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Sugar and Lipstick

Mors吃了个木瓜:



Shaw无意发现Root似乎挺喜欢吃糖。而且每天吃的还是不同口味的糖。
并且她发现Root多了一支口红,看得出来她很喜欢。
哦,这他妈就一定是什么黑客特有的奇怪候群症了吧。她想。


Shaw和Root同居了。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居”,但她们确实住在一起了。
号码住在一个小镇,她们得装成一对结婚不久的伴侣,成为他的新邻居,这样才能长时间监视他。
房子不错。Shaw对这点无可否认。但每当她处理完些蠢货犯下的傻事而兴致颇高的快步走回房子时,Root都会从楼顶上探出个脑袋笑嘻嘻的和她打着招呼。
那个女人过得可真是清闲,Shaw扁了扁嘴。
Shaw长时间不呆在房子里,所以两人能促膝长谈的契机少得可怜。而黑客小姐也仿佛是在Shaw进家门的前十分钟才回来,早早的生好壁炉,备好Shaw最喜欢的曲奇饼。
那样就可以在Shaw进门时懒懒倚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带着狡黠的笑容探身拿着曲奇饼往嘴里小小抿一口,把剩下的大部分充满奶香味和葡萄干甘甜的饼干亲自喂到特工嘴里。
Shaw热得难受,但她还是拿走了盘子里剩下的曲奇饼,提醒着Root少看些手机,并把火焰弄得淡一些。
“你可别把房子烧着了。”
Shaw顺手抽出一本健身杂志塞进Root的手里。
黑客苦恼的想了想,又抬起头望了望Shaw,给她一个比曲奇饼还更甜的笑容。
“Sweetie,我们都是大人了。”
Shaw翻着白眼,看着Root的指尖滑过杂志的一页页。
“哦亲爱的,”黑客正了正音色,指了指某页上穿着性感爆棚的泳装模特,“个人认为,你身材比她好多了。”
Shaw忍着一拳揍翻她的冲动,揣着心爱的曲奇饼向楼上走去。
Root最后看了她一眼。她的笑揉在跳跃着,散发着温暖与舒适气息的火焰里。

停电了。而且外面的雨下得挺大。
Shaw揉了揉眼睛,将手机关上甩到沙发的另一边,看向了黑暗中坐在窗前小台子上的Root。
黑客背对着她,斜倚在小台子上,手指在染着水雾的玻璃上轻轻勾画着,使指尖也带上抹晶亮。
她竖起耳朵听着Root指尖滑过玻璃传来的轻响。
很快她便看到Root在窗子上留下一串代码,并将脸凑近了玻璃。
很快的,Root转过头来,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腮帮子微微鼓起,眼睛微闪。
难道那个疯女人在舔窗户?Shaw摇了摇头,她将外衣往身上裹了裹,有些疲惫的靠在了沙发柔软的靠背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Shaw.”Root轻声叫着她。
“想吃点糖吗?”Root转过头来,把一个小罐子扔到了沙发上。最终罐子颤颤巍巍的滚到了Shaw的手边,里面闪着光的水果糖叮叮咚咚的响着。
Shaw咽了咽口水。她微眯着眼睛,打开盖子,直接往嘴里倒了两三粒。
也许这不算是纯粹的甜味,带上一些酸涩。但这些味觉掺进了橙子汁的浓郁中,也许还带着椰果的她最喜欢的那种独特香味,而糖里似乎还加了鲜奶,使她尝到了Root烤的小饼干上点缀的奶油那样的味道。
大概是因为Root带着些许水气的手伸进罐子拿糖,大部分酸涩都被冲淡了,揉进去让她琢磨不清的还有Root身上的那股淡淡的香味。
她的舌尖轻轻搅动着糖,清甜而有些冰凉的糖浆像是紧贴着耳朵一样滑入了喉咙,让她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很小的弧度。
而当她睁开眼时,黑暗中一张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的面庞凑到了她的面前。她皱了皱眉看着Root微翘的鼻尖,又抬头看了看Root闪着小丝蜜色光像水果糖一样水润的眼睛。
“感觉如何?”黑客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她的手搭上了Shaw的肩膀。
“不错。”Shaw翻了个白眼,又忍不住将几颗糖倒在手心,然后扔进了嘴里。
接着她看见黑客微微低着头,头发垂下,发丝拂过她的面颊。接着Root抬起手指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唇,然后舌尖扫过冰凉的指甲,向Shaw眨着眼。
“不打算喂我?”
黑客的声音低低的,有些哑,暗示着。
Shaw抽了抽眉角,又重新拿出一颗水果糖,绕过Root搭在肩头的手,将糖放到Root的面前。
Root从善如流的凑上前叼走了那颗看起来像是菠萝味的糖果,抬起手摸了摸Shaw的耳后。
将整块糖浸入温热湿润的唇腔间后,她凑近Shaw,快速的在她嘴唇上轻轻一啄然后撤离嘴唇,若无其事的往旁边沙发上一坐。
黑客回头看了眼Shaw,用那双带着雾气的大眼睛无辜的看了特工一眼,抛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小姐,你该运动运动了。”Shaw努力看着糖果罐子上的热量标识,又将视线转向了Root。
回答她的只是砸落到窗户上雨滴的轻响。
黑客歪着脑袋靠在沙发靠垫上,呼吸渐渐均匀了下来。她鼻尖的剪影在窗户上跳跃着,狭长微翘的睫毛时不时闪动着,带起黑夜里不易察觉的微光。
睡着了?
Shaw爬起来给她找了条毯子。
但当她给黑客掖好毯子时,她看到梦里的Root对她咧开嘴傻傻一笑。
Shaw顿了顿。她凑上去亲了亲Root的眼角。
雨夜里十分容易入眠,Shaw舔了舔嘴唇,寻着Root带有的果香。她摸索着燃起了壁炉,在离Root不远处躺下了。
热度一点点感染着带着凉意的皮肤,她感到心跳声更加清晰了。
口中淡淡的奶香味,水果酸涩与甘甜一齐迸了出来,还有黑客的味道,揉进了火焰在墙上留下的浅淡剪影,揉进了屋外的雨水里。
一切都仿佛有温度起来。

Shaw醒来时,天已经放晴,而自己身上多了条毯子。
Root看样子已经不在了。她抓过放在一旁的外衣,走到门口扶着墙换好靴子,才走出门。
家门口放着一个用彩纸包好的小盒子。Shaw皱了皱眉,将盒子拿起。她把拉花扯下,又剥去了壳子,接着她看到了用花花绿绿糖衣包裹着的几颗糖果。
还有留有Root字迹的纸条。
“我确信你会喜欢这个东西。好好享受,Sameen~”
Shaw耸了耸肩。她习惯性的将所有糖果的糖衣剥开之后,把所有糖全数塞进了嘴里。
接着伟大的特工脸色变得无比抽搐起来。
Root给她的,是酸溜溜糖。还他妈是最酸的那种。
住在隔壁的号码在花园里除草,他看到Shaw,举起手打了个招呼。
Shaw感觉眼泪都要飙出来了。她肯定不能抛弃尊严把它们全都吐出来吧。但特工小姐还是礼貌的无比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进了家门,将那扇可怜的门嘭得一声甩上。
倒霉黑客。她感觉那股麻痹的感觉从舌尖传到脚跟,自己像是从千万米的高空坠下,每一根神经都在被拉扯着,扭结着。
Shaw暗自咒骂着Root,一边死命的和嘴里的那些恶魔纠缠着。
是的,黑客应景的出现了。她手里提着的两杯焦糖玛奇朵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而另一只手则提着小店里的招牌抹茶慕斯蛋糕。
Shaw这个时候就更想骂人了。她的胃开始抽搐,配合上那股要冲破脑门的酸意。她瞪了Root一眼。
当Root看到Shaw这种样子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放下手中的袋子,靠近了小个子特工,然后径直将Shaw拉到了怀里。
“Sweetie,我想我们还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Root的手搭在了Shaw肩上,然后就往Shaw的唇上凑去了。她微微侧着脸,将舌头探入Shaw的唇腔里。

Shaw感觉那股酸涩味不是那么严重了。黑客吮着她的唇,竟然让她想到了水果糖的果香。
然后她将手放到Root身后,坏心眼的掐了掐Root的腰,又将手移到了她的臀部。
Root吃痛呼了一声,手往后摸索着,寻找着Shaw的指尖。
“我道歉,看来是真的酸。”
Root唇边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她随即又补上了一个吻。
Root从包里掏出了个巧克力,撕开后掰了一大半递给Shaw,将剩下的一小块塞进自己嘴里。
“你好歹也能有点诚意么?”
Shaw坏笑着。
她吞下一口巧克力。
“哦……那我们可以晚上解决。”
Root似是苦恼的想了想,得到了个相对合理的答案。
Shaw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看了Root一眼,从袋子里拿出咖啡,又拿出了抹茶慕斯蛋糕。
“说真的,”Shaw感到那股甜腻的味道,不管是巧克力的,抹茶的,还是Root的味道再次占据了唇腔中的大多数,“Root,你得多运动了。”
“对此我毫无异议。”
Root狡黠的笑着,一边向Shaw抛去一个加大号的笑容。

自从接受上次意料之外的酸溜溜糖挑战后,Shaw对接受Root的礼物明显谨慎多了。
虽然那天的彩虹糖夹心巧克力豆很是不错,但她还是克制的只吃了三瓶。也许Root带回来的手工自制奶糖也很不错,但她最喜欢的还是芒果味的小熊软糖,或者可乐味的。
可是黑客一天换一种糖吃的同时,她似乎有了新癖好。
Root每天有事没事的就拿出一只新口红来爱不释手的翻来看去。这很奇怪。Shaw想。没有东西能比机器更吸引这个黑客了吧。
特工违心的想着,心不在焉的走在Root旁边。
她们正在超市里闲逛着,而她们的号码正好也在这儿。
当走过食物货架的时候,Root放慢了脚步,笑着看着Shaw将零食扔进购物车里。
然后当她看到Shaw拿起两瓶儿童牛奶放进车子里时,她内心大概是懵逼了一两秒。
“Sweetie,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Root转头看着Shaw,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
Shaw没有避开,她挑了挑眉。
“那是你太没生活情趣了。你该多出去走走,了解下有什么吃的。”
Root歪了歪脑袋。
“你知道不就够了,我还等着回去尝尝你的儿童牛奶呢。”
黑客拖着小丝长长的向上翘的尾音。
Shaw翻了个白眼。不过这么说也没错。

号码是来抢劫超市的。还有他打算杀死经理,哦,他们之间曾经处得可不愉快。
当最后Root缓步走向号码时,一边掏出那只口红,一边带着浅笑,下一秒就把口红按到号码脖子上的蜜汁情景出现时,Shaw大概愣了几秒。
一只口红电击枪。
比起机器和电脑,电击枪大概也是黑客的爱好之一吧。
当然还有电熨斗。
Root走向她,扬了扬手中的口红电击枪。
“嘿,Sameen,还想怀怀旧,给我涂个口红么?”
不想。一点都不想。
Shaw在心里回答着。

任务结束。
Shaw在自己原来的公寓门口发现了一个小包裹。
她拆开了。
几颗酸溜溜糖,还有水果糖。
最后是那个口红电击器。
接着一张字条,署名Root。

Shaw无奈的笑着,她的指尖轻轻摩挲过Root的名字。
“我的小熊软糖呢?”
在城市另一边的女人窝在沙发上,给Shaw一个短信。
“一个吻换一颗软糖,成交么?”

“想得美。”
Shaw翻了个白眼。
而她的短信却是。
“成交。”


END


评论

热度(216)

  1. morss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