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我不曾(八)(完)

Rhaw Shooter:

下部《我不曾》(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番外


    “想朝我的脸上揍一拳吗?来吧,我答应你不会躲。这是我自找的。”Shaw在她的目光中不自在地扭头转开了视线,自嘲地说道,“一切都与你无关,我只是需要找个人怪罪让自己好受一点。”

    “你知道什么?亲爱的,”Root露出一个完美的假笑,“你真的很会破坏气氛,而现在你让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她说着挥起右拳,毫不留情地重重砸到Shaw的脸颊上。

    Root的这一拳并不足以给Shaw造成真正的伤害,只是让她偏了偏头,而施暴者却因为牵动伤口疼得一个趔趄,靠了受害人眼疾手快的搀扶才没有跌倒在地。

    “你可以打我打到出气为止,但是能等到你的伤好些之后吗?”Shaw生硬地说道,扶Root倚坐在桌面,轻轻把她的伤腿架到自己的椅子上,“现在看起来这更像是对你自己的折磨。”

    “你就不能哪怕是假装被我打疼了吗?”Root任她检视自己的伤口,一边皱着眉抱怨,“至少可以让我感觉好受些。”

    Shaw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是抬起头看她一眼又重新低下,然后干巴巴地说道:“嗷,很疼。”

    “你又在翻白眼了对不对,亲爱的?”Root成功地被她逗乐了,“但这让我感觉好多了,真的,为你愿意尝试。”

    Shaw没有理会她,在完成了对她伤口的检查后退开两步宣布道:“伤口没有裂开,但你最好小心一点。我想我们今晚可以结束了,你需要休息。”

    “我会的,在我们的小游戏玩完之后。”Root耸耸肩,“再说你在这里,我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

    看出她没有妥协的意思,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摇摇头说道:“你是老板。”

    “很好,现在轮到我了。”Root满意地微笑,顺手拿起了身边属于Shaw的酒瓶,略有些惊讶地掂了一下它只剩一半的重量,“你喝得很快啊,亲爱的。”

    “我能说什么呢,”Shaw耸耸肩说道,“我爱威士忌,而Finch的珍藏从不会让人失望。”

    “好了,让我们回到我们的小游戏中来。”Root就着瓶口小小啜饮了一口,“我不曾期待你说出刚刚那些话。”

    “喝你自己的酒。”Shaw伸手夺过酒瓶,拿起桌上稍远处的酒杯,塞进Root手里,后者此刻正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关于那个,”Shaw专注地盯着手中的酒瓶,有些不自在地接着说道,“我收回刚刚那些话。”

    “你在试图道歉吗,Sameen?这真贴心。”Root有些惊讶和感动,但鉴于Shaw之前的笨拙表现,令她还有些小小的怀疑,于是试探着问道,“不过我可以问你打算收回的是哪部分么?因为有些部分我其实很乐意留给自己珍藏。”

    Shaw翻了个白眼:“让你想揍我的那部分。”

    “聪明的女孩。”Root扬起一边的嘴角,“不过究竟是哪部分?”

    Shaw张了张口,复又闭上,眼里露出困惑的神色。Root在揍她之前那句话,令她不再确定惹恼对方的是说恨她让自己变得软弱那句。

    Root在心里轻轻叹气,看着她耐心地等待。

    “见鬼的我怎么知道?”最后Shaw烦躁地说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他妈的有第二轴人格障碍,我不应该知道!而你不要指望我会因此而道歉!”

    “不,亲爱的,你不需要为你是你而道歉。我只是想让你收回一切与我无关那句。”Root伸手将Shaw拉近自己,然后轻抚上她被自己揍过而微微发红的脸颊,望着她温柔地说道,“你得知道,接下来你的整个人生都没有可能摆脱我了。”

    Shaw呆立了一会儿,然后挣脱她退开两步,不自在地说道:“好吧,我收回那句,事实上的确与你有关,而我讨厌软弱。”

    “你讨厌软弱,我知道了。”Root宽容地笑了笑,“那么,亲爱的Sameen,如果我死了,是否有助于你摆脱这讨厌的软弱?”

    “你怎么敢这样说?”Shaw猛地上前一把揪住Root的衣领,愤怒地瞪着她,从咬紧的牙关中透出威胁,“记住,你的命是我的,你欠我有那么多!”

    “瞧,亲爱的,你让我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Root尽量不去在意自己越来越困难的呼吸,努力微笑着说道,“我给你惹了个大麻烦,而你又不允许我解决它。”

    看着她因为缺乏氧气而涨红的脸色,Shaw稍稍放松手上的力气,在瞪了她很久之后,举起另一只手上的酒瓶,仰头将剩下的威士忌全部倒入口中。

    “好吧,现在又轮到你了。”Root无奈地笑起来,“我很惊讶于你对我们这个小游戏的执着,Sameen。”

    “我没有在玩游戏,我只是在尝试把自己灌醉。”Shaw生硬地说道,“因为我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接下来的话。”

    “而那句话将会是?”

    “我说过我讨厌这个麻烦。”Shaw揪住Root衣领的手再次用力,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我不曾说过我要摆脱它。”

    “你可以说得更清楚一点吗,亲爱的?”Root难以抑制地露出一个最甜美的笑容,却调皮地伸出右手挡住Shaw靠近自己的双唇,“缺乏氧气让我的头脑有些晕,并不太能跟上你的节奏。”

    “看在上帝的份上!”Shaw在她掌心里挫败地低吼道,“我不曾想要摆脱你,而你早已经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Sameen,我一直都知道。”Root放下左手的酒杯,轻轻抬起抚摸她因为激动而涨红的脸庞,“只是我需要听到你亲口说出来。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女人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在互不退让地相互瞪视了天长地久那么长的时间之后,Shaw的声音在Root的掌心里瓮声瓮气地响起:

    “我需要一杯威士忌。不,一瓶。”

(完)

上部《八个月之后》:(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下部《我不曾》(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番外


评论

热度(389)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