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短篇]Multi-personality:When You Call HER Name

S君:

看了 @子麒麟 的多重人格系列之后就一直想写个短篇过瘾!谢谢麒麟愿意让我用这个脑洞!建议大家吃粮之前先去麒麟的主页读一下multi-personality段子的原文:电梯


设定可能有出入,OOC算我的。


大锤在这里没有二轴或者SPD,就只是比较孤僻。


第五季的刀糖已经全改成了纯糖,放心食用,无毒无害,专治诺兰氏心理创伤后遗症。


校正: @银亚 


(请大声地告诉我,我这种右手掌骨骨折也要写文的lo主够不够良心?!够不够!!!)


————————————————


这种生活从来就不在Sameen Shaw的意料和计划之中。无论是厨房传来的香气,枕边被整理好的衣物,还是那个呼唤着她名字的声音:这一切都是Shaw不曾想像过的。


“你一定不想上班迟到吧,sweetie。”


Shaw套上黑色的工装背心,贴上她后背的布料让还未愈合的抓痕隐隐作痛。她走进厨房,坐在绿色的直背椅子上。几个月前Turing在家居市场看到了那对椅子后就执意要买回来,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付了钱,虽然她一向讨厌那么浅的绿色。


她看着Turing的背影,盘起来的头发得以让她露出后颈白皙的皮肤,肩膀随着她胳膊的动作微微向前扣,本来就突出肩胛骨更为明显。Shaw想把她抱起来,按在餐桌上吃个干净,让面包就那样烤糊,让咖啡机里的咖啡就那样溢出来弄脏厨柜,就像她溢出来的东西也会弄脏餐桌一样。


但她不想毁掉Turing现在的美感,一种和床上的她完全不一样的美感。她最终选择坐在座位上等待她的早餐。  


Samantha Groves有多重人格障碍,而Turing是她六个人格中最温柔的一个。


Turing总把Shaw当成小孩子般的照顾她,无微不至地从么个细节关照她。比如现在,Turing把咖啡端到她面前时会说“小心烫”,给她做煎蛋时会问她想吃单面熟还是双面熟。


这种细腻让Shaw很懊恼,可不得不说更多的是享受。Shaw活得太粗糙,即便她是医生,深知自己的生活习惯对健康是多么有害,但那并不能阻止她在凌晨的时候喝个烂醉,也不能阻止她根据口味而不是营养价值挑选食物,更不能阻止她把医院里爱慕着她的护士或者酒吧里遇到的还不赖的男人带回家。


然而这一切都在她遇到Samantha Groves的那一天戛然而止。


准确来说,那一天Dr.Shaw遇到的是Veronica。






暴力,易怒,孤僻,这是她对自己的定义。这些特质很好地好护着她,无论物理层面还是心理层面上都是。她擅于搏击,更擅长掩饰自己的感情。她认为大多时候自己都是个潜在的危险,一个潜在的加害者,而Veronica的出现让她彻底颠覆了对自己的认知。


Shaw刚完成一例外科手术,整个人累得快要虚脱,回到诊室却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西装外套的女人正坐在她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她愤怒的像个领地被人侵入的猫科动物。


“下午好,Dr.Shaw。”女人站起来,伸出右手,“我是Veronica。”


Shaw阴着脸告诉她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就赶紧走人。


“我只是想找一位称职的心理医生。”Veronica攥紧了挎包的肩带。


Shaw翻了个让自己眼睛直疼的白眼,跟Veronica说你最好先去看看眼科医生,毕竟走廊里清清楚楚地写着这里是外科。


“但我认为只有你能治好我的病,亲爱的医生。”她朝Shaw走去,也许是因为身高的缘故,Shaw觉得她在步步紧逼。在她离Shaw还有几步的距离时,Shaw先发制人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她警告Veronica,再不走的话她就直接打断她的腿,反正这里是医院,伤成什么样都可以抢救。


Veronica把针管从包里拿出来再扎进她脖子的动作快得不像话,远超出正常用量的镇定剂让Shaw在五秒钟之内就失去了意识。


她在一个陌生的酒店房间醒来,身上只穿着背心和长裤,两手被捆绑带固定在床头,而Veronica正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个滋滋作响的电击枪,俨然一副要玩BDSM的架势。


她们确实也那么做了。


Veronica爬到她身上,脱下她的裤子,她没花多少功夫就让Shaw在她的唇舌攻势下高(咳)潮。她用小刀割开捆绑带的一瞬间Shaw就把她压在了身下,她们纠缠在一起玩着争端主权的游戏。体能上的优势让Shaw夺回了她和女人上床时通常在的位置,她扒掉了Veronica的衣服,在她的脖颈到锁骨上粗暴地留下咬痕,Veronica的呻(~)吟促使她加快了进程。Shaw进入她的时候,她的喘息加重,紧接着她不甘示弱地进入了Shaw。Shaw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咽,随后她听到身下的人在她耳边用颤抖的声音说:“你可以叫我Root。”


Dr.Shaw明白了这女人为什么说她需要心理医生。她对多重人格障碍有一些了解,不过她不知道在这种时候病人的人格也会随意切换。Shaw现在没心思琢磨病情,她只想和Veronica或者Root进行完这场突如其来、徘徊在危险边缘的性//爱。


当她们都大汗淋漓,躺在床上喘息着休息时,Shaw只想到了三个词:


针管,捆绑带和电击枪。


这是Shaw对她的第一印象。






后来Shaw和她有了更频繁的见面。


咖啡厅,餐馆,Shaw工作的医院,Shaw的公寓,她的公寓。


大多时候Shaw见到的都是Root,她确信Root是她的主人格。Root话很多,她于电脑工程的痴迷可以算是狂热,还幻想着有朝一日人工智能可以成为上帝一样的存在。Root还告诉Shaw,她的本名叫Samantha Groves,她的家乡在德州。


Samantha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其他人格是十二岁的时候,Root是她家中变故和朋友离世的产物。为了给那个叫Hannah的孩子复仇,Samantha毅然离开了家乡,过起了流浪般的生活。她没有告诉Shaw只有十几岁的Root是通过怎样的手段惩罚凶手的,而是把话题移到了Robin。Robin是在Root杀死了凶手之后出现的,她是个安静的姑娘,总喜欢一个人默默坐在角落里。


Shaw和Robin一样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在Root跟她讲其他人格的事情时,她从不打断她。大多的不同人格之间不会意识到对方的存在,也不记得上一个出场人格做了些什么,而Root则是那个破例知道也记得所有事的。Root也喜欢调情,她能随时说出一些或许浪漫或许下流的句子,当Shaw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亲吻堵住她的geek式情话。


相比起那些话,Shaw更想听到她被填满时发出的声音。


于是她们共度了更多的夜晚。


不知道从那一天起,一贯独来独往的Shaw默认了Samantha在她家里占了一席之地。


她渐渐习惯了早上醒来时身边有个人,容忍了那个人擅自改变公寓的装修和家具的位置,接受了那个糟糕的室内设计师在午休时间溜到医院给她送午餐,适应了这个手艺还不错的厨师在睡前亲吻她的额头说晚安。






“昨晚睡的还好吗,baby?”Turing在她对面坐下来,有点心疼地瞅着她,“你看上去很累。”


“如果不是Augusta那么欲求不满的话,我们本来可以早点睡的。”Shaw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昨天一直是她在陪着你吗?”Turing切开一条培根。


Shaw大概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自从她和Samantha同居之后,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既平凡又新鲜的一天。她总能发现一些关于不同人格的新信息,然后默默纪录下来。“不,直到晚饭前都是Root。”Shaw两三口吃完了煎蛋,“她跟我说了一大堆奇怪的理论。”


Turing睁大了深色的眼睛:“奇怪的理论?”


“嗯。她说我们都只是‘形’,还扯到了她钟爱的薛定谔。”Shaw已经开始吃面包和培根了。


“‘形’……“Turing重复了一遍。


Shaw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她还有半小时的时间吃早饭、打扮一下、开车去医院上班。“如果我每天都琢磨她那套理论,出不了一周就会疯。”她冲Turing笑了,然后加快了她本来就风卷残云般的进食速度。


出门前,Turing给她整理好衣领,并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早点回来。”她做了个深呼吸。


“反正Veronica或者Augusta会来打扰我的午休。”她亲了下Turing的手背。


Shaw开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有一次,她给Samantha找过一个真正的心理医生。那天她特地请了假,打算带Samantha去见见那位德高望重的医师,可Samantha得知这个计划时就变成了Root。


“我是个错误代码,亲爱的Sameen。”Root的力气突然大得可怕,把她死死按在地板上,“我们都是。”


Shaw最后放弃了抵抗,只是盯着她。


“告诉我,Sameen,你觉得我应该被关进精神病院吗?”Root的指甲抠破了Shaw的手腕,用膝盖压着Shaw的小腹让她都无法扭动。


“我只是想帮你。”她承认Root这副样子让她觉感受到了恐惧。


“你真的以为那些心理医生可以帮助我?我认识很多心理医生,他们’治愈’病人的办法就是杀死其他人格,一点点地、毫不留情地扼杀掉他们认为有害的人格。”Root的语气里除了愤怒还夹杂着委屈。


“我不是这个意思,Root。”腹部的压力让她反胃。


Root手上的力量减轻了一些,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滑下来,滴到Shaw的额头上。“你真的想杀死我吗?还有Veronica,Robin,Turing,和Augusta?你想让我们消失吗?你讨厌我们吗?”


“Root……”Shaw怔怔地看着她,那是她第一次见到Root哭,明明Turing才是那个爱哭鬼。她挣脱开Root钳着她的手,捧住她的脸用鼻尖蹭着她,擦去她的眼泪。“如果你不想,我们就不去看心理医生,再也不去了。”她坐直身子,把Root揽入怀里,“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她们也是。”


“只有你可以治愈我,Sameen。”Root环住她的脖子。


“不……”她呼吸着Root头发的香气,“你不需要被治愈……我不认为这样的你,有什么不好。你不是错误代码,你是……完美代码。”


“真高兴你能这么说,Sameen。”


Root逐渐平静下来,赖在她结实的怀抱里一动不动。


在给心理医生打电话取消预约时,Shaw想明白了很多。


Samantha的每一个人格都痴迷于Shaw,Shaw也同样无法割舍她的每一个人格。


极度狂热怪诞的无数表象和一颗敏感虔诚的心,极度冷漠孤僻的唯一表象和一个渴望着被爱的灵魂:她们是彼此的安全之地。




午休时Shaw没看到她的踪影,于是给她打了电话确保一切安好。


接电话的是Robin,她的话一向比Shaw还少。她说自己累了不想出门,也不想做饭;Shaw告诉她,冰箱里有速食她可以加热一下凑合吃一顿,下午她会尽量早回家然后带她去吃牛排。Robin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留给Shaw一串“嘟、嘟、嘟”的提示音。


Shaw一整个下午都有点恍惚,她担心笨手笨脚的Robin会弄伤自己。不,不只是Robin,小疯子Root和Veronica也好不了哪儿去,她们只会干出更蠢的事来。


“Dr.Shaw?Dr.Shaw!”她回过神,对面的病人女士正不满地敲着桌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Shaw咳了一下,调整着坐姿:“不好意思,女士。我……”


“你这是什么态度?工作的时候居然走神这么久!”她继续冲着Shaw发脾气。


Shaw选择不去理会,直到那位女士叫来了院长,指着Shaw的鼻子破口大骂。院长很了解Shaw,他知道她的独特之处,于是尽量安抚着病人的情绪。


“您一定要相信我,Dr.Shaw的医术精湛,工作认真,她上午刚参加了一个开颅手术……她只是累了,不是故意要无视您……”


“对不起。”Shaw突然站起来,整理着白大褂,“我刚才只是在担心我妻子,她状态不太好。”


吵闹声瞬间安静下来。她余光看到旁边几个曾经和她上过床的护士惊讶到说不出话。


妻子,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这个词。


晚餐时,Shaw如约带她去吃牛排,虽然Augusta并不知道那通电话里的内容。


Augusta总是嫌弃Shaw夸张的吃相,所以每次出去吃饭都要帮她切好盘子里的食物,甚至是喂给她。


Shaw从她递过来的叉子上咬下一块牛排,然后跟她讲述着下午发生的事。她告诉她自己当着所有人用“妻子”来称呼她的时候,Augusta惊喜地瞪圆了眼睛。


“你说,会不会有人觉得这是一夫多妻?”Shaw打趣。


“是一妻多妻。”Augusta歪着头笑,她拉过Shaw的手,抚摸着她的指节,“我们可能会有更严重的家庭纷争,更多煮烂的菜。不过……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我们’……”


“对,我们。”Shaw抬起手,和她十指相扣。






那天晚上她和Root进行了一场不那么暴力的性*爱。


她花了大量的时间做前//戏。她用轻吻代替了啃咬,用指腹代替指甲划过她的背,用唇舌舔吻取代了手指的冲击。她温柔到可以算是小心翼翼,就好像Root是某种易碎的瓷器。


“你这样我还真是不习惯呢,sweetie。”Shaw埋头于Root的两腿之间时,Root揪住了她的头发。


Shaw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用最温柔的方式让Root一点点沦陷。她计划着这个周末要去给她买一枚戒指,刻上她们的名字;她还要在教堂给她办一个只有她们俩的婚礼,在十字架下面虔诚地吻她;她会带她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她所向往的地方度蜜月。在Root一遍遍叫出她的名字时,她满足地笑了。


夜已经深了,Shaw从背后把她圈在怀里,闭上了酸涩的眼睛。她知道当新的黎明到来,Turing会用早餐的香气唤醒她,Augusta会在她出门前向吻她,Veronica总是随时出现在她的工作场所因为太过想念她,Robin会在她准备晚饭时安静地看着窗外发呆,Root则会在家里的任何地方挑逗她并在桌子、地板、墙边和沙发上享受一次或几次爽翻的性*爱,而她精疲力尽之后会回到床上,在Samantha怀里呼吸着她的味道沉沉睡去。


就像现在一样,就像每一天一样。


当这样的一天结束,她不再去分辨病历上的人格,她们全部都是Samantha Groves。


她们是独立而完整的存在,她也是。


当Shaw和她亦或是她们在一起时,她知道,她们是一个整体。


她的出现和她所带来的生活从来就不在Sameen Shaw的意料和计划之中,但这正是她想要以及需要的。


——————————————


(Dr.Shaw,请务必治好我的手……温柔一点的那种……)



评论

热度(414)

  1. 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