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Marriage Issue(1)

hodyang·八荣:

标题:Marriage Issu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肖根无差

等级: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无


前篇:Relationship   但可独立阅读不影响理解。本文风格不同,原剧风,轻松向。


Root从铺了绿格子餐布的桌子上的篮子里拿起一个巧克力杯形蛋糕,尝了一口,发现它的味道很是不错。她的视线扫过这个房间里的人群和被陈列着的各式食物,对目前的局面有了个初步的判断。Finch在她的耳边有点焦急的问:“Ms. Groves,你到那儿了吗?”她扬起一个愉快的笑容,回答道:“到了,Harold,谨遵您的安排。”

“抱歉,事出突然,我没能更早的通知你。”身处地铁站的Finch这时看了在他一旁正开开心心逗着bear的Shaw一眼,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你有带食物吧?”

“路上刚买的,希望可以蒙混过关。”Root把一只烤鸡放在餐桌上,拆开它的保鲜膜:“这应该不是什么厨艺评选大会吧,因为我可没法靠Chick-fil-A(一个美国快餐连锁品牌)夺冠。”

“不是,你也不需要夺冠——”

“终于,有人带来点真正的食物了。”一个有些肥胖的高大女士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她如获至宝的走过来,看到这只烤鸡满脸都是感动:“这年头大家都太讲究健康,都快忘记人类本性了,看看我终于找到了什么——一只正在流着蜜汁和油脂的烤鸡!”她拿起旁边的刀叉,无比渴望地望向Root:“你介意我……”

“当然可以。”Root笑了一下,听见Finch还在耳边解释,正如她自己确定的那样:这是一个由社区妇女们自发组织的食物交流会,家庭主妇们通过这种方式进行社交,交流厨艺,当然也会谈些别的。Root环视会场上的女人们,她们三两成群,两两交谈,看上去都互相熟知。

她身旁的女士已经吃完了一大块肉,她擦了擦嘴,开始点评到:“不算差,腌制的时候你是加了些什么特别的东西?”

“只是些祖传秘法。”Root谦虚地说,如此娴熟地扯谎。

女士恍然大悟:“没错,我就知道!你可真费心思。自从我有了三个孩子和四只猫之后,我就再也不考虑怎么做出好吃的了,能有时间做出来就不错了。这里不得不赞美我祖母教我的巧克力蛋糕秘方——把面粉、糖、可可粉、小苏打和盐按比例混合搅拌,放入烤箱——嘭,就好了。连鸡蛋都不用,也不用花时间打发。天知道它节约了我多少时间,这简直是二战后经济萧条时期带来的最伟大的发明!”

Root轻巧地笑了一下,像一个无比温婉贤淑的人妻:“没办法,我的那位对食物要求比较高。”

 

——这边的Shaw把引诱着bear的甜甜圈最后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心满意足的看着bear发出一声抗议似的呜咽。出于特工的第六感,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射来两道视线,她奇怪地转过来,看见Finch和Reese正一言难尽的看着她。

“怎么了?”她不解的嘟囔着说,嘴里因为停下咀嚼而显得鼓鼓的。

 

Root在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当中穿梭。这里有刚结婚还没有好好掌握烹饪技术的年轻姑娘,也有久经战阵开始抱怨家里的几个孩子不好好吃饭的妈妈。甚至有一个正安详地坐着的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突然抓住了她的裙角:“年轻女士。”

Root只好俯下身来,听她说完:“想不想知道保持长久婚姻的秘诀?”

看着对方满是皱纹高深莫测的脸,她只好点了点头。

“那就是——要认识到男人是一种很蠢又自私的生物,他们爱自己胜过一切,结婚也不会让他们成熟。没有一个男的本质上会喜欢婚姻,不管他在求婚的时候怎么说。你要学会悄悄的绊住但他表面上给他一种自由的错觉。”奶奶得意的笑了,“他们蠢到一辈子也看不出来。”

“Harold,”Root有些哭笑不得的直起身,走之前还给了老人家一个表示肯定的笑容:“除了好吃的小蛋糕和难得一见的人生箴言,希望你叫我来这儿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当然,我把她的照片发你手机上了。这就是我们的号码。”

Root低头查看手机,一边说:“我还以为你有足够的人手了。”

“通常是,但是这种场合,我和Reese都不适合参加。至于Shaw——”Finch停顿了下,Root听见一个她最熟悉的声音理直气壮地地插进来:“怎么?干嘛又看我?好吧,我现在在听了。但是一个挤满了女人,都在聊她们老公和小孩还有昨天用的纸尿布牌子的的房间,谢谢老板,我还是免了。”

Finch叹了口气:“这就是原因了。你也了解Ms.Shaw不太擅长这方面的伪装。”

Root的嘴角绽放出一个笑容:“看来我深孚众望。”这时,她已经看见了她的号码,一个漂亮的黑发女人。或者说你可以看出她年少的时候有多漂亮。现在的她简单地穿了一套黑衣白裙,恬静地斜靠着窗凝视外面。尽管多年的婚姻生活可能让她无暇关注自己的外貌,她的气质里依然带有一个天生美人习惯了的从容不迫。她的秀发乌黑亮丽,眼睛难掩翠绿,轮廓依旧精美,一定有人称赞过她有点像伊丽莎白·泰勒。

“克拉丽莎·霍夫曼,二十八岁。现在是一名家庭主妇。除此之外我也没有更多的信息了。”Finch继续说,难得一见地好像显得也有点无奈,“通过她在网上搜索时用的关键词,我可以推断她生活的重心是怎么处理花园里的杂草,如何烘制出一个更出色的蓝莓蛋糕……总之没有一个能告诉我们她的号码为什么会跳出来。”

“很难相信有人会想杀死一个生活范围不过在家和家之外几条街道之间的女人。我跟踪过她一会了,相信我,这个女人的生活无比正常,她是个完美的妻子,做事如时钟般精确和按部就班,我观察了她一天就能确定她每天都是这么过的。“Reese说。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派我来接近她的原因了?”Root说,“别这么快下结论啊 ,guys。看上去完美的生活总是一种假象,家庭主妇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你们这些家伙没看过《绝望主妇》吗?”

Reese难以置信的和Finch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说出来了,虽然重点好像有点不对:“Root?《绝望主妇》?我从没想过这两个词能放到一起。”

“你不能指责一个无聊的人如何打发空闲时间啊。”Root很委屈的说,“自从德玛西死翘翘后,机器没再给我任务了,”Root的手玩弄着她的秀发,听上去很是落寞:“我想我有点接近失业了。”

Root像一个即将失业的卢瑟一样窝在家里看电视机,这个事实太过震撼而难以想象,Reese和Finch不约而同看向在场的Shaw。

“……为什么你们又看我?”Shaw面对FR两人眼里担忧的疑问叫出来,抗议似的翻了个白眼:“你们是觉得我会和她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什么家长里短的肥皂剧还是别的什么的?不,这事我不知道。”

“亲爱的我还以为至少你会喜欢这个名字。”

“绝望,我是喜欢绝望这个词。剩下的部分就算了。”

 

“这真的是一个很好吃的肉桂苹果派。也许是我吃过最好吃的。”Root有点夸张的惊叹,不知是想吸引她对面的号码还是耳机那边Shaw的注意。

而克拉丽莎已经转过身来,她的一只手依然搭在另一个只手臂上,抱胸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谢谢。”

“肉桂粉和苹果真是绝配,不是吗?哦,里面还有杏仁片。肉桂特有的香气提升了苹果的果味和鸡蛋的甜美。但仍然难以解释这种特别的味觉……”

“我特别煮了些牛奶布丁馅铺在派皮上。”

“哇。”Root感叹,看起来像是真心实意的在赞美:“越简单的食物其实越难做的出挑,你一定是个出色的妻子。”

她一生中一定听到过很多次这样的赞美了,Root想,评估着她的反应。她没有放过克拉丽莎眼里一闪而过的沉重心事。

“抱歉,但是允许我这么说,你看上去有点面生。”克拉丽莎问道。

“我是刚搬到这个小区里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Root伸出手:“Sara Cook。”

“克拉丽莎·霍夫曼,你也可以叫我霍夫曼太太,考虑到现在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的。”克拉丽莎浅笑了一下,“既然如此,让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这个小区的邻居好了……”

“真的吗?您真是太好心了!”

 

Shaw听着Root迅速地和克拉丽莎打成了一片,还把这个社区的每个家庭和克拉丽莎的人际关系摸了个七七八八,在心里感叹这个女人的手段实在可怕。过了好一会儿,好像是克拉丽莎有事离开了一下,她听见Root小小的声音:“现在克拉丽莎正在接一个电话,好像准备要走了,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换你们跟踪了,这方面我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比得上两个顶级特工啊。——顺便说一句,Shaw,那个苹果派真的很好吃。”

“真的?”Shaw有点心动地舔了舔嘴唇。

“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派也不为过。”

Shaw迅速站起身来,拿起她的衣服,当仁不让地宣布:“接下来的工作我包了。”

当后来的Shaw回想起这一天的所有荒唐事,她会发现一切都是从Root说出这句世界上最好吃的派开始的,一如既往地,她毫无自觉地一头撞进了Root的陷阱里。但当时的她只能兴冲冲的在Root保证会拖住克拉丽莎之后开车赶往那个高级住宅小区。

 

而事情就是在她刚到那个活动会场的外面开始变质的。Shaw停好车,走出来,看见Root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她应该在Root一脸纯良满怀期待的如同一个十七八岁刚刚放学的小姑娘一样朝她招手的时候就开始警觉的,但她当时只是满肚子狐疑的走了过去。而即使这样,当她看到在阳光下 ,Root居然兴奋地小跑着跑上前来欢迎她的时候也忍不住使劲眨了眨眼睛,这一眨不要紧,Root转眼间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她甜腻的对她问候到:“亲爱的,你终于来了。”在Shaw还没能够问出那句该死的你现在有什么毛病之前,Root献上了一个热情的吻,堵住了Shaw的嘴。

Shaw瞬间瞪大了眼睛,和Root接吻,Shaw根本不记得有过多少次了,但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前,从来没有过。她震惊的甚至忘记推开了Root。

而Root恰到好处的结束了这个吻,赶在Shaw发飙前。她的手还抓着Shaw胸前的西装外套,动作好像要安抚Shaw胸中正在燃烧起的怒火,“噢,Sameen,显得开心点,有人在看着呢。”

“我知道。”Shaw阴沉的说,看见有一对夫妇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态正走过来。“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克拉丽莎,还有她的丈夫。他们对你也很感兴趣呢。”

Shaw还没来得及问出他们怎么可能对自己感兴趣之前,这对夫妻已经来到了她们面前。克拉丽莎,她之前已经看过她的照片了,此刻显得很端庄,温婉地挽着她丈夫的手臂。她的丈夫也长得很不错,金色短发,有一双蓝色的看上去很诚实的眼睛。在这样的天气他一丝不苟的穿着一套西装,还打了一条斜条纹领带,而且看上去意气风发。Shaw立刻把他归类到那些虚伪又得意的混蛋精英那种人那里去。也许他下一秒就会向她们推销东西。

但是他没有,他伸出手来非常自然地介绍了自己是杰姆斯·霍夫曼,Shaw只好在Root的示意下迟疑的回握,一边在心里嘀咕他好大的口气,说我是杰姆斯而不是我叫杰姆斯,好像默认了所有人都应该认识他似得。可是Shaw并不认识。但这无关紧要,因为接下来他很稳重的(相对他的年龄来说)很胜券在握地,Shaw注意到他的确看上去很有说服力,发出了想请她们去他家吃一顿午餐的邀请。“不是我故意炫耀,但是我的太太真的很擅长做饭。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此刻他满怀爱意的看了妻子一眼,任何人都会相信他们是一对模范夫妻。

“我和卡洛琳很愿意参加。”Root抢先说,一边显得有点开心得摇晃着Shaw的手臂,Shaw本来都有点忘记她此刻几乎是挂在她身上了。“而且我想我已经领教过霍夫曼太太高超的厨艺了,亲爱的,”她又开始那样热切的看着自己,Shaw强忍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你也一定会很惊叹的。”

Root那双棕色的眼睛盯着自己,Shaw不难读出其中的另一层含义。尽管她现在一点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大家都显得皆大欢喜。站在此刻无比满足地扮演着她的角色的Root身旁,Shaw早该想到,让这个才华横溢的女演员满足于原有的剧本而不加戏,或者说不把自己拖到一个她想要的情境里顺势做戏,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评论

热度(407)

  1. hodyang·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hodyang·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hodyang·八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