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结束之后,便是新的开始

tianshengqs:

fly·Shoot:


伪结局


HE,请放心观赏






在不为人知的战争结束之后,已经是第三天了。


小分队失去了地铁站,那里被彻底掩埋。他们再一次失去了秘密基地,索性这一次,他们不需要再过着那种遮遮掩掩的日子了。


是的,他们赢了,确切地说最终胜利的是‘人性’。


在撒玛利亚人一边倒的占据优势,进而就快干掉小分队的时候,机器最终选择了保护她的父亲以及她的界面和执行人,以及更多的人。


机器和撒玛利亚人同归于尽了。


Reese身中三枪,无致命伤,但为了救Fnch,他失血过多。他是昨天才在医院醒过来。


Finch差点被掩埋在地铁站废墟之下,他的肩膀骨折了,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足够他思考要不要重建新的人工智能。


Shaw算伤的比较轻的一个,她没有中枪。但因为脑中被植入了撒玛利亚人的芯片,在德西玛被摧毁的那一刻,她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些波及。那些已经被清除的篡改记忆时不时的还会浮现出来,与真实记忆纠缠。但这种情况在一周后有所好转,撒玛利亚人的残留影响正在快速的消失,不出几天便会烟消云散。然而让Shaw棘手的不是她的记忆,她能够清楚的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她只等着这烦人的影响力彻底消失以后将芯片取出来就行了。


她感到十足的烦躁,愤怒,手足无措,因为Root,她毫无办法。


Root的情况较小分队其他人来说要复杂的多。


她将手无寸铁的Greer留给了Shaw处理,再按照机器的指示赶回地铁站,像是死士一般,和Reese一同干掉了德西玛的所有特工,合力救出了Finch。


耳中不光只有嘈杂的电子音,一股微弱的电流击穿了Root的大脑,她最终倒在废墟上。


 


为了躲避撒玛利亚人的追击,身份千变万化的Root就成了机器重建之后暂时的藏身之地。人工耳蜗给了Root更加接近上帝的机会,也让她在这场战争落幕之后付出巨大代价。


 


Root在第三天醒来之后,先是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她应该只有十岁,却拥有成年女性的声线,这让她起初有些惶恐。


她照着镜子,脑海深处有什么涌出来。


对了汉娜死了,她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女孩,她搬出了德州。她是个顶尖的黑客兼杀手,刚刚才赚了1500万,怎么会在医院里醒来,她不记得她有受伤。


Shaw在门外透过窗户看着病房内的一切,Root的笑和她们初遇的时候一样,充斥着危险又肆无忌惮。


她很快就明白了Root的情况,要比她自己严重很多。


Finch打着石膏,Reese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着,两人出现后,Shaw没多做停留,她见过Root的主治医生,或许她该给他一些专业意见。


Root没打算继续留在医院,除了右耳莫名其妙的听不到声音以外,她不觉得有什么必要留在这。


面对那三个人,她似曾相识,但还是记不起任何事情。她打算走了,离开医院。


这种状态下的Root无牵无挂,肆意而为,毫无底线。让她回归社会,无疑是颗定时炸弹。


Root又被软禁了。


Finch告诉她,现在的她应该是他们的伙伴和战友,他们共同抵御了邪恶势力,保护了整个国家。


但Root嗤之以鼻,她从来不是什么正义之士,伙伴、战友什么的,简直笑话。


Finch的话,她一点不在意,没什么气色的Reese她更是不屑看一眼。


但那个扎着马尾的女人,Root不愿与之对视。她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一定有过什么,但那是什么?!为什么那眼神会让Root感觉到翻心的难受,她的心跳跳的太快了。


监控屏幕发出警报,Shaw第一个冲上去,下意识抚摸上Root的脑侧,她知道那样做Root会好受一些,至少前不久还是。


Root没有躲开,而是玩味的看着Shaw,一边皱着眉头对Shaw说,你一定是喜欢我。


Shaw忍了忍,最终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


Shaw没有否认Root的话,如果这能让Root记起来什么,但她没有,因为那种嘲笑始终没有消失。


之后,Shaw有两周没有出现。


这期间Root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病房内的电子设备经常无缘无故的被损坏,随意倒在地上,而她则是一脸无辜的样子。


 


Root想到了什么,每年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她让Reese给他带样东西。嗯,第十天,Reese恢复的很棒。


Root第一个想起来的人是Reese,当他把那本《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交给Root的时候,Root说了谢谢,但John的确应该找个心理医生。


有些东西有了简单的轮廓,但脑海更深处依旧模糊一片。


好消息还是挺多的。Root不再那么喜怒无常,她开始寻找什么,潜意识里有某些东西开始催生着她新的信仰。


她开始对finch感兴趣起来,尤其当Finch有一次无意中提起交互系统应用的时候。


Root很兴奋终于找到一位和她水平能力差不多的人,当然这说的只是编程并不是杀人能力。


她依旧时不时的开着Reese的玩笑,和Finch进行别人听不懂的高端交流。


少了什么。这感觉让Root很不舒服,她时常感到心慌。


当监控器偶尔发出警报的时候,她再也没看过Shaw急急忙忙的跑向她床边,心里有种强烈的空洞感。


Shaw经常在两位男士短暂探视之后才来,她不进去。


走廊上有一排长椅,她就坐在那,看着屋内的Root。


Root的限制还是没有被解除,她不能出病房。所以她就坐在床上,有时侧躺着。


她们就那样看着彼此,没有一次例外。


Root想要主动记起来什么,Finch和Reese在少得可怜的几次提起Shaw时,都欲言又止,他们似乎不想给Root太大压力。Shaw的神情告诉她,这绝对不是单方面的付出。


 


三周半的时候,Root被带回了安全屋。


更大的好转是从第四周开始的。


通过分析,他们终于对Root的情况有了实质上的了解,这来源于一台电脑。


Finch曾经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程序员,而Root是黑客,他们都是通过代码实现自己价值的人,所以那天Finch满脸期待地拎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出现在安全屋。


Root正在涂着黑色的指甲油,Finch的表情让她略显兴奋。


她飞快的入侵了某大学的聊天室,就像她第一次与Finch接触时一样。


Root记起Finch之后,长久的没有说话,眼里蕴含了一丝悲伤。


Finch却安慰她,说那是机器自己的选择,他作为上帝的创造者,很骄傲机器会为了拯救更多人类选择这种方式,这是唯一能阻止撒玛利亚人的办法。还告诉她,或许他们俩还可以再一次联手,而这次他会或多或少的接受Root的意见。


从安全屋出来,Finch第一时间找到了Shaw,要请她吃一顿上好的牛排。


Shaw没有吃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她回想着Finch刚刚和她说的话。


Root需要一些特殊的事物来激活她的记忆存储,那必须是Root和那人有关键性联系的物品。


Root和Reese最初的关联是汉娜,也就是那本《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Reese找到了Root的儿时玩伴,所以它激活了Root关于Reese的记忆。


而Finch,说起从前,Finch在说话时还有些心有余悸。他们第一次的接触是Root通过聊天室找到他,利用笔记本。


Shaw没有多做思考,她和Root之间的关联太多太多,随便哪样都足够Root记起她。


 


Root的限制被解除,这几天她都乖乖的呆在了安全屋。她在等着一个人,时时刻刻。


她对Shaw还是没有任何记忆,但就是期待见到她。她觉得至少应该道个歉,为了上次的出言不逊。


Shaw提着个某样东西打开大门的时候,Root有些被逗笑了。


Shaw习惯性的翻了个白眼,Root觉得这个小动作可爱极了。


我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爱好。


Root的语气不再带着嘲讽,看着Shaw的眼神温和又具有挑逗性。


这个没用。


Shaw很快得出了结论,她把电熨斗随意放在餐桌上,说是即便Root不想出去,也应该穿的体面一些。


Root笑着,没有拆穿Shaw的谎言。


 


转天,Shaw带来的东西,激起了Root最原始的欲望。


她看着那把泰瑟枪,意识到面前的这人一定对她非常重要,她们无论哪一方面都契合无比。


Shaw留下来吃了晚饭。


Root开始调侃Shaw的吃相,Shaw无所谓的告诉Root她喜欢牛排,还喜欢黄芥末满满的汉堡。


Root当然明白Shaw的意思,她一直觉得自己手艺不错。


这天之后,Shaw开始不再一味的期待Root能记起以前。记起来当然好,但现在这样也不坏。


一个二轴不会过多怀念曾经的美好,反正现在Root还是那个Root,会调戏,能听清她的Root。


Root开始旁若无人的与Shaw调情,Shaw最多回她个白眼,甚至不舍得掉头就走。她偶尔会有想给Root一拳的想法,但每次她都会拖着她回房,在屋里或是床上教训她。


她俩都能感受到,她们之间的化学反应来的快速又迅猛,这和之前没什么不同。


但有件事情Root很在意。


Shaw觉得Root这几天有些心不在焉,无论做什么。所以她决定带Root去射击场。


Root拿枪的样子还是那么火辣,没了上帝模式,准头却不减。


放下枪,Root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


但没过多久,黯淡的神色依旧重新填满Root的目光。


晚上,她们随便叫了点外卖。


Shaw决定要和Root谈谈,不管什么问题,她们一起解决。完全不记得她这件事都没成为她俩之间的障碍,还有什么能将她们阻隔开呢。


Shaw主动去牵Root的手。


而那一刻,Root似被什么电到一般,猛地撤回了手。


没有记忆这件事,还是Root心头的一块心病,她需要记起来,每个人都应该有记忆不是吗。


如果她能记起来,她就该知道Shaw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的意义。她不要别人告诉她那是怎么回事,以前的她一定知道,她们在一起Shaw还不肯摘掉戒指的原因。曾经她接受了,但现在那冰冷的触感,刺眼的光芒都深深刺痛着她。


几天来积累的坏情绪一股脑的涌上来。


Root的样子让Shaw开始心烦意乱,她没见过这样的Root,捂着脸背对着她哭泣,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得让她停下来,她太吵了,哭声让Shaw感到火大,怒气蔓延开来。


Shaw绕过沙发,一把拽住Root的领子,便亲了上去。


在Root没反映过来之前,她下意识的迎合着Shaw,但立马就急急的躲开了。不管Shaw又试了几次。


她被Shaw搂的喘不过气来,便一把推开她。


委屈的泪水依旧啪嗒啪嗒掉下来。


直到被推开的Shaw又重新上前,一拳把她打倒在沙发上,力度控制得很好。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清楚了,过去的每一块记忆碎片正源源不断的灌进Root的脑子里。


还带着泪水的脸庞绽放出狡捷的笑容。


这一次,Root主动牵上Shaw的手,十指紧扣。


早知道是这个,Shaw应该在Root刚醒的那一刻就给她一拳,反正那时候她看上去足够让人讨厌。


她吻去了Root脸上残留的泪水。


Root开始不依不饶地要求Shaw再求一次婚,或者她跟Shaw求婚也行,不过鉴于是Shaw摘走了她的戒指,Shaw可得让她满意为止。


当然,Root满意的第二天都没下来床。


 


明天我们去预订教堂。


为什么不是今天?


Shaw开车载着她的未婚妻,奔驰在纽约街头。


 


曾经有几个无名英雄,他们拯救了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


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因为他们一直行走在黑暗里,但他们从来不是独自一人。




评论

热度(141)

  1. 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2. Ninevcat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