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机器人,猜想,与验证

POI百合病社:

翠:

这次真的不掺玻璃渣了23333333信我【。

  

时间点在317之后的图书馆时期,Shaw有一个荒唐的猜想,她急需一个契机来验证她的猜想,于是这是一个武力派二轴达成实验论证的简单粗暴案例……请大家不要学她【。

  

————————————————————————————————

  

Shaw有过一个猜想。

  

她觉得,Root也许是个机器人。

  

 

  

这听起来有些愚蠢,但Shaw敢发誓这绝不是她毫无根据的臆想或是一个白日梦什么的——尽管与此同时,Shaw自己也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想法听起来有多么的不合理——毕竟她是真的见过Root中弹受伤的,而机器人不会流血。

  

它们大概只会漏机油。

  

诚然,Shaw十分肯定当她一拳挥在Root脸上时击中的并不是什么合金板材,Control的子弹和手术刀也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但这些都无法阻止这个念头在她的心里迅速地生根发芽。

  

而一旦有了这样的怀疑,在Shaw眼里,Root的一切行为举止都开始渐渐地往这个猜想上靠拢。

  

比如她甜蜜地微笑时,嘴角扬起的弧度总是那么刚好;偶尔几次不经意的碰擦间,她垂在身侧的手指总是带着相比较Shaw而言过于冰冷的凉意;更不用提在那个机器上帝的帮助之下,Root堪称艺术的射击精准度、危急情况下恰到好处的出场时机,还有那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的神秘预言者姿态。这些无疑都为Shaw的猜测提供了一个又一个有力的佐证,她甚至开始认为,也许“模拟界面”这个单词就代表着它的字面含义,而不是一个在功能上的比喻。

  

虽然现在的Shaw可以列出无数个她觉得“Root是个机器人”的理由,但最初,她的猜想其实只来源于一点——Root从没有在她面前吃过正餐。

  

 

  

她确实目睹了棕发女人在非法入侵CIA安全屋后,坐在桌子上优哉游哉地啃完了大半个苹果的全过程。Root被软禁在图书馆时,她也曾亲眼看见过对方喝下Finch送去的一杯热红茶,而那杯热饮并没有让Root冒着烟故障。甚至在那一次“好心”的窗台投喂之后,有好几次任务时Shaw都会注意到Root敞开的外套内袋里装着的能量棒。这让她的猜测一度有了些许动摇——机器人可不需要能量棒充饥。

  

但假如Root不吃的话,口袋里又干嘛总是装着它呢?

  

于是Shaw的论证在这里断了线索。她只能将这个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合逻辑的猜想深埋在心底,带着一丝侥幸期望着它也许终有被验证的一天。

  

而这样的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在一次看似普通实则危机四伏的任务中,她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敌方的包围圈中撕扯开一个缺口。身后紧跟着的追兵在她们逃入一间废弃的实验室之后不死心地引爆了建筑物四周的炸弹,爆炸带来的剧烈震荡让本就不怎么牢固的承重墙瞬间坍塌,她们还没来得及从逃出生天的余韵中恢复过来,转眼就又陷入了被困的境地。

  

Shaw在门板和天花板之间形成的三角区域艰难地转了个身,确认了Root正安然无恙地站在她身边后,便开始一寸一寸地摸索着倒塌的墙体,试图找出一个安全的突破口。

  

Root耳中的上帝似乎给她下达了一个等待救援的指示,她看见她松开了一直紧握着枪柄、指节上多处擦伤的手,有些脱力地靠在碎石堆上,小小地舒了一口气。

  

“所以现在我们是要等Reese开着挖掘机把我们从地底下挖出来么?”多次尝试未果后,Shaw学着Root的样子原地坐下,恶声恶气地开了一个不怎么合适的玩笑。

  

“‘她’会有安排的,Sameen,”Root神色从容地在狭窄的空间里舒展开她的双腿,她侧耳聆听耳机里的声音时那种旁若无人的神态让Shaw心里那个不成熟的猜想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我们只需要等待。”

  

“希望你的上帝不会让我们等到变成出土文物被抬进博物馆的那一天。”Shaw翻了个白眼,尽力不去想Root的口吻让她听起来有多像一个被设定好了应答程序的机器人,“或者也许在我们饿死在这里之前,你的机器可以好心地提供一些帮助?”

  

“那不是我的机器,”Root语气认真地纠正道,在得到Shaw一个无所谓的耸肩之后无奈地皱了皱鼻子,“但是如果你真的饿了的话……”她从口袋里变戏法一样地抽出一只包装完整的能量棒,“我想这个足够撑到我们出去了。”

  

Shaw的眼睛亮了亮,但随后就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拿过食物的手迟疑了一下。

  

她们的任务始于清晨,而此刻已是黄昏,Shaw估算。这期间Root只在午餐时喝了一杯加大的冰咖啡,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能验证她是不是真的需要吃东西这件事了。

  

绝佳的时机。

  

Shaw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她把原本已经紧攥在手里的能量棒递回了Root面前,而对方只是看着她的动作,困惑地眨了眨眼。

  

“……你中午没吃东西。”Shaw艰难地为自己的反常举动做出说明,Root愣了一下,一个堪称恍然大悟的表情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脸上。Shaw很快意识到对方也许误解了什么,她有些恼怒地把能量棒扔在了她脚边,语气生硬地解释,“我是说,你难道不需要这些吗?食物之类的?”

  

“噢,Sameen……”Root发出了一声饱含喜悦的叹息,她捡起能量棒,动作轻柔地掰开Shaw松松握成拳的手指把它塞了进去,“虽然我很高兴你的关心……但是亲爱的,我确实不需要它。”

  

“……随便你吧。”Shaw咕哝着一把扯开了能量棒的包装纸,她敢肯定Root绝对误会了什么,但她可不想像以往的许多次那样把事情越描越黑。

  

永远不要过度解释。

  

这是她在和Root的无数次交锋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

  


  

Shaw一口咬下半根能量棒,Root就在她身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小巧的手枪。她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看,看上去完全没有被Shaw故意发出的咀嚼声所影响,她修长的双腿无意识地晃来晃去,脚尖碰撞在一起,又很快地分开。

  

这样生动的细节不可能出现在一个机器人身上,Shaw不禁皱眉,然而这还是没能从根本上推翻她的猜想——Root甚至没有对“进食”这个举动表现出任何一丝渴望。

  

也许她的程序里确实写入了“无聊”和“娱乐”这两项代码也不一定,Shaw不由得这样想。

  


  

沉浸在自己的猜想中反复挣扎的过程是漫长的,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这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她被困在地底等待的恼怒情绪。两个小时过后,她们终于等来了救援。Shaw看着Root装作体力不支地被搜救队搀扶出去,她很显然完美地扮演了一名惊魂未定的普通市民:她的眼睛里闪着水光,向医护人员道谢时声音里还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

  

Shaw见识过Root精湛的演技,而此时此刻她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将这一条也列入“Root机器人的自带程序”清单里了。

  

他们一定不知道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几个小时前才将十几个人的膝盖射了个对穿,Shaw不耐烦地拽过Root的手臂,压下心底泛起的古怪感,强行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她迫使自己去想那些让她们陷入窘境的杂碎,这起了些作用,她的思绪顷刻之间就被转移到如何将子弹送进那些杂碎的身体里了。

  

仿佛看穿了她在想些什么一样,Root任由Shaw拉扯着她离开爆炸现场,却没有跟上她越来越快的脚步,只是不紧不慢地坠在她身后,直到Shaw也被她带的停了下来,“Sameen,我能理解你急切的心情,不过,现在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

  

Shaw不认为有什么事能比及时的复仇更重要了,她猛地回过头,满腔的怒火却在正对上Root的无辜眼神时无声无息地消减了大半。她忽然意识到Root纤细的手腕还被她牢牢地攥在手里,隔着薄薄一件衬衫散发着微热的温度。医护人员为Root披上的毯子早已在拉扯间不知去向,她搭在那里的手指感受到了Root暴露在袖口外的苍白皮肤下血管微弱的跳动,Shaw忽然有些讶异她之前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当然,她知道Root不太可能真的是一个由一串数字和字母组成的机器,正如她从一开始就清楚这个猜想既愚蠢又站不住脚,像个五岁孩童的拙劣谎言。然而Root身上那些与The Machine紧密相连的部分总是勾引着她克制不住地去想,也许她真的是也说不准呢?

  

毕竟她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神秘而又不真实。

  

那样特别。

  

然而机器人是不会有脉搏的。

  

 

  

被紧抓着手腕的女人把Shaw的愣神当做了无声的对峙,她叹了口气,尽量想让自己表现地更有说服力一些——她知道眼前这个人并不容易妥协。

  

“Sameen,我……”她酝酿好了满腹强有力的说辞,第二个单词的尾音落下,一个突兀的“咕噜”声却突然以一个不容忽视的姿态强硬地插入了她们之间。

  

从Root的胃里传来。

  


  

“你是不是……”Shaw惊讶地发现Root脸上闪过了一丝窘迫——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用这个词来形容Root,但是……没错,窘迫,她可以确定Root现在的表情十分得窘迫。虽然对方在这之后强装镇定地撩了撩卷发试图掩饰她的不自在,但Shaw良好的观察力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瞬间。

  

Root似乎也很清楚这样的遮掩有些徒劳,然而她还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语速选择否认,“不,我只是……”

  

第二声“咕噜”清晰地响了起来。

  


  

“……好吧……”她深吸一口气,不到一秒钟就沮丧地决定放弃坚持,有些泄气地默认了Shaw的疑问。

  

这反倒让Shaw未出口的嘲笑全数咽了回去,她瞪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回她自己的声音,“我以为你不需要吃东西。”

  

Shaw尽力想让话语中的嘲讽意味降到最低——毕竟Root现在看上去前所未有的尴尬,然而她的话显然还是刺痛了沮丧的“机器人”小姐,“噢亲爱的,你以为我是个只需要在晚上插上电线充满电就好了的机器人吗?”Root语速极快地回答。

  

“不,你当然不是……”Shaw莫名感到了一丝心虚,而这通常只发生在她违背Finch的指令随意使用热兵器之后。

  

她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关于“安慰”这一词条的信息,然而Root却很快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她撅起嘴唇,坦然地直视着Shaw的双眼,“我饿了。”

  

她高声宣布,用着些许委屈和撒娇的可怜音调。

  


  

天知道她是怎样迅速地切换回了原来的模样,Shaw底气不足地瞪了Root一眼,终于在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之后假装怒气冲冲地走到街角的流动摊位上为她买了一份三明治。

  

 

  

至少她现在可以肯定Root的的确确不是一个机器人了。

  

机器人可不需要进食。

  

而且机器人也不会把酱料沾到自己的鼻尖上。

  

Shaw看着Root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小口小口地啃咬三明治,有些好笑地这样想。

  


  

End

 

评论

热度(95)

  1. 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JasmineZ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