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取暖

团长:

这是Shaw在地铁站度过的第二个冬天,她本以为她再也回不来了,虽然在她走的时候,她对那只狗做出了她一定会回来的承诺。所以当重生后的小分队仍旧把潮湿阴冷的地铁站做为他们的据点的时候,她并没有表示什么异议,毕竟她曾在这里留下过一个承诺不是么。就像她推开Root之前留给Root的那个吻,既然她活下来了,她就不可能不会给Root一个说法:很明显,Root成功地把她的音量调高了。而且,很幸运,她们有机会一起感受这一变化。

要说此时Shaw有什么不满的,就是地铁站里太冷了,是那种渗入身体的,潮湿的阴冷。当然,以特工的体质应付这种程度的寒冷还是绰绰有余的,她担心的是Root。虽然在她的强烈要求下Finch已经给地铁站购置了三个暖炉,但Shaw知道,那对Root没什么用,她太熟悉那副身体的状况了,甚至甚于自己的。Root一般在完成机器单独派给的任务以后就会回到地铁站,然后就会坐在Finch的电脑桌前噼里啪啦地忙碌起来,或者是和Finch大声地讨论着什么,Shaw一向听不懂他们说的那些大字眼儿,也不感兴趣。换做以前,她直接就会走掉,独自去享受一顿大餐,或是晃到酒吧,然后,两三天都不会回来。自从她和Root确立关系以后,她再没有过那种“荒唐”的行为,她把这解释为是特工的忠诚感,她才不会接受Root的那套肉麻到极点的解释。现在的她,很享受地铁站带给她的宁静感,这里有bear,有Finch,有Reese,还有Root。

她搂着bear懒洋洋地缩在椅子里,静静地盯Root的那双飞舞在键盘上的手,噼里啪啦,她敢保证,Root的指尖一定是冰凉的。就像Root之前无数次悄悄溜进她的公寓钻进她的被窝把冰凉的身体蜷进她怀里一样,指尖是冰凉的。那几根冰凉的手指有时候会轻轻划过她的腰腹,如果她们超过一周没有见面,那几根手指一定会让她的小腹猛然抽紧,或是升腾起一股热流。她会把Root的指尖含进嘴里,舌头顺着修长的手指慢慢扫到指根,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着的手指很快便会变暖,但它们却很少有用武之地,Shaw绝对会让它们的主人累趴下,或是直接爽晕过去。偶尔,在她们温存过后,Root会蜷在她胸前,手放在她坚实的小腹上有节奏的调皮地击打着,就像敲打在电脑键盘上一样,这时的Root会温顺得不像话,看着这样的Root,Shaw的心也会化成一团,就像Root软绵绵的小肚子一样柔软。

飞舞在键盘上的手突然停下了,Root把双手合在一起搓了搓,像是试图汲取一些温暖,但Shaw能看出来,那并没有什么用,Root的双手仍显得有些僵硬。Shaw皱了一下眉头,径直朝Root走去,bear颠着小步轻轻跟在她身后。背对着Shaw的Root并没有发现Shaw的靠近,所以当Shaw将自己的手覆在Root的手上的时候,Root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向后瑟缩了一下,这让Shaw的内心里突然对阴冷的地铁站升腾起了一股火气。她没有说话,只是将Root的双手包裹在自己手心里用力搓了几下,Root大概没有料到Shaw会有这种行为,并没有开启她惯常的调情模式,所以,当Shaw觉着Root的双手差不多有些温度了满意地放开Root的双手的时候,Shaw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明显是在表示自己在关心Root,一种怪异的感觉瞬间冲向了Shaw的头顶,显然,普通人会把这种感觉定义为不自在。然而,Root仍旧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Shaw笑了笑,便又开始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敲打起来。Shaw暗暗地松了口气,临时为自己刚才的行为编好的借口没有用到,这让她着实感觉到轻松不少。

当Shaw和Root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凛冽的寒风让Root连着打了好几个寒战,Shaw一把扯过Root的手,紧紧握着,然后揣进了口袋里。Root的指尖轻轻地刮了刮她的手心,她将头转向Root,不出所料,Root调皮地对她眨了眨眼,Shaw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又软成了一团,也许,Root不仅仅只是把她的音量调高了呢。


评论

热度(215)

  1. 沧海轻舟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团长 转载了此文字
    日常暖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