并且这礼物送的不清不楚,她还什么都没答应,也没有承诺过什么。况且Shaw从来没有送人礼物的习惯,这种日子就默默地看着Finch和他的宠物狗甜蜜就好。

 

Finch倒是早早就有准备,Shaw很多次的看见他躲在一个角落,鼠标在他刚买的新电脑上点来点去,还偷偷摸摸的不让别人看见。按理说Reese如果想看,肯定在Finch察觉到、把界面退出之前就能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偏偏每次特工出现都要弄出很大动静。在一旁看电视的Shaw每每都捂住Bear的眼睛,觉得狗狗的睫毛在手心里挠的痒痒的。真是没眼看。

 

Reese肯定也有准备,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跑过来跟自己说那么多废话,一看就是准备好了厉害的礼物,找个人含蓄内敛地炫耀一下。过分。

 

***

 

今天是11号。

 

Shaw真是受够了Reese每次见面都要冲她眨眨眼睛,仿佛在做什么暗示。特工眯起眼睛来确实泛着情人节的粉红泡泡,抿嘴笑也是,但这不是理由。于是Shaw每次在他眨眼睛之前,要么就避开,要么就狠狠地瞪回去,看谁眼睛大。

 

已经是情人节前夕,情侣们大行其道,而心怀愤恨满腔热血的各种前任们也都积极起来,所以Reese的活儿也逐渐多了。Shaw想出门帮他,甚至都扛上了枪,被Reese和Finch联手挡了下来,所以她只好陪Finch一起窝在地铁站里,给Reese做辅助,查个信息递个信啥的,无聊地缩在Finch旁边抱着Bear欺负,期待着有什么紧急情况不得不让自己出手。然而号码们都好应付的很,大概是在全城粉红的气氛下,人们变得容易劝说且不一意孤行,Reese倒都处理的很好,与Finch的配合更是默契万分。

 

Root还是没有消息。每每Shaw装作无意问起Finch,总被老板一本正经地搪塞回来,大概TM真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让Root非得在这种时候处理这么久。

 

Shaw用力咬下一口能量棒,顺便给Bear嘴里塞一个牛肉条。

 

”Ms.Shaw?” Finch从电脑前探出头,看向无所事事的Shaw,“你有时间么?”

 

“咋了Harold?“Shaw答道。

 

Finch托了托眼镜,有些腼腆地说,“我想跟你谈谈。“

 

Shaw点了点头,不知道Finch有什么重要的事来和她说,但她还是放下Bear,拍拍他的脑袋告诉他自己玩一会儿,然后坐到Finch旁边的电脑椅上,“有什么事么?“

 

“是关于…”Finch将椅子向后滑了一下,到了Shaw的面前,“情人节的。“

 

天啊。

 

Shaw现在只想离得远远地,躲到长椅后面,躲到Bear软乎乎的窝离去,也不想听Finch在这里对她说教。甚至是关于情人节。她不知道什么时候Finch和Reese一样八卦了,她一直以为Finch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老板,私生活他从前绝不会过问,一定是Reese。Shaw在心里又给Reese记了一笔。

 

Finch看她没有反应,就继续说,“我建议你送给Ms.Groves一些礼物,你知道的,过两天就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一点小礼物就会让Ms.Groves心满意足的。“

 

“Harold,“Shaw无奈地揉了揉头,“拜托,我以为你跟Reese不一样。”

 

“John也是好意。“Finch急忙替战友辩解,“我们都想让你…”

 

“算了,Finch,你知道我不会的。“Shaw站起身,打算结束这次谈话,“我没有送人礼物的习惯,也不知道该送她点什么。你不用再劝我了,这是我的事情。况且她回不回来都还不一定,我为什么要准备礼物。”

 

“Root会回来的。“Finch一时失言,然后说,”我相信她能赶回来的。

 

Shaw耸耸肩,“这又不是她能决定的,不是么。”

 

她看Finch低着头不再说话,就把椅子靠在桌子旁边,转身要去找Bear。突然身后Finch叫住她,“Sameen!”

 

记忆中Finch很少这么叫她。Shaw记得清楚,而在她意识模糊在病床上苦苦挣扎时,听见过不少次自己的名字,多数是从一个女人口中唤出,而有Finch的。他文雅的声线要远比另一个人哭喊的声音令人安心。所以Shaw停下脚步,等着Finch说。

 

“这是你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Finch也站了起来,一手扶着桌边。他的语气诚恳认真,透着平日的严谨与一丝不苟,而这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实在有些不伦不类。然而Shaw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怜悯与悲伤,她不明白Finch是为谁,下意识想说怎么可能只是第一个,并试着从记忆里抓取一些片段作为她强有力的论据反驳回去。但Shaw只是苍白无力地张了张嘴,头脑里一片空白。

 

“去年的情人节,Sameen,你还生死未卜。现在你回来了。从你清醒之后没有见过Root几次,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契机,你们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Finch走近Shaw,手掌犹豫着拍上了她的肩膀,”你能平安归来,她很高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这都由你自己决定,我会告诉John不要每次见你都来打趣你,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Sameen。“

 

Finch慢慢地走了,Shaw能听见他在身后呼唤Bear的声音。狗狗兴奋地窜上窜下,Finch要带他去公园散步,可Shaw突然不想去了。她在心里默默想Finch肯定要去接上Reese一起回来,自己何必跟去讨个没趣,用这个理由来僵立在原地再好不过。

 

“Finch。“在男人要离开地铁站之前,Shaw叫住他。回身看见Bear安静地坐在地上,仿佛也在等待着什么,Shaw望着那双黑亮亮的眼睛,缓缓说,“我会考虑的。”

 

老板欣慰地笑了,而Shaw只想翻个白眼。

 

 

***

 

转眼就到了12号,Shaw还是不知道该准备点什么东西给Root。

 

很多东西都列入了她的清单里,Reese陪她去过一次百货市场,她看见什么都想包起来送给Root,包括烤箱,微波炉手套,围裙等等厨房用品,被Reese微笑着拒绝了。最终她挑中一个护腕鼠标垫扔到购物车里,在Reese嫌弃的眼神中又扔了好多零食进去。

 

“你不吃?“她恶狠狠地问Reese,而特工在想起来自己和Shaw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是塞到嘴里的东西也就移开了视线,接过Shaw手里的袋子,顺便扶着Shaw往地铁站走。

 

情人节礼物也就算大功告成。

 

Shaw开心的睡了个午觉,鼠标垫就扔在床底下藏着。她醒之后发现手机上有短信提醒,点开一看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号码,内容是一个链接,点开后是一张图片。

 

返航的机票,出发地被涂掉,但目的地是纽约,时间是14号到达。

 

Shaw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来自Root的?她拿起手机回了一句,“Root?”

 

马上对方就以另一个链接回复,Shaw点开是一个购买界面,商品是一台电脑,Shaw觉得有点眼熟。至少确定了对方不是Root,如果是Root的话肯定会回复一大堆调情的话,什么“好久不见甜心”“”我就要回去啦是不是很像我“还有”哦你真可爱“。她拿着手机找到Finch,他正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做一些Root和他都会干的事情。Finch看了看号码,帮Shaw查了一下来源,然后似笑非笑的抬头说,”不用担心这是一个骚扰电话,Ms.Shaw,我也确信这个号码不是Root的。“

 

“那这他妈到底是谁的?“就在他俩说话的时候短信还是不停的来,许多链接,Shaw都懒得点开,同时还有些不耐烦。

 

“很抱歉,“Finch说,”我查不出来。“

 

Finch查不出来?Shaw才不信,肯定又是Root那个家伙做的鬼把戏。她向Finch道了谢,拿着手机准备屏蔽这个号码,听见Finch说,“Shaw,你不觉得一个鼠标垫有些单薄么?“

 

“我觉得挺合适。“Shaw耸耸肩,意有所指。

 

Finch看着腕下的鼠标垫有些脸红,轻咳了几声,说,”也许你能试着问问她,大概她不需要什么…惊喜?”

 

Shaw恰恰觉得Root最需要的就是惊喜,这个女人他妈爱死惊喜了,她喜欢收到惊喜也喜欢给Shaw惊喜。再说她能去哪儿联系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但Shaw没有向Finch解释这些,她拿着纸条和手机坐回沙发上忙着研究这些链接。

 

打开之后全都是电脑,各式各样的电脑,还有一些情人节专属的折扣。Shaw翻着翻着觉得不太对劲,又联想到Finch说他查不到号码,一个不太妙的想法浮现在她脑海里,为了证明这个念头,她在对话框里输入:TM?

 

对方:ヽ(ˋ▽ˊ)ノ

 

Shaw有些崩溃。

 

 

***

 

 

晚上Finch意外地接到了失联很久的Root打来的电话。她先和Finch交流了一会儿技术问题,大概是,反正沙发上打游戏的Reese和Shaw一个字也没有听懂,然后Finch将Reese叫了过去,Shaw看他和Root聊的挺开心,不过是些平常问候的话。最后她看见Reese放下手机,示意她过去。

 

“干嘛?“她这么说着,松开Bear走向Reese。

 

“Root找你。“

 

Shaw撇撇嘴,接过电话。Reese拍拍Finch的肩膀,随后Finch心领神会地扶着Reese的手臂,到旁边带上Bear,两人一起离开了地铁站。Shaw在心里吐槽这两人晚上还要去散步,但是手机听筒传来的静默的电流声与偶尔露出的喘息,瞬间分走了她的注意力。

 

那一刻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Root的声音打破了沉默,“Sameen?”

 

“是我。“Shaw清了清嗓子。”Root,是我。“

 

“嘿,亲爱的。最近怎么样,跟Reese相处的还好么?“

 

“还不错,“Shaw笑了笑,靠到Finch的电脑桌上,”还是老样子,不过我俩没打过架。“

 

“你的伤怎么样了?“

 

隔着屏幕Shaw都能感受到Root语气里的担忧与急切,但她选择忽略掉心底那些喷薄欲出情感,看了看自己身上,仿佛Root能也看到一样,说,“我好多了。”她抬了抬腿,“几乎没事了。”

 

“很高兴听到你没事了。“Root显得有些拘谨,Shaw猜想她现在肯定坐在沙发上,对着窗外的夜色抠着沙发的一角。想到这里Shaw又笑了,装作随意的问她一句,”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电脑?“

 

“你要送我礼物么,Sameen?“Root兴奋地在那头叫起来,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说,“好吧,对我来说其实都没区别。Win10可是难用哭了,简直就是一个没有触摸屏的鸡肋平板电脑。我听说Finch换了新的,是他自己配出来的,好想试一试。”

 

“Finch都不让人碰。“Shaw翻了个白眼,”上次我站在他旁边吃薯条,想敲敲键盘,都被他严肃地赶走了。“

 

她听见Root在那边轻笑两声,然后浅浅地打了一个哈欠。她想Root肯定是累了,打算就此告别挂了电话,却听见Root说,“我很快就能回去了,Sameen。“

 

“我知道。“Shaw说。

 

“那天你不要出去,就待在地铁站。我有东西给你。“

 

Shaw沉默了一会儿,或许是在猜那东西是什么,Root接着说,“我希望就我们两个人,然后我们好好聊一聊。我很久没见你了Sameen,可以么?“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谨小慎微的内敛,仿佛是害怕Shaw会拒绝。Shaw不禁想起从前那个嚣张跋扈地闯进自己领地的Root,不在乎自己是否讨厌她也不在乎结果,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那条界线,直至界限被她闯破,Root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地印入Shaw的心底,直至她亲了她,她离开她,她找回她。直到她变得担惊受怕,变得小心翼翼,变得不再敢于肆意妄为地调情。因为她变得害怕重新失去她。

 

Shaw都知道,她都明白。

 

然后Shaw点点头,尽管Root看不见。

 

“我等你。“

 

Root想要两个人,那她会独自等她。

 

***

 

13号那天Shaw顺了Reese一张信用卡,跟他打了个招呼就一个人出了门。Finch再三确认她外出只是为了闲逛,而不是忍不住拎着枪出去维护正义后让Reese放行(Shaw就是这时候从特工身上顺走卡的)。

 

她出门时看见角落里放着两个行李箱,觉得肯定装的又是Reese偷偷带回来的武器。Shaw警告Reese别跟着她,不然就把他的事情告诉Harold,然后自由自在的跑出去享受这几天的好天气。

 

Shaw在外面转了一上午。

 

Finch本来盯着监控想看看Shaw去了哪儿,要做什么,被Reese一句“你不是还要跟我一起收拾东西吗”劝离了电脑,乖乖地跟着Reese去了。

 

傍晚的时候Shaw终于回来,她自己觉得在大街上沾染了一身的恋爱的酸腐味。她将信用卡扔给Reese,在后者毫不吃惊的目光中把一个信封递给Finch。

 

“先生们,“Shaw堆出一个热情的笑容,”我希望你们情人节还没有安排。“

 

“其实…”Reese试图插话,被Shaw拦下。

 

“就像你们说的那样,情人节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增进感情的好机会。我觉得一个更好的环境会让情人节的亲密气氛更加浓郁,所以…”她向Reese伸手,把他的手臂拉过来放在Finch的上面叠在一起,用力的晃了晃,“我给你们订了夏威夷情侣套票,明天一早的飞机,直飞瓦胡岛,说走就走。“

 

Finch有些尴尬的看着Shaw,而一旁的Reese已经失声笑了出来。Shaw还在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推销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Finch就默默地将信封放在了电脑桌上,满脸沉痛地望着Shaw:”Ms.Shaw,这就是John刚才想跟你说的….我们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先不说你刷的是他的信用卡。“Shaw摆摆手表示中午吃饭也刷的他的卡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情人节已经有安排了。”

 

“在纽约多没意思。“Shaw还在极力劝说Finch。

 

“不是在纽约,“Reese此时从他低沉的笑声中恢复过来,从Finch的肩膀上探出头,弯起嘴角戏谑的说,“我们有了安排,去泰国清迈,是Root送给我们的情人节礼物,Shaw你可晚了一步。”

 

Shaw:”……”

 

***

 

估计只有TM知道Root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情人节礼物的,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念头就在她脑海里成形,经历过漫长的孵化和细细温养,终于成了一个她认为最完美的方案。

 

借着TM的名字在外面躲避是真,但希望在情人节这一天回去抱一抱Sameen也不假的,她逃离的有多远就有多想靠近,天知道她有多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而不是僵硬的木板床和冰冷阴湿的安全屋。她想见见Shaw,生机勃勃的她,即使脾气不好不爱笑却仍然生机勃勃的她。Root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提前打回去的电话,与Finch讨论技术问题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Root想听Shaw问候她,想问问她怎么样。Root知道这是唯一不显得突兀的办法,在与其他人分别交谈之后跟Shaw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自然又平常。

 

那个吻意味着什么Root心知肚明,只是她不敢再触碰,她在等待。

 

或许她们两人都在等待,遭受创伤的地方仍隐隐作痛,但她们能试着带着这种疼痛生存下去,一步步靠近,一步步并肩。时间会给她们最终渴望愈合,而她在等待。

 

Root拖着行李箱,站在零售贩卖机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按下熟悉的密码。现在是14号的清晨,她确定John和Harold已经离开了地铁站奔赴他们的情人节特别假期,这个点子是“她”想出来的,支开剩下的两人,创造一个独处的环境。Root希望不会太尴尬。

 

贩卖机打开后露出一个通道,Root又站在这里反复确认了给Shaw的礼物是否准备好。至于自己看上去是什么样子她已经不太在乎,长途飞行之后要多糟有多糟,而且Shaw是看过自己最狼狈的那一面的,Shaw也不会在乎这些。

 

Root想着,再走几步她就能见到Shaw,熟睡着,或者半梦半醒。她能走到她的床边亲一亲Shaw的脸侧,语声轻柔的将她唤醒,然后递给她从外面中国城里买的她最爱吃口味的三明治。她们可以一起坐在桌子旁边共进早餐,然后她用脚趾碰碰Shaw的小腿,被对方用力踢回。一切正如从前一样,可悲的是一切不能如从前一样。

 

地铁站的灯亮着,Root有些惊讶。更令她惊讶的是翘着腿坐在电脑桌前的Shaw——清醒着且充满活力。她正对着Root,不知道在电脑上忙些什么,听见门口的动静抬起头,冲她打了个招呼,“回来了。”

 

Root一时愣在原地,分辨不清心里的感受。她只感觉突然眼睛里热了一下,点点头甩开那股情绪,露出一个笑容,“Sameen,情人节快乐。”

 

“你也是。“

 

Shaw关了视频,扔下手里的薯片包装袋。Root将箱子靠到一边,凑近Shaw的身体,“你在看什么?“

 

“打发时间而已。“Shaw舔舔手指,直接在键盘上敲了起来,“你过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说完Shaw站起身,Root连忙扶了她一把,伸出的手被Shaw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紧紧抓住Shaw的手臂,直到她安全的站稳。Shaw翻了个白眼,把Root按在转椅上,指着电脑说,“喏,Finch的电脑。”

 

“Sweetie….?”

 

“你不是想要吗。“Shaw在Root的头顶撇了撇嘴,嘴角带着一丝隐藏完美的微笑,仔细看还有些得意,“我试了试Reese的生日,竟然就成功了,我还想威胁Reese让他告诉我呢,Finch也没那么厉害吗。”

 

“所以….这是你送我的礼物么Sameen?“

 

“嗯哼。“Shaw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同时目光停留在Root右腕下的小熊维尼,决定不告诉她这个原本的礼物。逊爆了,多亏了Harold,回头要谢谢他。

 

Root转过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Shaw,她笑得甜美,突然给了Shaw一个拥抱。腹部抵着Root的头,Shaw的手不知所措的挥舞着,最终轻轻搁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她的头发。

 

“别多想,“她压低了声音,”这是回礼,我的礼物呢。“

 

此时Root才想起来她反复确认过的,精心包装的礼物。她松开Shaw的身体跑到行李箱那里,从里面取出一个长筒状的包装,上面还系着红色的蝴蝶结。

 

“这是你的礼物,Sameen。我没有很多时间准备,希望你能喜欢。“Root在撒谎,“我从恐怖分子的武器库里顺了….”

 

“M72?”手快的Shaw已经撕开了包裹,露出里面的火箭筒。她开心的望着Root,眼睛亮闪闪的,“好想试试。“

 

“很遗憾,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品,Sam。它是一次性的,我只带了一颗火箭,为了携带方便。所以你只能发射一次。“

 

“那也值了,Harold都不让我碰枪,只能在陪Reese整理武器库的时候摸一摸。“Shaw把来自Root藏到Reese找不到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拍拍旁边示意Root坐下。

 

Root递给Shaw三明治的袋子。

 

“又一个惊喜。“Shaw说。

 

“多少都不算多,“Root偏头认真的望着她,”给你的。“

 

Shaw笑了笑,撕开袋子咬了一口。吃了一会儿她发现Root没了动静,抬眼看去对方马上移开了目光。Root今天离她有十英里远,本来不大的沙发硬是被她挤出一个很大的空隙,就像不想触碰到自己一样。Shaw感到有些奇怪,看Root也不自然。她想找一些话题打破这种沉默,于是咽下一口美味的三明治后,她说,“你还记得上次我坐在长椅上吃这个么,你拷着我不让我出去,我只能….”

 

说着说着Shaw觉得不太对劲,偏头发现Root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她,仔细看去里面湿漉漉的,仿佛是忍不住流淌而出的泪水。Root的眼睛本来就好看,蒙上一层雾气之后更像一只哀求的小鹿。但现在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

 

Root离开Shaw躲到了地铁站的一角,对着墙什么动作也没有。Shaw怔住了,她茫然的啃完了这个三明治,觉得没有之前那么可口了。她也扶着沙发起来,走到Root的身后,静静地站着。

 

半晌,她说,“Root。”

 

“对方没有回答,于是她继续叫,“Root。”

 

“我做不到像你一样。“Root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她仍然背对着Shaw,可Shaw不是傻子,她能明显感觉到那声音中带着的哭腔。Root哭了,她知道,因为她。

 

“像我怎样。“

 

Shaw轻轻地将手掌贴合到Root颤抖的后背上,顺着她的腰脊温柔的抚着,重复说,“像我怎样。”

 

Finch说Root需要聊聊,Finch总是对的。

 

她虽然迟钝,也能从方方面面察觉出来Root很久之前就开始不对劲。而她一直强颜欢笑到今天才撑不住。Root在逃避,Shaw看得出来,她虽然寸步不离的守在自己床边,但一旦清醒便找各种理由离开。Shaw不明白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是因为那个吻,Shaw不会后悔。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重复这一次的举动,亲吻她,然后拯救她。不管这会带来多少痛苦,至少Root他妈还活着。Shaw不怕死,但活着真他妈好,Shaw想给Root这些,即使代价是自己,她习惯于这么做。

 

可是Root的躲避让她没有办法。

 

在Shaw无尽的噩梦与长眠中,她在脑海中设想过无数次,假如她还活着,假如Root真的在这里,她会如何对她。但清醒后Root一味的远离让Shaw一点机会都没有,她一日一日的在Reese和Finch的看护下好起来,她也确信Root知晓她一日日进步的每一点过程,但她看不见Root,她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却因坚信她一直都在而不断前行着。

 

“我没有办法像你那样…坦然面对发生过的一切。“Root说,”每天我闭上眼,我就能看见Samaritan无尽的枪口对准你,对准Reese和Finch,对准我们每一个人。我看到你的时候就会想起来那个…那个吻,然后我会想起来你身上的伤口,你在牢笼里的哀嚎和脆弱,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你。我会想起来一切,可我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

 

“所以你就远离我,逃离这个地方?“Shaw问她。

 

Root不再说话。

 

Shaw离开她的后背,强硬地把她身体扳过来面对自己。Root低垂着头,那么Shaw又扶住她的肩膀,恶狠狠地、咬牙切齿的说,“没人能面对。”

 

Shaw突然很生气,她分辨不清那股愤怒是因为Root的眼泪,还是那些话。从清醒那一刻起就积攒下来的怨恨与愤怒一直被她压在心里,而这一刻她也忍不住了。

 

“没人他妈能面对这些事情,但我们要学着往前看。我不在乎是因为我他妈还活着,你还活着,所有人都安然无恙,所以沉湎于过去是一件丝毫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只能向前看。可在我想要忘记,试图向前看的时候,“Shaw忍住了挥出一拳的冲动,”你他妈走了!”

 

“你他妈把所有人留在原地,你以为找个鬼借口就没人能察觉了么,Finch天天对你的去向含糊其辞,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么!”

 

“Sameen…”

 

Shaw喘着气,松开了Root的身体,“我知道上一个情人节发生了什么。Reese都跟我说了,我很抱歉。但是你他妈别再躲了。”

 

Shaw用力眨了眨眼,接着一把拽过Root的领口,扣住她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唇。双唇相碰的那一瞬间Root狠狠的颤栗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的胃搅成一团,耳边呼啸着铁制栏杆磨蹭墙壁缓缓滑下的声音与一个人声嘶力竭的哭号,她想要推开Shaw,却被后者用力钳制住不得动弹。她的身体几乎要僵在原地,嘴唇也被牙齿触碰出铁锈的气息,这一切加起来都不能再忍受。Root想自己一定是痛苦的呻吟出声,因为Shaw突然放开了自己的身体,看进她的眼睛。

 

Root读出了内疚与担忧,差杂着仍未褪下的愤怒。在这种目光的包裹下Root觉得她准备好了,准备好去跟Shaw一起往前走,准备好面对那些过去,在这个崭新的一天,忘记去年此时的自己,来抹平那些裂痕,舔舐那些创伤。

 

于是她歪着头笑了一下,环住Shaw的肩膀,低头将唇缓缓地凑了上去。这就像一个恢复性的吻,她们步调缓慢却相互契合,丢失的感觉随着脚步挪移而渐渐回到各自身上。仅仅是噬咬并不能满足Shaw,她得寸进尺地探入Root的口腔,以舌尖去安抚这个陪她失去过一切的女人。而Root的双手下移,解开了Shaw的扣子,手指探入Shaw的内里触碰到了小个子狰狞的疤痕。Root顿了一下,却被唇齿间游走的舌尖分走了注意力,然后Shaw腾出双手,覆在Root的手背上,陪着她去探索自己身上的每一处疤痕,不管是因为什么,这都是属于Shaw的一部分,而也同样属于Root。

 

情人节快乐这几个字被她们化成甜蜜的汁液,在久别重逢的战场上肆意流淌。

 

 

 

***

 

 

“我们去夏威夷。“

 

Shaw躺在Root的身边突然说。Root睁开困倦的双眼,含笑望着她,“什么?”

 

“我们去夏威夷。“Shaw似乎不想解释为什么。

 

她爬起来随意套上件衣服,跳到电脑旁去改签机票。此时Root也缓缓起身,在床边整理自己,“那Bear怎么办?“

 

Bear睁着大眼睛,趴在床下,无辜的望着两人。

 

***

 

“嘿,伙计,是没有人要你了么?”

 

Bear团卧在沙发上,脑袋放在前爪上等着来人。那人递给它一把爆米花,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手臂亲昵的环住Bear,”那看来我们要一起看个电影了。“

 

说着,Fusco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满足的笑了。

 

 

 

 

 

END

 

 

 

 

 

 

 

感谢实力放水与助攻的Finch、Reese和TM。

感谢看狗的Fusco

未捉虫 欢迎指正评论吃的还开心么 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245)

  1. 弈辛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日未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