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闲夏

卡夫卡不卡斯基:

【两个无关号码的午后,时间建立在肖非常不专业地cos专柜售货员期间的休息日】

        这是一个难得的闲暇午后,阳光从天空一路倾泻,毫不吝惜的浇灌着地上的万物。转角的猫大刺刺地躺倒在阶梯上,任凭阳光穿透它的毛发,照射它的躯体,偶尔翻转一下身体,用唾液洗漱自己的脸颊,用爪子抚平弯曲的胡须。直到感受到路面的震动,才眯着眼睛警觉地盯着前方,迅速站了起来,犹豫了片刻后仓皇逃离,躲在路边的草丛里敌意地盯着惊扰它的人类。

        13点01分11秒,转角监控捕捉到一个扎着马尾的黑发女子慢吞吞地走在路上,手里面的冰棒已经吃掉了2/3,经过快速判断该名女子是化妆品专柜上班的普通百姓后,镜头没有再跟着继续转动。

        Shaw随意地走进这个小道,除去Finch的任务和愚蠢的化妆品专柜工作,她只是一个身上时刻揣着枪支藏着匕首的无业游民。这番形容听起来有点不妙,毕竟大多数符合这特征的人不是在局子里就是在准备进局子的路上。但是Shaw目前只想顺着这条路走到前面公园的长椅上休息一会再去吃点东西,成为一个看上去拥有正常生活的女孩。正是因为监视无处不在,所以Finch建议她应该符合目前平常百姓的生活,时不时上街走走逛逛,当一个‘普通’的纽约市民。

        但是前方似乎过于热闹,Shaw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如果人数超过她的预期,就算是家庭的草坪聚会,也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她不喜欢麻烦,而人多的地方麻烦经常不请自来。Shaw啃光了冰棒后叼着棍子踟蹰不前,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

      “喵嗷——”

        不知何时脚后竟然蹲了只纯黑色的猫,被Shaw一个转身踩到尾巴,唰地窜到树边对着Shaw呲牙咧嘴地吼叫,拱起身子炸着毛,显然是气急败坏的样子。Shaw有些莫名其妙,这只猫从哪里蹿出来的,又怎会跑到她的脚边。

      “它本来想亲近你来着,没想到被你反身踩了一脚,觉得受到了欺骗,Hey,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前些日子买过你口红的Anne。”

        一听到这声音,Shaw的表情也变了变,眉毛不受控制地抖动了几下。

        Anne,这名字她当然不记得,就像是其他无所谓的名字一样,过眼云烟罢了。

      “姓名:Anne Black

        年龄:32

        婚姻:未婚

        职业:网络作家

        无关号码,13时03分32秒,安全。”  摄像头迅速扫描身份。

        Shaw下意识地咬了咬还含在嘴里的冰棒棍子,一脸烦死你了的表情转过身,两眼直直地刺进前方女人的眼睛。要说目光能具体话的话,那Shaw的就是直线箭头型,而那女人的目光却是藤蔓似的,顺着直线缠绵而上,迅速在对方的眼里扎根发芽,看的人心头刺痛牙尖痒痒。

      “哦,Anne.”

        Shaw借着翻白眼的劲才甩开这缠人的攻势,简单地喊了对方的化名后就不说话了,她话本来就不多。

        网络作家笑眯眯地走近,走近,再走近,近到双方都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气味为止。Anne脖子衣领的香水味和Shaw衣服裤子上的洗衣粉味,Anne头发的香波味和Shaw嘴巴的冰棒味。Shaw诧异地看着Anne抬起手捏住棍子——Shaw还叼在嘴里。明明知道她是想抽出来,但是Shaw却下意识地咬住了,这就造成了现场极其尴尬的气氛,更别提马路旁还有一只肥猫在一个劲地叫唤引人注目。虽然这条路来往的人不算多,但是偶尔路过的人都会把目光撇在两个人的身上,再一脸了解到暧昧信息后窃笑着离开。

      “放轻松Shaw,我只想帮你的忙而已。”棕色卷发的女人在阳光下笑的像教堂壁画上散着神圣光芒的天使。而Shaw却知道这个女人内心是长着角的邪恶的魔鬼,算了,还是堕落天使更好听。

        Shaw放松了肌肉任由对方从她嘴中抽出冰棒棍子,看着她皱眉盯着棍子上的深深的牙齿痕迹,“停下你愚蠢的猜测,我不吃木头。”Shaw蹲了下来试图安抚受伤的黑猫,但是这个动作却更加刺激到猫咪,它跳到树上去了。

        Anne回到Shaw的身边后,也学着她的样子蹲了下来,静静地待了一会后才凑到Shaw的耳边说 “你知道吗,喜欢咬吸管之类的东西的人有很强的sexual desire......”Shaw的耳朵嗡的一下炸开,她揪着root衣领迅速站了起来。

      “Root!”她压低了声音咆哮,听起来就像是虚张声势的猎狗。

        Root无辜地吸着手里的饮料,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杯罐装咖啡,显然她刚才顺便去自动饮料机那里取了两罐饮品,当root轻巧地放开嘴里的吸管后,它便蹦到两个人之间在易拉罐里轻轻地摇晃。

     “我指的可不是你,Sweetie。”

        Shaw傻傻的看着吸管上的齿痕,一脸别扭地放开了Root。“你怎么会在这里,上帝也懂合同法让员工休假?”Shaw确实很擅长解决对她不利的局面,她迅速找到切入点转移话题。这句话并不是怒气冲冲地责问Root怎会突然出现,更像是一句愤愤不平的抱怨。最近一次见到Root,已经上个月末的事情了,她化名为这个Anne什么的来店里买口红,在Shaw装模作样地推荐一款牌子后,Root并没有听取她的意见,随手拿了几只就走,留下Shaw站在原地盯着Root的背影横眉竖眼。

        尽管经理说那几只是全场最贵的口红系列,而那也顺利地挽救了Shaw的营业额,使她从快要被辞退的危机中解救出来,并获得了一小笔奖金,所以看在牛排的份上,Shaw原谅了这个女人的粗鲁行为。

      “呵”Root递给Shaw咖啡后,用冰凉的还带着水渍的手摸了摸脸颊。“大概是员工福利时间吧,我凑巧做完工作,她就喊我用这个名字过来了。”

      “你知道的,一般用过的名字是不会再出现了,那样风险系数太大。”Root眯着眼睛盯着树上已经停止叫唤而是伸着懒腰用爪子折磨树皮的肥猫,“但是上次纯粹是为了解救你的事业而去,这个名字也就不怎么危险。”

        抿起嘴唇是Shaw表示不满的信号,但Shaw并没有出口反驳与讽刺,她是打着因为销售能力问题而被狠心的老板辞退的小心思,然后再换一个和John差不多,至少可以摸摸枪支的职业。

        “不过很可惜,我们能用这个名字接触的机会不多了。”Root叹着气,轻轻地拨开散落在额前的发丝,她蹲回去,用啾啾的声音召唤着猫咪。

        Shaw沉默着,一言不发地又跟着蹲了下去。

        猫似乎觉得树下的两个人已经不再构成威胁,它轻飘飘地从树干上爬下,优雅地翘着尾巴昂头从Shaw身边经过,亲密地绕着Root的小腿,用柔软的身体上下蹭起来。

        “Shaw,好好干着这份工作,我不能总去店里帮你。”小心翼翼的带着略微颤抖的祈求,Shaw侧头看着身边低着脑袋的女人,头发从耳后跑出遮挡住了脸部只露出小巧的鼻尖,“别说这样的蠢话,显得我好无能似的。”Shaw收回视线后瓮声瓮气地做出回应。Root抬起头,表情似乎有些惊讶,或许是因为做好了承受怒火的准备,这态度相比之下就像一汪春水,涟漪柔柔地晕开。

        猫咪突然叫了一声,也许是回想起之前的经历,它又迅速地抛开两人,迈着四只短腿飞快地躲进草丛。

        “想去我家玩玩么?”Root站起身,提高声线向Shaw眨着眼睛发出邀请。Shaw错愕地抬头,迎上Root略带深意的目光,她有些想答应了,但是在克制住内心冒出的火光后,她站起来冷着脸拒绝了。

        “好吧,很高兴在这里遇见到你,感谢上帝的安排,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而那时,你能答应我的邀请。”Root连贯地说出让Shaw莫名其妙的话,就像事先猜到Shaw要说什么似的,她伸出手做出要握手说再见的样子。

        Shaw迅速地,握了上去。

        没想到的是,Root顺势拉过Shaw,借着贴面礼的机会,Shaw听到Root在耳边低语“再见,Sameen,我们不能接触太久。”“毕竟你拒绝了我的邀请。”

        看着Root抛下一个飞吻依依不舍地离开后,Shaw走到树下慢慢展开手掌。

      “逊。”

        Shaw看着手中易拉罐做成的‘戒指’,弯起嘴角。

        13时14点21秒,街角的监视器里显示:百货商店的售货员小姐拒绝了偶遇的对其有特殊意思的顾客,顾客在遭到拒绝后,爽快地离开未做纠缠,售货员小姐在树下待了片刻后心情愉悦地离去。两人嫌疑上升,开启调查,Anne Black记录消失,售货员嫌疑解除,无关号码,无关号码......


评论

热度(79)

  1. 卡夫卡不卡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卡夫卡不卡斯基 转载了此文字
  3. 慕溪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