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Much Ado about Nothing(上)

Jungle-J:

(一)
Shaw今天很烦躁。

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和之前做过的无数个任务一样。她负责出外勤打打杀杀突突人,另一个女人就待在随便什么地方,一般是咖啡厅,一边享受生活,一边给她下指令。
但是今天的对手突然来了后援,而且由于发生的话太过偶然,连Root都始料未及。
Shaw腹背受敌,危在旦夕之时,有人从黑暗里放出两枪,把一个正瞄准Shaw的枪手打趴在地。
“你打算怎么解释——”Shaw的话在她对上高个西装男的目光时,戛然而止。
“Hi,Shaw,我听说你遇到麻烦。”Reese歪了歪脑袋,露出无辜的小眼神,“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嗯,真是特别。”
Shaw翻了一个白眼,气嘟嘟地转身离开。
Reese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说:“Finch,如果没人指点,Shaw这个性可是找不到对象的啊。”

“你在哪儿?”Shaw问。
“我在餐厅,就我们上礼拜去过的那家。”Root说。
“等等,”Shaw说,“你是说你在我去玩命的时候,自己去了那家菲力牛排的味道好过sex的餐厅?”
“这是你我的分工不是嘛,别这么多怨言,Sam~”Root轻描淡写地说,“再说,我觉得那家的菲力牛排也没有那么棒,如果是和你的sex,它一定比不上~”
“嘁——”Shaw发出不屑的声音,“反正我是不打算和你发生什么关系,和你的sex一定是个噩梦。”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Root的语调上扬,充满挑逗意味。
Shaw不打算接她的话,她说:“为什么刚才Reese来救我?”
“因为你快死了啊。”Root轻松地说。
“我是说为什么是Reese,你怎么不来?”
“原来你是想我来后援啊,你真甜,Sam~”
Shaw的白眼已经停不下来了:“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你不能保证我这个执行人的安全,我为什么还要和你组队呢?”
“面对危险是你的工作,Sam。”Root难得严肃了起来。
“那我或许还是和那俩老男人组队比较好。至少挂掉的几率会小一点。”
“你这么说我很难过。”Root低沉地说,“你应该相信我。”
“我相信你,可是你却只是在餐厅享受牛排——这实在是超过了限度。”一想到牛排,Shaw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想你可能需要找一个新的执行人。”
“。。。你知道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你需要一个愿意为你送死的人,抱歉我不是。”Shaw掐掉了和Root的对话线路。

她感到很烦躁。

等等,那是什么。她看到小巷中霓虹灯闪着光。
Shaw向着光亮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身,一枪把监视器打得粉碎。



(二)
话说这天之后,Shaw再也没见过Root,也没有听见过她的消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想。不过是无聊了一些。
但这无聊几乎要把她逼疯。
想要做任务,想要拿枪突突人,居然还想要听到她的指令——Shaw觉得自己应该已经疯了,还疯得不轻。

无聊的时光只有与美食为伴,但一个人的菲力牛排也失去了往日的鲜嫩。貌似还是sex好啊。Shaw第一次觉得牛排的味道不怎么样。
放下刀叉,她往后倒在座椅里,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天花板有些开裂,脏兮兮的,令人生厌。
身后座位是一对中年夫妇,两个人正在争吵。男人的声音很粗鄙,像卖肉的屠夫,好像还能滴出血般的肮脏。女人的声音很尖细,像是那种站在路边插着腰大骂的泼妇的标准嗓音。
那些家长里短,Shaw根本没有兴趣听。她带上耳机,想要屏蔽掉一些声响。但是完全没用。
要是耳机里有点声音就好啦。

犹豫了一下,Shaw打开了窃听器。
耳机里传来Reese和Finch的声音。

或许这是一个不错的饭后节目,Shaw想着,至少午后时光不会有什么限制级的情节。
她永远难忘自己有天晚上不小心摁错,结果就偷听到了老男人们的午夜节目。。。从此她就难以直视这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了。

“Finch,我觉得这是行不通的。”Reese低沉地说。
“有什么行不通?”
“我觉得Shaw她实在是——情商太低了。”

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Shaw感到很困惑。这俩老男人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知道的,Mr.Reese,Ms.Shaw她有人格障碍,感情确失。她对于一些情感的感知是十分缓慢的。”
“是啊,那Root她也应该知道这一点,知道这样是行不通的。”

怎么回事,这话题里还有那女人。。。Shaw更加困惑了。

“Ms.Groves的兴趣就是挑战各种看似不可能的事件,她似乎很以此为乐。或许她想要和Shaw一起就是这个原因——她知道Shaw是个很难掌控的对象。”
“可是她如果一直不说,Shaw怎么会知道她的心意呢?”Reese低沉地说。
“你确定她真的对Ms.Shaw有那种意思吗?”
“你不知道她请求我去支援Shaw的那种语气,似乎Shaw少了一根汗毛她就会杀了我似的。”
“她们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Finch顿了一下,“从你的语气来讲,Ms.Groves貌似真的爱上Ms.Shaw了。”
“不是貌似,Finch,是确实。”

牛排凉了半截。Shaw却觉得全身烫得要命。血液在血管里沸腾。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她明明听得一清二楚,却不愿意相信。

“你是说,Ms.Groves在疯狂地爱着Ms.Shaw?”Finch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虽然很不可思议,”Reese无奈地说,“但是这是事实。就算她不在Shaw面前展示出来,我也可以感受到。”
“可是——Ms.Shaw是不可能爱上别人的——”
“这或许就是这段关系的尴尬之处了,Root不会坦白的,她知道Shaw不会回应她。但是据我观察,她已经爱到难以自拔了。”
“她不应该是个冷静的女人么,怎么可能会——”
“爱情中没有冷静的人。”Reese冷静地说。
“。。。你说的对,John。。。”

Shaw在感觉到呼之欲出的粉色泡泡的瞬间,迅速切断了窃听线路。
当她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听到了什么以后,她的大脑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工作。
那些调情的话语,那些暧昧的眼神,那些若有似无的触碰,似乎都被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

见鬼,午后节目也选错了。
Shaw恶狠狠地切下一块冷冰冰的牛排,塞进了嘴里。



(三)
Root看到来自Shaw的电话留言提示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榆木脑袋是怎么回事?
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微微一点,Shaw闷闷的嗓音传来——
“之前的话是我说的太过。。。啊那个你是不是应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啊,Root?”

这算是道歉么?Root苦笑一下。果然还是榆木脑袋啊。
话说那后半句话没头没脑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聪明如Root,也没有搞懂。

“嗯?”
路上的行人不会注意到,一个女人突然露出了谜一般的微笑,然后自言自语道:“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说罢,女人又往前走了几步,眼神里满是温柔:“你现在都有幽默感了,我真是没有想到~”

如果仔细看,这位高个棕发女人耳朵里根本没塞耳机,不管是有线还是无线。但是她还是在像在与人对话那样,时不时说两句话,时不时作侧耳倾听状。
像个得了臆想症的疯子。

“噢你真是个坏女孩,你到底想说什么?”
。。。
“这不可能。”语气严肃了起来,“她不会的。”
。。。
“你是说,在我看不到的角落,Sam在疯狂想念着我?”
。。。
“这是个玩笑,而且这不好笑。”
。。。
“我不会怀疑你,你是最棒的。只是,我不觉得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比如说想念我。。。喜欢我。。。甚至爱我。。。”
。。。
“Sam她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她恨我。”
。。。
“我相信你。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呢?”

女人扬起头,用迷茫的眼神望向监控摄像头。

“I think you need love.”
耳机里冰冷的话语依旧没有音调起伏。
女人咧开嘴角,比任何人都要甜美:“你是对的。我渴望被爱。”


只渴望被那个人爱着。
那个在机器口中,深深爱着Root的那个面瘫女人。
Root一想到这,心脏就开始恣意地搏动,无法抑制。

只渴望那一个人。





评论

热度(129)

  1. 弈辛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2. 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3. Ri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Jungle-J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