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梳妆

赵子坷2012:

adgjmptw:


女孩子们之间的的小秘密第二弹,换装游戏的后续。 
Root和Shaw共享着一部分秘密,尽管它们看起来无关紧要,但却让两人默契地从不向任何人提起。 
在主页姬的提醒下准备把这个写成一个系列w中心思想大概就是根妹花样调戏大锤一百法(别信)时间点依然是图书馆时期,还处于驯化期的日常。———————————————————————————————

Shaw不得不承认,和Reese那个总爱抢她活儿干的同行相比,有时她更喜欢和Root一起出任务。Root总能给她带来一些在指定任务之外的惊喜,而这些小意外正是Shaw所乐于看见的。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能“享受”和Root待在一起的时光。她想揍她的冲动一点也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淡。 
归根到底,Shaw对这种组队方式的喜爱,也仅限于那些能让她的肾上腺素进一步分泌的“额外任务”罢了。 
 
于是在她回到公寓,举着枪一脚踹开明显有着撬锁痕迹的房门,发现只围着一条浴巾的Root正堂而皇之地坐在她的椅子上时,Shaw立刻产生了一种领地被入侵的不适感。 
 
“Sameen,”注意到Shaw马上要发火的表情,Root站起来,很自然地将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我们有新号码了。” 
“是什么?为什么是你直接来找我?等等……”Shaw甩开她的手,挑起了一边眉毛,这通常是她觉得这事可笑到令人下一秒就会发怒的表现,“你身上围的是我的浴巾?” 
“哦,是的,很高兴你注意到了这一点,”Root语速很快地说完了这句话,然后偏了偏头,低声回复她耳边的声音,“好的,我知道了……Sameen,虽然我很想和你多讨论一会你的浴巾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Shaw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她又一次被Root糊弄过去了,悲哀的是她发现自己居然也开始有些习惯于这种步调,认为一切都能用“好吧,因为她是Root”来做解释。 
 
“所以?我们要去哪?” 
“我们一会儿需要去参加一个晚宴,但是在那之前……”Root侧身向她示意了一下她自带的那台电脑,“我还有一些代码要写,为了节省时间,”她忽然对着Shaw露出了一个半带讨好的笑,“你可以帮我擦干头发吗,Sameen?” 
 
Shaw有些被这个毫不客气的请求震住了,她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Root,而后者正保持着举着一条干毛巾,手臂前伸的动作,“你脑袋出什么问题了让你觉得我会帮你擦头发?” 
“我要打字,腾不出手……”Root状若苦恼地皱了皱眉,“拜托了,Sameen,我会给你一点回报的。” 
 
Shaw望着天花板深吸一口气,嘴唇抿得紧紧的像是在极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半晌,才一把拽过那条被Root坚持不懈地递到她面前的毛巾,动作粗鲁地几乎是把它扔在了Root头上,“坐下!” 
被毛巾盖住头的女人丝毫没有被这种糟糕的待遇惹恼,她晃晃悠悠地坐到电脑前,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到微不可察的弧度。 
 
在这样的距离下Shaw可以闻到Root微湿的卷发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这该死的是她的洗发水的味道!Shaw手上本就不轻的力道在认识到这点以后变得更重了,这引起了一刻不停地敲打着代码的女人手下一个小小的停顿。 
 
“Sameen,”她不那么认真的责怪里带着一丝笑意,“你弄痛我了。” 
Shaw翻了个白眼,故意将她本来柔顺的棕发揉的一团糟,并且用毛巾的尾部不停地扫过Root的前额试图遮挡她的视线。 
 
然后Shaw开始发觉这种行为在Root不进行反击的情况下显得多么幼稚。Root甚至没有发出任何表示抱怨的声音,狭小的房间里一时间只有键盘敲击的规律声响。 
Shaw渐渐放轻了动作,即便这样她也肯定那力气绝对谈不上轻柔。拆惯了枪械的双手在捋过那些棕发时总会不小心扯断几根纤细的发丝,但Root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这让Shaw难得地产生了一点愧疚感。她拢起她披散在脑后的湿发,一点一点地顺着它的走向往发尾处擦拭掉吸附在那上面的水珠,接着又是一轮重复。 
 
Shaw以为她最多只能忍受三十秒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但显然她低估了直到目前为止,她对Root不断提高的容忍度 。
 
她的手在又一次循环开始时无意中触到了Root耳后的一片肌肤,指尖在那处平滑细腻的皮肤上停留了几秒,在即将离开时摸到了一个突兀的伤口。Shaw很快反应过来那是她植入人工耳蜗的部位,准确来说,是因为被主控切除了镫骨而“不得不”进行植入的部位。那个长长的裂口平时隐藏在Root浓密的长卷发之下,这是她第一次有机会这么近地接触到它。Shaw的手指沿着它和旁边皮肤的交界处轻轻划过,一路没入她的鬓角。她不确定在她不自觉地抚摸那个伤口时Root有没有发出一声叹息,她只知道当她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太过亲密的时候,那阵急促而有节奏的咔哒声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很久没有响起过了。 
 
Shaw的目光越过她的头顶想要看看Root对此的反应,这样她才能决定要不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她半途改变了主意,决定抢先一步占据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场谈话中的主导权。 
 
“她在跟你说话吗?”她轻咳了一声之后,尽量放平语气这么说。 
“你刚刚是在跟她交谈吗?”Root迅速地反问,她放在键盘上的手开始随意地敲击起一个轻快的节拍。这个频率和那句问题里模糊的指代没来由地让Shaw感到一阵窘迫,于是她将毛巾扔到一边,踩着重重的步伐远离Root霸占的那块领地,一言不发地宣告她不准备继续进行这件蠢事了。 
 
“Sameen……”Root用她惯用的甜腻嗓音拖长了声音这么喊她,“不准备帮我吹干吗?” 
“想都别想,”Shaw没有半分犹豫地拒绝了,并且在看到她代表请求的湿润眼神之后又以坚定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想都别想!” 
 
 在这样的目光交锋中,Root从她的脸上读到了没有任何妥协余地的暗示,于是她撇了撇嘴角,尽量让自己显得又委屈又无辜,“好吧,”她合上电脑,从座位上站起来往浴室里走,“我们的准备时间不多了,希望我吹好头发的时候你也能把衣服换好。” 
 
Root吹头发的速度并没有比同时需要换衣服和化妆的Shaw快多少,因此当她一切打理妥当,抱着手臂出现在Shaw背后时,Shaw已经在进行最后的步骤了。 
 
她将一头黑发绑成和平常一样的低马尾,然后紧紧地盘成一个髻,把两边的碎发往耳后拨了拨。 
“亲爱的,这样可不行,”旁观了整个过程的Root从背后扶住她的肩膀,这一次对方没有第一时间甩脱她,“这个发型让你看起来太严肃了。”她直接扯松了那个发髻,让那些浓密的黑发打着卷儿柔顺地散在Shaw背后。 
 
“我喜欢你的头发,”Root挑起其中一缕,缠在指尖绕了绕,满意地看到它在她的手上弯曲成一个美丽的弧度,“尤其喜欢它们披下来的样子。” 
 
“你准备为我的头发写一首十四行诗然后再去处理我们的号码是吗?”Shaw不耐烦地劈手夺过被Root攥在手心里的那一束长发,动作粗暴地把它们归拢在一起用手指梳了两下。 
Root挡住了她想要重新绑起头发的手,这一次她用了更大的力气攥住它们,“好了Sam,我说了会给你一点回报的,”她对着镜子里Shaw那张写满了不情愿的脸微笑,“让我帮你。” 
 
她张开十指将指尖没入她的黑发之中,轻柔地按摩着她的发顶,那里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发旋,这个新的发现让Root脸上的笑意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的手指在发根处揉压,而后越界来到了她的耳后,在几乎与她的伤口相同的位置缓缓磨蹭,这让Shaw不得不暗地里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以求忍着不发出舒服的咕哝。 
仿佛是不满足于这一片狭小的区域,Root的手指开始往旁边扩大它的领地。Shaw还没来得及带上耳钉,这让Root揉捏她耳垂的举动变得更加没有阻碍。那里薄薄的皮肤很快在她有些重的搓揉下发热变红,Root的指尖却仍是一如既往地发凉,于是当她开始揉捻她的耳廓时,这样的温差让Shaw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轻轻颤了颤。 
 
“Sam……”Root垂下头凑近了一点,刚被吹得蓬松的棕发也随着这个动作轻抚着Shaw的侧脸,“你刚刚帮我擦头发的时候……是在摸这里吗?”她撅起嘴唇,Shaw能够感觉到Root湿热的吐息很近地缠绕在她耳边,而镜子里看到的景象也旁敲侧击地提醒着她这一点。 
 
她看起来像要亲吻她的耳垂了。 
 
Shaw忍不住这样想,同样控制不住的还有内心深处像一簇火苗一样升腾而起、迸发着微弱喜悦火花的期待。 
 
然而Root忽然直起身子,因为失去呼吸带来的热度,原本应继续升温的皮肤迅速冷却了下来。 
 
Root拿起梳子,挑起她头顶的头发倒梳了几下,然后熟练地为她挽起一个松松的发髻,“这样好多了不是吗?”她语调轻快地说,手上还在不停整理着那些落在脸颊边的碎发,似乎完全无视了Shaw还红着的耳朵和掺杂着怒气的灼热视线。 
 
“Sameen,你得快些,再不走恐怕你就得迟到了。”Root贴心地帮她整了整衣领,附赠了一个抱歉的微笑,“‘她’为我安排了别的任务,John会在会场等你,相信Harold会给你们详细的指示。” 
“那你他妈到底是来干嘛的?!”Shaw回过神来以后的第一句质问被早就走出门外的女人甩在了身后,她敢打赌Root绝对听见了,但她也肯定,就算她现在过去截住她,那个狡猾的女黑客也会以“抱歉我的听力不太好”的借口假装没有。 
 
所以在做了几次毫无平复作用的深呼吸以后,踩着高跟鞋的Shaw一把拿起只装了枪的手包,怒气冲冲地也离开了。 
 
那天的任务完成的十分顺利,当然,如果除去Reese时不时飘过来的诡异目光的话。 
 
“干什么?”在他第十六次用那种眼神看她之后,Shaw终于忍不住没好气地问。 
Reese斟酌了一下措辞,然后缓缓开口,“你的发型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他想了一会儿,补充道:“挺适合你。” 
“闭嘴!”Shaw咬牙切齿地拿鞋跟猛踩了一下他的脚背,“如果不想我拿餐刀捅你一下的话。” 
 
Reese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句听起来本是夸奖的话会让Shaw突然变得比平时还要暴躁数百倍,他瞄了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个活体TNT的搭档,最终明智地选择了保持沉默。 
 
毕竟,女孩子总会有她们的那些小秘密不是吗? 
 
或许他可以问问Finch,Reese这样想。 
远在图书馆里,正一脸忧愁地盯着一个纸箱的的小个子男人猛地打了个喷嚏。 
 
End


评论

热度(100)

  1. 赵子坷2012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我若修花史爱上俩谭(唐)晶 转载了此文字
  4. 爱上俩谭(唐)晶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5.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6. 赵子坷2012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