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Hello Sweetie

北海有鲸其名落:

【酒保Shaw x 黑帮Root】

01

认识Root是个意外,至少Shaw一直这样认为。

02

那是一个雨天,天气预报里持续不断地播报着雷雨警报,大雨仿佛浇灭了酒精流窜在血液里的火花,今天的吧台难得的悠闲。

还算不错的夜晚。Shaw顺手给自己倒了杯伏加特,趴在吧台旁咂咂嘴。

除了那几个一直偷瞄她的胸的年轻人,上帝,他们得喝了多少才能醉成那副鬼样子。

Shaw讨厌醉醺醺的酒鬼,Shaw也讨厌乱七八糟的杂物间。

于是五分钟后,她讨厌的酒鬼被扔进讨厌的杂物间,这让她很满意。

她再次回到吧台旁,喝完那杯伏加特。在她准备再给自己倒一杯时,广播里持续不断的雷雨警报间插进了一条紧急播报,皇后区发生黑帮交火,警察媒体正在赶往事发地点。原本就兴致缺缺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赶着回家的人们像是冲进暴雨中的勇士,用伞对抗着狂风和大雨。

看来今天能提早些打烊了,Shaw愉悦地想。

God,I love brotherhood.

而Shaw总觉得有哪不对劲,在思考了三分钟无果后,她将这些全都归结于今晚的牛排煎的不够嫩上。

当她准备去关门的一瞬间,有人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冲进来和她撞了个满怀,冰凉的雨水沾了她满手。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打……”

接着她感觉到了有东西抵上了她的腹部,以一种她再熟悉不过的姿态。

她知道那是把枪。

“Hello, sweetie.”,怀里的人贴着Shaw的耳垂几乎是气若游丝地说,冰冷的嘴唇呼出潮热的气息,“如你所见,我需要一个医药箱。”

Shaw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手上冰凉的不是雨水,而是血。

她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认真地看着自己,像暴雨中的湖泊。

03
大雨笼罩整座城市,大概是由于失血过多,Root觉得自己有些晕眩。
她没有听到回答,仿佛整个世界是寂静的。
“Ok.”
就在她准备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她听见了一声几乎要淹没在雨中的回答。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动作迅速而目标准确地抢了自己的枪,炫耀似的向自己晃了晃。
“作为条件,从现在起你的枪归我。现在,给我乖乖地躺到沙发上去。”
Root大概愣了三秒钟,直到腰间尖锐的疼痛尖叫着让她清醒过来。
她听话地捂着伤口蜷缩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听见酒柜旁传来翻找急救箱的声音,意识昏沉而模糊。
这是这个晚上她第一次没有握着那把枪,她很不习惯手中空荡荡的感觉。
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安心过。
盲目的信赖是危险的,Root这样警告自己。

04
“嘿,睁开眼,千万别睡着。”
Shaw拍了拍那人的脸,被雨淋湿的长发软软地趴在她精致而苍白的脸庞,那冰凉的触感让Shaw有些心慌。
沙发上的人敷衍着半睁开眼,琥珀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Shaw,这让Shaw有一种被围捕的不自在,于是她将脸转开了。
“手拿开,让我看看伤口。”
这次她乖巧地将手移开,任由Shaw将她被血浸染的t恤卷起来——还好,伤口不算很深,这让Shaw松了口气,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清理一具尸体了。
“医用酒精几天前用完了,我现在只能用波本给你消毒。”
在Shaw低下头准备将那一小杯波本撒上伤口时,她听见充满敌意的流浪猫凑在她耳边说:
“Root. You can call me Root.”
略带沙哑的声音落在Shaw的耳际,像是落在寒冷冰面上的细雪,Shaw抬起头看着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
“会有些疼,忍着些,Root.”

05
波本洒在伤口上的时候,Root紧闭上眼睛咬住嘴唇,听见她可爱的医生在叫她的名字。

一瞬间,她觉得世界天旋地转,也许是因为难以置信的疼痛,也许是浓郁夜色里那声性感的惊人的“Root”

“真是及时的提醒。”过了几分钟,Root歪着脑袋看着她的医生,笑着说。

“你还有精力开玩笑,这是好现象。”这次她没有抬头,动作麻利地给她上药包扎,仿佛排练过上千次一般。

“你当过医生?”Root依旧歪着脑袋认真地盯着她,好像她是件很值得研究的艺术品。

她的医生没有回答,只是在Root的伤口上打了个小蝴蝶结,一脸严肃的把这个蝴蝶结小心翼翼地摆正。她砸吧砸吧嘴表示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起身去吧台后面的冰箱里翻找什么。

“是军医。”Root看见那个有着黑色头发的小巧女人欢呼雀跃地从冰箱里找出一块蓝莓蛋糕,边走边用勺子挖下一大块塞到嘴巴里,“不过很快就被赶走了,大概是因为我不够讨人喜吧。”

Root不赞同地瘪瘪嘴,“上帝,让我想象一下你穿白大褂的样子。嗯,如果他们不喜欢你,那一定是他们瞎了。”

“他们一定是……”她的医生嘴里塞着一大块蛋糕含糊不清地笑着回答她,鼓鼓囊囊地腮帮子让Root想起仓鼠一类的小动物。

医生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而明艳动人,只要她抬头,也许就能发现Root琥珀色的眼睛在黑暗里亮的惊人。

“不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的蛋糕看!”医生确实发现了Root不怀好意地注视,举着勺子看着她不满地大叫起来,“看了也不给你吃!”

嗯,真是该死的可爱。

Root在那一瞬间明白自己完蛋了。

她喜欢这个姑娘。

06

Root扯着自己蹲下来的时候Shaw正打算吃掉最后一口蛋糕。

Root将手指放在唇边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其实这是多此一举,Shaw和她一样听见了雨声里那些细碎的脚步声和她永远听不惯的俄罗斯腔调。

Shaw就说她讨厌俄罗斯人是有理由的,他们总是不会挑时间出现。

平时她肯定会选择最为暴力的方法解决问题,但今天不行,今天她还有Root

Shaw不爽地吧唧一口吃掉最后一块蛋糕,在心里感叹毛熊的好运气。

大雨笼罩的夜晚寂静无声,脚步声在雨中逐渐远去,Shaw只能听见Root细微的喘息和自己的心跳,她身边的身体因为运动带来的尖锐疼痛而绷紧。

暂时松了一口气Root龇牙咧嘴尝试坐直而无果,自暴自弃地任由身体滑下去,还有些湿漉漉的头靠着Shaw的肩膀。

她们靠的太近了,近的让Shaw觉得危险。

Shaw不喜欢这种亲昵的姿态,而且Root的长发扫过她的脖颈让她觉得痒痒的。

而她什么都没有说。

Root is so different.

Shaw没办法说清究竟是哪里不同,但她从把这只奄奄一息而充满敌意的流浪猫带回来的那一刻就明白,她与她之前认识的每个人都不同。

“Thank you, sweetie.”

Shaw记得后来Root凑在她耳边这样说,她的嘴唇像是蝴蝶翅膀低掠般擦过她的耳际,略带沙哑的声音像是琥珀色的酒滚落在耳边。

Shaw很久没有睡得这样好过了。

有些人就像家,哪怕你们相遇时鲜血淋漓。

Root对于Shaw而言就是这样的存在。

07
第二天早上Shaw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东西是杂物间的那几个醉鬼。

看起来他们酒醒的差不多了,Shaw好意地告诉他们昨晚他们因为喝多了摔了一跤所以身上那么多伤,微笑地接受了他们的感谢,并善解人意地给他们指出了大门的方向。

她没有去找Root。

就好像她昨晚闭口不提皇后区的那场交火,而Root也没问起她的名字。

但Shaw开始留意一些新闻,比如兄弟会又抢了俄罗斯人的货,又有几个有案底的黑帮成员被捕,一个月总要发生几次的枪战。

她再没有听说过Root的消息。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她这样对自己说。

Shaw讨厌自己这种愚蠢的期待。

08

【三个月后】

“嘿,你听说了吗,酒吧换老板了!”

“这又不是什么大新闻。”Shaw一直非常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可以比女人还要八卦。

“是个超正的妹……老板好!”

 “Hello, sweetie.” 

Shaw不再擦拭手中的玻璃杯,抬头看着她所谓的新老板。

“Shaw,Sameen Shaw.” 

   FIN


评论

热度(319)

  1. 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