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翻译】Coming Out of My Cage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00063

概要

一个吻所引发的……


Chapter 1

一进地铁站,Reese就告诉她们:“新号码。”

“然后要我来是因为……”Root说,在Reese沉下脸时得意的笑了,“搞不定你的日常工作了?”她讥讽道,不禁开始想Riley警探这周又废了多少个膝盖。

“Ms. Groves,因为我们的号码刚上了去L.A的飞机,”Harold说,从地铁站深处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张照片,“而我们都有需要小心维持的身份,只有你和Ms. Shaw可以在全国四处跑,同时不引起Samaritan和老板的怀疑。”

“你开玩笑么?”Shaw怀疑的说,“我那蠢货老板绝不可能同意让我休假。”

Harold微笑了起来,把那张可能是号码的照片贴在了车窗上,“Ms. Shaw,我都安排好了,飞机一小时后起飞。”

“至少请告诉我不是经济舱。”Shaw抱怨道。

“呃,”Harold轻咳了一声,“你是经济舱,Ms. Groves是空乘人员。”

“喔喔喔,”Root扬起了眉毛,声音里满是暗示,“制服么?”Harold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埋头于电脑中,John一脸恶心,看样子很想离她远点。

Shaw一如既往的没理她,“号码是谁?”

“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Harold说,“单身,没有子女,家在L.A,就资料来看是个相当有才的DJ,她来纽约参加一个比赛,拿了第三。”

Root向前走了一步,“Shaw,她和你长得好像。”身旁的Shaw全身都随着这句话而猛然绷紧了,就车窗上的倒影来看,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才没有。”Shaw咬牙说。

“Shaw,我可不觉得,”Reese心不在焉的说,“把妆卸掉,头发扎起来,她和你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和我一点都不像。”Shaw咬牙切齿的说。

“不管怎么说,”Harold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们,“你要误机了,你们可以待会儿再争论这个话题。”

~#~

她们确实争了很久。

去机场的一路上,她们都没消停过,直到Root匆忙赶去换空姐的制服,把一个处在爆发临界点的Shaw留在了候机厅。

Root是个极其糟糕的空乘,但她成功的给Shaw弄了点免费的小酒,所以Shaw觉得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在L.A着陆时,她喝得刚刚好,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舒服的兴奋中。

“今晚Carmen会在西好莱坞的一个俱乐部里打碟。”Root告诉她。

“Carmen?”Shaw说,“你都已经和号码熟到互称名字的程度了?”

Root耸耸肩,“Harold说她的财产记录和社交活动中没发现什么威胁,Reese也没在纽约发现什么疑点,所以不管什么原因,都不是东海岸那边带来的麻烦。”

“好极了。”Shaw咕哝道,她从来就不喜欢执行那些情报极少的任务,更不用说这里还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她还在ISA工作时来过L.A几次,但她从来就没喜欢过这里,L.A对她来说太热,阳光也明媚得过了头。

但Root似乎很喜欢这儿,她脱掉了夹克,在走出机场时还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副墨镜戴上。

“我在号码今晚的工作地点附近给你们分别订好了房间,”Harold说,“离俱乐部开场前还有些时间,你们可以去看看她住的地方。”

“马上去。”Shaw说,但Root却笔直的朝另一辆出租走了过去,Shaw叫住她,“你干嘛去?”

“怎么,Sameen,”Root笑得跟个傻子一样,“当然是要去给我们弄点晚上要穿的衣服呀。”

~#~

“我不穿那个。”Shaw坚定的否决,Root撅起了嘴,这只让Shaw想一拳把她的脸砸扁。短得不能再短的黑裙和金光闪闪的马甲,这绝对不是她的风格,“不,可,能。”

“别这样,”Root十分在理的说,“那是个高档俱乐部,我们得穿得像样点。”她说完便笑了,Shaw狠狠的瞪了过去。

“这哪里又是像样了?”Shaw指着那摊衣服说,一脸恶心,但Root只是耸了耸肩。“好吧,”Shaw说,“那要穿什么?”

Root得意的笑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Shaw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回答。

~#~

处于某种她不知道的原因,Root坚持要分头去,Shaw当然没有意见,这至少代表她可以稍稍清静那么一小时。

她到时,俱乐部还基本是空的,保镖直接就让她进去了,同时还咕哝了句为什么不从后台走。她在寄存外套时,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好奇,直到某个男招待对她喊了声“嘿,Carmen!”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他们当成了号码。她找了个位置坐下,狠狠的瞪了过去,那人这才恍然大悟,样子可谓滑稽。

“不好意思,”他说,“你长得太……噢!”

“啊啊,随你吧,”Shaw说,“给我拿杯啤酒。”

他照做了,同时告诉她这瓶是他们请的。Shaw耸耸肩,免费的酒她当然不会拒绝,她慢慢的喝着,一边找着Root和号码的身影。一小时之后她们都还不见踪影,让Shaw开始觉得十分无聊。她第二瓶酒不是免费的,但相反,有很多人抢着请她喝,Shaw没用多久便意识到了这是个什么俱乐部,接着她便开始在心里用力的咒骂起了Root。当然,Root当然不会提前告诉她这是个什么地方,Root当然想从中寻她的乐子。不过,这至少代表她不必把整晚都耗在应付那些龌龊的男人身上,毕竟,她还有工作要做。

音乐节奏猛地变了,Shaw朝DJ台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站着的正是他们的号码。从这个距离来看……好吧,她们或许是有那么点像,但Shaw十分确定她从未那样的搔首弄姿的舞动过,曾经没有过,将来也不会有。

“Root,我看到号码了,”Shaw说,“你在哪儿?”

“在我应该在的地方。”Root含糊的说,Shaw翻了个白眼,仰头喝掉了最后一点啤酒。

“你知道……”Shaw起身在酒吧里闲晃起来,眼睛一直未离开DJ台那边,“你这套玩神秘的把戏…已经有些过时了。”

“嗯哼。”Root心不在焉的说。

“说真的,你在哪儿?”Shaw环视了一遍四周,但哪儿都没有那一头熟悉的棕色卷发和那洋洋得意的笑,于是她又把注意力转回了号码那里。Shaw皱了皱眉,DJ台上已不是她一个人,Morales的整个身体都在随着音乐而舞动,她身后有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攀着Morales的臀部和她一起随着节奏舞动着。Shaw移不开视线,突然觉得有些口干,或许是因为那两人的节奏太过一致和谐、就像生来便注定如此合为一个整体一样,又或许是因为Morales有那么点像她、而另一个女人又很像Root。

不,那个女人就是Root。

“见鬼的,你在干嘛?”Shaw咬牙说。

“跳舞啊。”Root说,声音有些喘,她抬起头,隔着一片人群看向了Shaw。Shaw很想移开视线,但她挑衅的瞪了回去。

半响后她终于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Root,你现在应该……不能……”

“嫉妒了?”

“不可能。”Shaw怒了,终于移开了视线,不想再去看她那个二重身和Root的那个极端败坏的姿势。“Root,我们在工作,”Shaw训诫道,“这不是我们处理号码的方式,我不知道、也不想管the Machine让你做什么,但这不是——”

“不是什么?”Root说,她的声音又有点喘,语调猛地变急了。Shaw不自主的回头瞥了一眼,然后狠狠的咬了咬牙——Morales已转过身面对着Root,几乎贴在了她身上。Shaw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觉得尴尬还是兴奋,但最终决定还是不要知道为好,转而迅速从最近的出口出去了。

俱乐部里人群散发的热量令人压抑,而外面的空气凉爽又舒适,Shaw深吸了口气,这短暂的间歇愉悦的让她的大脑终于重新开始了运转。她在工作,还有个号码要救,虽然是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号码,而这人正跌跌撞撞的从消防楼梯走了下来,激烈的和Shaw某种程度上的女朋友/死对头/性幻想对象接吻。

“呃。”Shaw说。

绝对是尴尬。

还有些其他她不愿意去想的东西。

“噢,不好意思,”Carmen停住了动作,“我没想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哦,嘿!”她指着Shaw,在终于看清楚她长相后被惊得呆若木鸡。

但Shaw满眼都只有Root。


Chapter 2

Shaw呆滞的盯着Root,无法做出任何动作,Root虽已和号码隔了些距离,但Shaw满眼都还只看得见那个吻。而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尴尬(或许二者皆有),Root却显得有些羞怯,满脸红晕。

“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Shaw嘘声说,对着Root怒目而视。

Morales瞪大了眼,“噢,你们俩……”她说,伸手在她们俩之间示意了一下。

“不是。”Shaw说,与此同时Root说:“是的。”

“是么?”Shaw问,怀疑的扬起了眉毛。

“不是么?”Root问,似乎有些挫败。

不是。”Shaw坚定的说。

“哦。”Root说。

“呃,好吧,”Morales说,看起来十分的不自在,这表情出现在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上,让Shaw觉得十分的奇怪,她迅速移开了视线,“我不想介入这个……呃……什么东西,我先走了。”

“Carmen,等等。”Root说,抓住了Carmen的小臂不让她离开,接着她转过头对Shaw说:“我们得跟紧她。”

“用你的舌头?”Shaw怀疑的说。

Root翻了个白眼,十分在理的说:“我们还不知道威胁是什么。”

Shaw叹了口气,因为不管这号码长得和她多像、也不管Root想把她的舌头放哪儿,她们都还有工作要做。“好吧。”Shaw说,声音绷得紧紧的。

“你们俩在说什么?”Carmen说,疑惑的看了看她们俩。

“没什么,”Root迅速说,“你先前说去个安静的地方喝酒,介意我把朋友也带上一起么?”

~#~

客厅某处传来了一声十分尖锐的笑声,Shaw沉着脸,继续在橱柜里翻着开瓶器。最终,她在水池里的一堆脏盘子旁边找到了,迅速用它来开了瓶在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的冰箱里找到的啤酒。今晚,她不打算保持清醒。

一首轻缓的爵士乐从音响里飘了出来,“噢,我喜欢这首,”Carmen说,音乐的节奏迅速快了起来,直到变成了在Shaw听来又快又闹还吵得烦人的噪音,“这低音线实在是……”

后半句被Shaw直接忽略掉了,她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喝着啤酒。而Root在一旁跟着Carmen的话发出了很是赞同的声音,Shaw翻了个白眼。说得就好像她懂音乐一样,Shaw苦涩的想。

“你在L.A有亲戚么?”Carmen问,而这或许是她第十次说出同样的话,“我在Phoenix那里有表亲,可能我们通过他们有些血缘关系。”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Shaw咬牙切齿的说,一想到这点她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

“其实……”耳机里传来了Finch的声音,“要搞清楚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只需要——”

Shaw在他说完前就掐掉了连线,关于她的家庭,Finch知道或是不知道什么,她都统统没兴趣。

“我简直不相信你从没听说过这些人。”Carmen翻着她那一大堆CD,时不时便会递一张给Root。Root耸耸肩,低头看着CD封面,十分感兴趣的样子,和每次她黑进一个保护措施十分严密的安防系统时的表情如出一辙。Shaw一点儿都不相信Root真会对那些CD感兴趣,一点儿都不信。

“我们不该弄清楚谁想杀她么?”Shaw咕哝道,知道Root能通过耳机听到她的话,“而不是在这儿讨论百年里的Billboard榜单前二十。”

Root警告的看了她一眼,被Shaw直接忽略掉了。她们实在耗了太多时间,而Shaw一般只管开枪打人这部分,这简单、容易,而这些无聊至极、和号码交际的过程一般都是由Reese来管的。

更不用说,这次还跟《The Twilight Zone》那电视剧一样神神叨叨,Shaw悲惨的想。她看着Carmen脸上慵懒的笑容、随节奏轻晃的臀部……她们实在是像得不可思议(不,是像得吓人),但至少,这是她们唯一相同的地方。至于性格上……好吧,Shaw曾经从不认为她还能遇到比Root更烦的人。

Shaw仰头喝空了最后一点啤酒,把空啤酒瓶丢回了茶几上,玻璃间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但另外两人似乎毫无察觉。事实上,Shaw觉得她们俩很可能已经忘了她还在这儿的事实——她们开始跳舞了。

Shaw拉下了脸,消失在了厨房里,想再找瓶酒,或者一些比啤酒更烈的东西。当她回来时,客厅已空无一人。

~#~

空调正开足马力运作着,但Root全身依然在向外散发着热度,几乎就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已经泛着些潮红,但Carmen似乎根本就没注意,或许她把这当成了默许与鼓励,因为她抓过Root的手将她拉近了些,好让她们一起随着音乐起舞。这比起俱乐部的那首要舒缓许多,Root从没听过这个旋律,但她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在乎,Carmen对音乐的品好十分广泛繁杂,对放过的每首曲子都有着十分庞杂的了解。

几乎就像the Machine一样。

但the Machien长得不像Shaw。

Carmen有着所有Shaw没有的品质,有趣、幽默……也一点不掩饰Root对她的吸引,她靠得更近了,嘴唇轻轻的凑在了Root耳旁。Root从未想到过能在Sameen Shaw的脸上看到这些表情,每一个都没有。

这不是Shaw,但Root发现自己越发的难以记住这点。

“想上去么?”Carmen轻声说。

Root重重的咽了咽喉咙,然后点点头,任由Carmen拉着自己的手往楼上走。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些什么,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回头找Shaw,但Shaw已不在客厅,这让她有些失望。

Carmen领着她进了卧室,拉Root进来后用脚踢上了门,接着她便用手环住了Root的脖子,将她拉下来吻她,Root呻吟了一声,只觉得一阵眩晕。她不知道Carmen在把她往哪儿带,直到她们俩一起倒在了床上才明白过来,而她正压在Carmen上面。这和她想象中的场景不同,但话说回来……她一般想的都是Shaw、想着Shaw会如何粗暴的把她压在床或是墙上,而不是这个在她身下扭动、只是长得像Shaw的另一个人。

“怎么了?”Carmen问。

“没什么。”Root说,低头再次吻上了Carmen,但她却突然退开了,让Root有些恼火。

“我不觉得你想吻的人是我。”Carmen说,声音冷了一些,十分像Shaw的语调,这让Root僵住了。“艹,”Carmen说,摇摇头推开Root好让自己坐起来,“你知道这有多操蛋么?”

“知道。”Root咬着嘴唇说。她十分清楚,她也十分清楚Shaw还在楼下,单单这个想法就给她带来了一阵电流般的兴奋感,而这也一定表现在了她脸上。

Carmen眯着眼,“我们不能这样。”

“是的。”Root说,但她还是有些希望能够继续下去,她想看看Shaw会有何反应。

“要让人嫉妒的话,还有很多不那么复杂的方法。”Carmen说。

“我不是——”Root张嘴就准备反驳,然后才意识到这正是她的本意。自在俱乐部里看到Carmen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好奇着Shaw会有何反应,但同时,她也很想知道和一个如此主动、如此直接和热情的Shaw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但现在,她还是觉得心里空得发慌。

“我曾经也和一个她那样的人交往过。”Carmen心不在焉的说,换了个位置靠着床头坐着。

“我不觉得。”Root说,突然觉得非常生气。Shaw是独一无二的,这世上没人和Shaw一样,即便眼前这个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也不是。Carmen和Shaw一点都不一样。

Root突如其来的敌意让Carmen挑了挑眉,“疏离,”她说,“封闭,喜欢压抑感情……听着不觉得熟悉么?”

“不。”Root阴沉沉的撒谎道。

Carmen翻了个白眼,然后便猛地在床上跳了起来,用力之猛,让床头一次次的撞在了墙上。

“你在干嘛?”Root问。

“把样子做足,”Carmen说,“你想让她嫉妒对吧?呻吟得大声点,你看起来挺能叫的。”

Root盯着她目瞪口呆。

~#~

Shaw并不需要太多力气便能明白楼上正在干什么,那一声声的闷响节奏而规律,隔着天花板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用提那时不时便会突然响起、让Shaw禁不住一阵瑟缩的“噢,天呐!对!”。

很明显,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很能叫,特别是在……呃……Shaw发现自己不怎么愿意去想,也不想去听。她迅速丢下啤酒,急匆匆的从门出去了。

走到外面后,Shaw才终于觉得呼吸顺畅了起来。L.A的郊外是一片十分舒服的静谧,而她平生第一次觉得或许这样也还不错。纽约便不同,那城市的任何地方都绝不可能安静下来,但这里……呃,好吧,这儿曾经也确实是沙漠。

“Sameen,等等。”

Shaw咬咬牙,没有停下脚步。“这么快就完事了?”她挖苦道,“你还真给打炮的最低时间创下了新高度。”

“我们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Root说,她的那双大长腿让她很容易便加快脚步冲到了Shaw面前。

Shaw冷笑了一声,推开了她,“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好吧,那告诉我啊。”Root说,她的语调中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让Shaw停住了脚步,猛地转身,气势汹汹的朝Root走进了一步。

“我是觉得,太奇怪了,”她咬牙切齿的说,“你和她,她——”

“她怎么了?”Root笑了,先前的严肃一扫而空,她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挑逗的笑。

“我不会进行这个话题,”Shaw说,“我们绝不会进行这个话题,我们还有工作要做,有号码要救。”

“Sameen,你怎么总是一副只工作不娱乐的样子?”Root问,“你得学会找点乐子。”

“我不是来这儿找乐子的,”Shaw咬牙切齿的说,“我是来——”

Shaw的话被一声枪响打断了,在寂静的夜空中格外醒目,一声刺耳的尖叫紧随其后,声音和她的像得可怕。

“Carmen。”Root说,声音里满是担忧。Shaw不让自己从中想太多,迅速朝屋子里跑去,边跑边从那个小得可笑的钱包里拿出她的USP。她把钱包丢在一边,仔细检查了前庭,Root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你带枪了么?”Shaw静静的问。

“没有。”Root说。

“那待在我后面。”Shaw命令道,她不想再让中枪的名单上再添个人。

客厅里没人,毫无Carmen和闯入者的踪迹。“厨房。”Root建议道。

Shaw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Root会离她这么近,声音就像在她耳边一样。她转过身怒目而视,“你现在又成我影子了?”

Root近乎羞怯的笑了笑后退了一步,Shaw等了会儿,确定Root不会突然跳到子弹面前后才转身朝厨房走去。

厨房里也没人,但地上却有一个啤酒瓶,滚过来碰在了Shaw的脚上,啤酒正从开口处肆无忌惮的朝外喷。Shaw死死的盯着瓶子,它最后滚进了一小滩血泊中,在乳白色的油毯上显得异常刺眼。

房里哪儿都没有Carmen的踪迹。


Chapter 3

“Finch,我们把号码跟丢了。”Shaw接进耳机说。

什么?”Finch说,“怎们回事?”

“她中枪了,”Shaw解释道,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下地上的血,并不是特别多,不超过一公升,“我觉得应该不是很糟,可能只是皮肉伤而已。”

可能?”Finch说,语调满是怀疑,“我以为你们盯得很牢,发生什么事了?”

Shaw朝旁边瞥了一眼,Root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事实是,她们正忙着争吵而完全把号码忘在了一边,Shaw觉得她当然不能告诉Finch这个。

“我们会找到她的,”Shaw安慰他,“但邻居应该听见了枪声,待会儿可能会有警察过来。”

“我已经派了个人来,他应该能帮到忙。”Finch说。

“我以为以你和Reese的身份来这里并不安全。”Shaw说,她知道Reese过得有多么步履维艰,多少次都差点暴露身份,她绝不想、也不需要他来这里帮忙射膝盖。

“不是Mr. Reese,”Finch说,“Fusco警探应该已经快到了。”

~#~

“嗨,Lionel。”Root明朗的说,在他下计程车时咧着嘴笑得十分开心。

Fusco沉下了脸,从后座上拖下一大包东西,“眼镜男可没提到说在这里。”他抱怨道。

“人生总是充满惊喜不是么?”Root说,Fusco没理她,跺着脚走进了屋里。

“神奇小子说你可能会需要这些,”Fusco说,把那个行李袋丢在了Shaw脚下,“你穿的是什么?”他补了一句,上下打量着Shaw那布料严重不足的礼服,然后来回多看了好几眼。

Shaw没理他,蹲下来翻着包,Root能听到一堆金属相撞的声音,她从Shaw肩膀上方向下瞄了一眼,“噢,”她说,又扫了眼那一大包武器,她觉得好像在里面看到了个手榴弹,“我们待会儿是要开个派对么?”

“你知道里面有些东西不合法对吧?”Fusco说。

“知道知道,”Shaw心不在焉的说,随意的挥了挥手,“和我们一起再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看看是谁把我们的女孩带走了。”

Root直接朝Carmen的电脑和手机走了过去,让另外两个去翻衣橱和橱柜之类这种可能藏着些东西的地方。这笔记本电脑已经用了两年,但看起来却跟崭新一样,Carmen基本都只上些社交网站和下载音乐,超多的音乐。Root查了下邮件,也没什么发现,只有几封来恭喜她那个DJ比赛的消息。

“那是她么?”Fusco说,盯着墙上挂着的某张照片不放。是在L.A的某个沙滩上照的,但Root不知具体在哪儿,里面Carmen笑得十分开心,手紧紧的搂着另一个女孩。

“是的。”Root说,迅速的翻了遍Carmen的Facebook,发现旁边那人是Carmen的室友,现在正和她男友在Barbados度假。

“她超正的。”Fusco说,在Root和Shaw都瞪过来之后他无辜的加了句:“干嘛?”

“你把那话收回去。”Shaw恶心的说,对着Lionel一脸的疑惑怒目而视。

Root咧嘴笑了,走到Lionel旁仔细的看了看那照片,“你不觉得她和Shaw挺像的么?”她问,回头给了Shaw一个最为灿烂的微笑,Shaw阴沉沉的拉下了脸。

“你玩我呢?”Fusco说,在照片和Shaw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哪儿像了,她是……”他模糊的朝Carmen的照片挥手示意了一下,“而Shaw又……”他没声了,似乎才意识到他最好不要说完这段话。

Shaw冷冷的盯着他看了会儿才转向Root,“听到没?”她洋洋得意的说,“一点都不像。”

她全盘否认的样子其实有些可爱,Root想,接着便决定还是不要说出来为好,她不希望Shaw在她身上来试验那些手榴弹。好吧……现在还用不着,他们毕竟还有工作要做。

之后有的是时间。

“我想如果你稍微把眼睛眯起来一点的话……”Fusco说,皱着鼻子,把头倒向一边,“你们确实还是有点像。”

“够了……就——”Shaw开口,Root十分确信她听到Shaw小声咆哮了一声,“闭,嘴。”

Fusco投降的举起手,然后回头继续翻着Carmen的东西。Shaw还对着他的方向怒目而视,在回头发现Root在咧嘴笑着的时候瞪得更厉害了,“干嘛?”她咬牙说。

Root耸耸肩,“谁知道Lionel竟还挺喜欢你的,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高挑金发那种型的。”她作深思状,Shaw闻言一脸惊恐,让Root忍不住笑了。

“他才没有喜欢我,”Shaw高声宣布,没有理会Lionel投来的目光,“你一定是疯了才会那样想。”

Shaw接着便开始小声咕哝着什么幻觉之类的东西,还有地铁站里可能的汽油泄露什么的。Root静静听着,觉得有些好笑。

“亲爱的,Fusco都不知道你说的地铁站是什么。”Root在理的说,毫不在意Shaw随之而来的瞪视。

但她可以确定一件事……那血泊并不是幻想,Carmen正处在确切的危险中。一般情况下,Root一点都不会担心,她从来都感觉不到那种即将失去一个号码的紧迫感,但Carmen很像Shaw,这让那危险显得真实了许多。

“我觉得我查到了些东西,”Harold从公共频道说,“Mr. Reese——是Riley警探做了些调查,他找Ms. Morales参加的那场比赛中的一些参赛者问了些话。”

“然后呢?”Shaw不耐烦的说。

“从他收集的信息来看,”Harold似乎毫不受影响,“第四名,就是Ms. Morales打败的那个,对结果并不怎么高兴。”

“具体怎么不高兴的。”Root说。

Fusco用舌头发出了一阵恶心的咯吱声,手指比作刀横在自己脖子上。Root和Shaw狠狠的瞪了过去,直到他耸耸肩转身离开了。

“就Freestlylez这个DJ所说,”Reese依然是一贯的讥讽的声音,“Carmen赢得并不是很有说服力。”

“你是说,她在幸灾乐祸?”Shaw说。

“我是说她作弊了,”Reese说,“呃,反正我们的行凶者是这么认为的。”末了他又补了一句,“Freddie Marcus。”

Root皱了皱眉,这名字挺耳熟的,她拉过Carmen的笔记本电脑,检查了下她邮件联系人,没有。然后又查了下她Facebook的朋友列表,然后发现了这个对手的名字。她点进了他的主页,毫无隐私防护可言,基本的都欠奉,让Root蔑视的摇了摇头。

“他们是在比赛中认识的。”Root说,迅速翻过Carmen的消息栏。“而且这还不是他第一次输给她,”她解释道,“我们昨晚去的那家俱乐部,那本应是Marcus的场。”

“那Carmen是怎么拿到那工作的?”Shaw问。

Root耸耸肩,“可能因为她水平要高很多。”Shaw一脸怀疑,但Root一点儿都不惊讶。

“嗯,”Harold说,“Mr. Marcus似乎和当地黑帮有联系,Aryan兄弟会。”

“这就解释了枪的来源。”Shaw说,语调里透露着不详,让Root觉得一阵担忧,止不住的内疚了起来。这都是她的错,因为她愚蠢的想让Shaw嫉妒,这导致她完全忘记了任务。而如果Carmen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这都是Root的错。

“我联系下我在L.A警局的联系人,”Fusco说,“看看他是否知道那个兄弟会喜欢在哪儿晃荡。”

“那我们就去Marcus的地方看看。”Shaw说,从行李包里拿出几把枪,她递了两把给Root,然后给自己也拿了一把。接着她便狠狠的皱起了眉,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竟让我穿这套蠢到爆的衣服。”她抱怨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穿了这套蠢到爆的衣服。”Root笑了,“你为什么不借点Carmen的衣服穿?”她建议道,“你们一个码的。”

“不。”

“那行,”Root耸了耸肩,表示她不管怎样都无所谓,“你就继续穿着这套十分不实用但又十分性感的衣服吧,反正我无所谓。”她补道。Shaw小声嘟囔了几句便顺着楼梯往上走去,Root得意的笑了。

~#~

“她连一件黑的都没有。”Shaw抱怨道。她的头埋在方向盘下面,导致她的声音显得闷闷的。他们没找到Carmen车的钥匙,再加上Shaw拒绝搭计程车,所以只能短路点火。

Root咧嘴笑了,即便在黑暗中,橘色的灯芯绒裤和纯白的帽衫都亮得刺眼,而且那帽衫正面还用柠檬绿标了“我♥咪咪”几个字。当Shaw下楼时,Root直接笑出了声,Fusco一个字都没敢说。

【这里原文是“ I <3 pussy”,由 @eason_sim 提醒直接用了我♥咪咪,均双关,反正表取向_(:3」∠)_大家意会吧....】

“你该谢天谢地我们还有个号码要救,”那时,Shaw出言威胁道,“不然你和我的战术刀就要有些亲密接触了。”

“这可是你说的。”Root说,跟着Shaw进了车库。她们经过时Fusco看起来很想吐出来。

“我们不该分头行动么?”Fusco说,他在Carmen的Mini后座上挤成了一团,正痛苦的吸着肚子好让自己能坐进去。”

“我和Shaw一起。”Root迅速宣称,Shaw直接瞪了过来,Fusco翻了个白眼,像是没期待她会有其他回答一样。“干嘛?”她无辜的说,“反正我不和Lionel一起。”

“嘿!”Fusco抗议道,“我也没想和你一起,疯人院公主。”

Root张开嘴,一句机智的反驳蓄势待发,但在Shaw的瞪视下迅速咽了回去,因为这不是Shaw那种“我很恼火但是我其实暗地里很喜欢”的瞪视,而是“我要开枪打人同时绝不是开玩笑”的那种。

“我们不分开行动,,”她冲着Lionel怒骂,“你花了五分钟才爬进来然后我好不容易才打燃,你还要出去我们就哪儿都去不了了。”

“好吧。”Lionel阴沉沉的咕哝道。

“随你吧。”Root说,语气里少了她一贯的激动。

“Ms. Shaw?”Harold犹豫的说。

“干嘛?”Shaw咬牙切齿。

“你还去Freddie Marcus的公寓对吧?”

“对,”Shaw疲惫的叹了口气,把Mini开上了马路,“我们要去。”

~#~

她们没人愿意去帮Lionel从车里爬出来,也没人等他。Shaw直接朝Freddie Marcus的公寓楼冲了过去,Root紧随其后。Root不觉得Shaw是在担心,她估计只是在生气而已,Shaw不喜欢失败。

Shaw站在门外,耳朵紧贴着门,“里面有动静。”

“是Carmen么?”Root问。

Shaw耸耸肩,然后她皱起了眉,似乎不怎么喜欢她听到的东西。“往后站。”她说,Root迅速照做了,看着Shaw抬腿一个流畅的动作踢开了门。

“噢,这超正的。”Root说。

“现在不是时候。”Shaw嘟囔道,举着枪便朝屋内走去。Root跟着进去了,手上举着两把枪,Shaw并没给她类似的赞扬,这让她有些失望。

Carmen被绑在屋中间的一张餐椅上,除了手臂上早已没再流血的枪伤之外,她看起来并没什么大碍。她身后站着Freddie Marcus,举着枪,手抖得如糠筛一般。

“你还好么?”Root问。

Carmen似乎有点惊讶,然后点点头,回头高声说:“这个白痴连瞄准都不会。”

“你或许还是不要刺激一个拿枪指着你的人为好。”Root建议道。

“Root,我不清楚诶,”Shaw说,“但我觉得我终于有点喜欢她了。”

“那是我的衣服么?”Carmen问。

“反正不是我的。”Shaw说,无视了Root十分有趣的哼声。

“那是我最喜欢的帽衫,”Carmen说,“别沾上血。”

“你们到底是谁?” Freddie Marcus吼道,来回扫了她们好几次,满眼的恐惧和困惑。

“嘿,怂货,”Fusco说,他是从后窗爬上来的,一身的汗,“我们是好人。”

Freddie Marcus转过身,吓得僵在了原地,然后便被Lionel一个枪托砸晕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嘿怂货,我们是好人?”Shaw轻蔑的说。

“干嘛?”Lionel说,“我都不能说些酷炫的台词了?”

“你脑子里哪根筋觉得这酷炫了?”Shaw说,摇摇头把枪塞了回去,“帮我把他绑起来。”

在他们俩忙着绑人时,Root把Carmen松绑了,“你确定你没事吧?”Root问。

Carmen点点头,“你不是什么从纽约来度假的IT专员对吧?“她问,像是才想起在俱乐部里时Root告诉她的身份。

“不太是,”Root说,“这有些复杂。”

“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惊讶?”Carmen轻飘飘的说。

Root微笑了起来,有那么一会儿,Carmen这面无表情的讥讽听起来几乎就和Shaw一模一样。


 Chapter 4

“我们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Carmen想感谢我们。”Root说。

“就不能有更好点的感谢方式么。”Shaw说,对着俱乐部里所有的东西怒目而视,就像是这里的什么东西害她沦落至此一样。

“你们到了!”

Shaw瑟缩了一下,沉下了脸,Carmen过来抓着她们的肩膀给了她们俩一个大大的拥抱,期间还小心避开了手臂上的伤。

在Carmen终于放开她们从人群中朝前挤时,Shaw咕哝了一句“非常不幸。”

Root用手肘戳了戳她的腰,“别这么凶。”

Shaw小声咆哮了句什么,然后伸手理了理裙子。这件不是Carmen的,也不是Root选的,但Shaw看起来依然不怎么高兴。“好吧。”她叹了口气,走过去站在了Carmen旁边。

“嘿,Nicky,”Carmen把服务生喊了过来,“这是Root和Shaw,我朋友。”她又一次把手攀在了她们俩肩上,而这次,Shaw极好的掩饰住了脸上的恶心。“确保她们玩得高兴,”Carmen继续说,“不管她们要什么都行,你一直藏在后面的那什么好酒也一样。”

Nicky点了点头,给她们弄了几杯酒,两瓶啤酒和一个看起来很像水果鸡尾酒一样的东西。Shaw赶紧抢过了啤酒,像是害怕不快动手就只有沦落到喝水果酒一样。

Carmen拿起了剩下两杯,翻了个白眼,把鸡尾酒递给了Root。

“好了,你们俩今晚都得留在这儿,”Carmen说,“这混音是专门为你们做的。”

“给我们?”Root说,惊讶的同时又奇怪的觉得感动。

“好极了。”Shaw阴沉沉的说。

Carmen看了她一眼,但脸上没有失望,相反,她直接笑了起来,像多年的老熟人一样拍了拍Shaw的肩,而从来就没人对Shaw做过这类似的动作。Shaw狠狠的瞪了过去。

“你就不能笑一笑么?”Carmen问,然后翻了个白眼对Root说,“你眼光真不错。”

“呃……至少她挺正的。”Root说。

Carmen朝着DJ台走去,“她确实是。”她说,对她们挤眉弄眼了一番,咬着舌头咧嘴笑了。

Root转过身,发现Shaw在跟啤酒大眼瞪小眼,“至少Lionel玩得挺高兴的。”她咕哝道,然后挑了挑眉——Lionel正在跳舞,身旁围了一大堆女人,而且数量还在不断猛增。

“你觉得他知道她们只喜欢女人么?”Shaw问。

Root耸耸肩,“我们要告诉他么?”

“不。”Shaw说。

“噢,Sameen,不知怎么的……”Root说,开心的咧着嘴笑了起来,“我喜欢你顽皮的时候。”

Shaw沉着脸,“在我穿着那帽衫的时候,那傻冒给我拍了张照,我傻了才会帮他。”

Root笑喷了,想努力用酒杯挡住,但Shaw已经冷冷的看了过来,一脸了然。

“他给你发了张对吧?”Shaw咬着牙说。

“可能吧,”Root挑逗着说,“我觉得你穿着那个还挺好看的。”

Shaw粗暴的一把抓过她礼服的前领,强行把她拉了下来,直到她们的脸之间只有毫厘之差,“删了,现在。”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Root很容易便能呼吸道Shaw的味道,温暖熟悉,带着点火药味,而Root觉得她永远都不会觉得厌倦。

“删了的话,我有什么好处?”Root问。

Shaw眯着眼,突然松开了手,像是才意识到她们刚才有多近一样,“你要什么?”

“嗯,”Root一脸深思,“我,,什,么……”

“Root。”Shaw警告道。

“Sameen。”Root笑了。

Shaw摇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随你吧。”她咕哝道,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噢,得了吧,”Root低下头说,“别这样。”

“哪样?”Shaw咬牙切齿的说,“你希望我像一样?”

Root僵了几秒,脸立刻便红了,记起了她自己昨晚很想、也差点就和Carmen做的那件事。“其实,不。”她说,声音冷了下来。Shaw惊讶的看了过来,这让Root觉得暖暖的,“Carmen有些……太累人了。”Root承认道。

Shaw挑起了眉毛,“你现在明白我的感觉了吧。”她咕哝道。

“不太明白。”Root皱着眉,Shaw已重新朝吧台走了回去。

Root看着她的背影,Shaw刚硬又严厉,而Carmen却轻松又随和,但Root发现,她也不想要其他样子的Shaw,而她在遇到Carmen之后才明白这点。

喝完了剩下的那点酒,Root跟着Shaw朝吧台走去。

“一场舞。”Root说,微微提高了音量,Carmen已经开始了打碟,音乐已经变得强劲而嘈杂了起来。

“什么?”Shaw从肩膀上回头问,脸上阴沉沉的。

“一场舞,”Root重复道,“然后我便删了照片。”

Shaw仔细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词有什么隐藏含义么?”

“没有,”Root翻了个白眼,“就一场舞而已。”

“就一场?”Shaw眯着眼,“然后你就删照片?”

“然后我就删照片,”Root表示肯定,“本来的那张也一起。”

Shaw依然一脸怀疑的盯着她看了好久,有那么一会儿,Root觉得她会被Shaw抛在这里,让她一人和Carmen渡过这个夜晚。

但最后,Shaw摇了摇头,抓过Root的手,“好吧,”她说,领着她朝舞池走去,“就一场。”

Root没办法再要求更多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快笑裂了。

到舞池中央后,Shaw便迅速放开了Root的手,开始用力摇晃着她的臀部搔首弄姿,以跟上音乐的节奏。Root僵住了,看得目瞪口呆,直到DJ台上传来了一阵笑声时才回过神,Root抬起头,发现Carmen的视线也落在这边。她竟然敢嘲笑Shaw,这让Root莫名的愤怒,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但Carmen只是冲她眨了眨眼,然后换了首舒缓而感性的曲子。Root很快便意识到了Carmen在作什么,她咽了咽喉咙,觉得异常感激。

“好了,曲子完了。”Shaw说,马上便想离开,但Root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她十分确定Shaw不会众目睽睽下甩开她的手。

好吧……几乎确定。

Shaw疑惑的瞪了过来,Root回答:“我们还没跳舞呢。”

“我……这不是——”Shaw开口,但Root已经把她拉了过来,“本来不是这首。”Shaw抱怨道。如果Root不是十分了解的话,她会觉得Sameen是在惊慌。

“噢得了吧,”Root说,用手环住了Shaw的腰,“我会让你领舞的。”

Shaw叹了口气没说话,而Root发现自己不是特别在意Shaw在整个跳舞过程中的瞪视,她在忙着惊讶,惊讶着自己在跳舞、和Sameen Shaw跳舞,距离是如此的近、她们又是如此的亲密,而Root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将视线从Shaw脸上移开。当这首曲子结束(Root觉得这曲子实在太短)、Carmen开始放下一首时,Shaw迅速放开了她的手后退了一步。

“我得……呃——”她说,然后迅速转身消失在了人群里。

Root盯着她的背影,毫不在意周围推推搡搡的人群。她抬起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直到她看到了Carmen。

「跟上她」,Carmen用嘴型示意,然后偏头示意了下Shaw离开的方向。

Root只短暂的犹豫了一会儿便从人群中挤了过去,她没在那个方向找到Shaw,但却发现Lionel正大汗淋漓的站在吧台旁,大口大口的喝着水。他尴尬的冲她招了招手。

“你知道,”他说,把空瓶子放在了吧台上,“我开始觉得我应该多和你们来出任务,眼镜男和神奇小子从不知道表示感谢。”

“你知道这是个拉吧对吧?”Root心不在焉的说,把周围扫视了个遍,却依然没发现Shaw的身影。

“我就知道,”Lionel如释重负的说,Root疑惑的看了过去,“你知道这么多女人接二连三的过来搭讪有多累么?”

Root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因为我带着警徽。”他解释道。

“一点儿没错,”Root摇摇头,“你看到Shaw没?”

“看到了,她说要呼吸点新鲜空气,”Lionel说,“但她看起来不怎么好……哦不过别告诉她我说了这句话。”他慌忙补了最后一局

“我能借下你的手机么?”Root问,懒得解释为什么,直接拿过他的手机走出了俱乐部。

她在后面的小巷里发现了Shaw,她靠在墙上,狠狠的盯着前方。Root高跟鞋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巷子里显得异常明显,但Shaw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她。

“我删了,”Root说,拿出Lionel的手机删掉了照片,她把证据凑到Shaw的鼻子下面,但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这是你想要的对吧?”

“你和她上床了?”Shaw突然问。

“没有。”Root说,垂下手,想着这个问题到底在Shaw脑里徘徊了多久。

“你想么?”Shaw问。

没觉得有隐瞒的必要,Root说:“想。”

“那你为什么不做?”Shaw问,虽然她看起来完全不想知道答案。

Root耸耸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不会让Shaw朝反方向跑掉。“因为她不是你。”她诚实的说。

Shaw狠狠的盯着她,而平生第一次的,Root不知道该作何理解。

“行吧。”Shaw说,继续等着前方的空气发呆,就像Root从没出现一样。

“好吧,”Root尴尬的说,“那我进去了。”

Shaw依然阴沉沉的不说话,Root转过身准备离开,得强迫着控制住自己才没让自己跑着离开。她心里泛上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如此强烈,Root咬着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受到影响,因为这实在太蠢了。

但这一点都不蠢,这是Shaw

一只手凭空出现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回了阴影里。一时间,Root被惊呆了,直到Shaw已经后退回去时才明白刚才Shaw吻了她。

“你那张也删了对吧?”Shaw问,把Root狠狠的压在了墙上。

Root笑了起来,同时觉得她估计好几天(不,好几周)都会笑得停不下来。“对。”她说,低下头吻上了Shaw。这和Carmen的感觉完全不同,而Root简直不敢相信她曾以为可以把和Carmen的吻当成这个的替代品。Carmen温柔而犹豫,但Shaw却主动而直接。而且非常直接,Root想。Shaw的手伸到她裙子下面,慵懒的划过了她的大腿,让她不禁颤抖了一下。

“但是……”当Shaw低头开始吮吸着她的脖子时,Root又补了一句,“我不确定Lionel有没有把照片发给Reese和Finch。”

Shaw僵住了,脸上的表情只能用惊恐来形容,Root吻了上去,直到这表情从Shaw脸上消失不见。

“我要杀了Fusco。”Shaw发誓说。

“可以晚点再说,”Root说,“明早再说。”她补充道,在Shaw继续吻着她的脖颈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要不还是明下午再说好了。”她觉得她们在那之前或许都会非常忙。

“不,明晚。”Shaw纠正她。“其实,”她说,在Root的手开始乱摸时咕哝了一声,“可以等到了纽约再说。”

“好主意,”Root说,“你在飞机上做过么?”她问,满心希望她能在回程时也还能用她那个空姐的身份,万一Shaw是制服控呢?

Shaw顿住了,盯着她一脸深思,“可以商量。”

“商量?”Root说,“好吧,听起来不怎么有趣。”

“说起这个,”Shaw恼火的说,把Root更加用力的朝墙上按了按,“你就不能闭嘴么?”

“永远都不可能。”Root说。

或许这便是为什么,三个小时后,Root发现自己被绑在汽车旅馆的床上,嘴还被堵了个严实。

FIN

评论

热度(574)

  1.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