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翻译】只要我活著(妳就是我的寶貝)1

Wolfie:

作者 : cedarwoods

原文網址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57081?view_adult=true


這篇是作者從 S3 尾那邊開始重寫到劇末,我個人蠻喜歡的。雖說是一篇結但頗長所以我大概會分成4篇左右。等不及的可以自己去原網址看哦~




Root 在她椅子上稍微傾向一邊,Shaw 將鉗子猛力插入她受傷的左臂,她整個臉皺起來。在她們飯店房間昏暗燈光下,她可以查覺到在 Shaw 通常冷漠態度下閃閃的怒火,赤裸、非常強烈且隨時準備爆發 - 然而 Root 還不是很確定這怒氣是針對她或者小撒或者兩個都是。

 

〝那很蠢,〞Shaw 把子彈碎片從 Root 傷口取出時惱怒地說。

〝什麼,在我們逃走時被擊中嗎?〞

〝喔那也是,但我意思是沒有後援就大搖大擺走進重度戒備的小撒基地。妳到底在想什麼?〞

〝我是為了任務,〞Root 軟軟地說,重複之前那晚 Shaw 說的話。

 

一陣的寂靜。然後,〝妳不用自己做每件事。〞

 

Root 在 Shaw 為她縫合傷口時深情地盯著她。她記起 Shaw 像個穿著閃亮盔甲的騎士那樣來救她,一陣暖意沖刷過她的血管。Root 在她這生大部分的時候都沒有人看顧她。現在她很幸運有了 TM 跟 Shaw。第一次,她感到自己開始有了歸屬:一個拯救世界的反抗組織、一個比自己還遠大的目標、一個有著殘破的前殺手還有她們的狗的家…

 

然而,命運,很殘酷。

 

〝我們很快就要分道揚鑣了,Sameen,〞Root 承認。〝我們所有人都會孤單一人。〞

〝什麼?〞Shaw 憤怒地問,凝視著 Root。

 

Root 嘆氣。僅僅只是想著未來不確性所帶來的危險就讓她精疲力竭。〝我們一早就要拿到新身分。那些伺服器就是要用來把我們從小撒的監視下隱藏起來。〞

 

Shaw 移開視線沒說話,但在她臉上可以看出驚愕。她完成 Root 手臂上的包紮,走進浴室洗手並消毒她的工具。

 

〝謝了,〞Root 的聲音混雜在流動的水聲裡。她給自己倒了杯 Shaw 非常時刻才喝的波本並快速灌下它。

 

浴室水龍頭關上時她站起來並轉身。〝要一些嗎?〞她問 Shaw,把酒瓶舉起來。Shaw 踏近一步。Root 因為她臉上野獸般的表情咬了咬下唇,她慢慢地把酒瓶放回桌上,等著。然後 Shaw猛撲過來,一把抓住 Root 的坦克背心並將她摔到牆上。她們雙唇撞在一起,Shaw,不想浪費任一分鐘,開始扯掉她們的衣服。

 

〝我只是想,〞她在對著 Root 的脖子又咬又親間喘著氣,〝如果這是我們在一起的最後一晚,〞她吸了脖子上一條肌肉,讓 Root 倒抽一口氣,〝我們就該好好利用。〞

 

〝妳真知道我在想什麼,〞Root 喘息著。她頭往後仰,整個人任 Shaw 擺布,希望可以暫時忘記她的重責大任並沉溺在這場由她們熱情架構起來的混亂裡。Shaw 會是她的死穴,她想,而她寧願死在她手上而不是小撒手上。

 

幾個小時後她們靠著躺下,包圍著她們的空氣黏膩且厚重。天花板很快就會崩壞;世界很快會崩潰。但 Root 首先想要做的就是把剛剛她們所做的每個細節銘記於心。Shaw 灼熱的肌膚貼著她的感覺。Shaw 噴灑在她耳朵上的火熱氣息。那些 Shaw 沿著她身體落印下的濕吻。Shaw 的頭埋在 Root 腿間。那連綿不絕的咒罵從她嘴裡不由自主地流瀉而出。她們如祈禱般說著彼此的名字,Root 達到高潮時顫抖的樣子,抓著 Shaw 的頭髮,接著把 Shaw 翻了過去。

 

〝我們會再見面嗎?〞Shaw 平靜地問。

 

Root 短暫地閉上眼。她之前一直想要迴避這樣的對話,但是界末日就要來了,而她們幾乎要沒時間。〝我不… 我不知道,〞她誠實地低聲說。

 

她可以看見 Shaw 盯著她看並奇怪地感到脆弱。她已經赤裸躺在她眼前,然而她認為 Shaw 看穿她,把她層層剝開審視著她的靈魂。

 

〝別掛了,〞Shaw 說。

 

Root 盯著她。她微微點頭並喃喃地說,〝妳也是。〞哀傷血淋淋地呈現在她臉上。知道她無法隱藏這樣的情緒,她把毯子拉過來蓋到她們身上並側身躺到床的邊緣,在她跟 Shaw 之間保持著一個適當的距離。〝睡一下吧,〞她說。畢竟,凌晨 3:26 了。〝顧及我們都需要睡眠。〞

 

Shaw 張開又闔上她的嘴,彷彿找著話語要回應但決定不說了。她乖乖閉上眼,沉沉地睡去。

 

Root 看著 Shaw 的胸膛起伏。她渴望依偎著她並用手來回,來回,來回地在 Shaw 的心臟上撫著,聽著它穩定、讓人安心的跳動。但她不敢碰她。藝術品不是用來觸摸,只能從遠處欣賞。她低語(幾乎是聽不到的音量),〝我會永遠愛妳,一如以往的喜歡妳。只要我還活著,妳都會是我的寶貝。〞

 

她不知道她何時睡著的,但在 TM 催促她醒來好像只過了幾分鐘。她把 Shaw 搖醒,傳達她的指示。她們快速安靜地穿上衣服並出發。

 

隨之而來的是孤獨的幾個月,Root 在她跟 Shaw 在摩鐵房間相處時的記憶裡找尋慰藉。但有些夜晚… 有些夜晚,她會被她們站在人行道兩端盯著彼此時 Shaw 臉上那種孤獨的表情糾纏著。

 

她開始想著是否 Shaw,也許,也愛著她。

*

跟 Martine Rousseau 戰鬥後的那晚她發現自己在一家不入流的酒吧,盯著那杯她過去10分鐘一直在啜著的威士忌。這地區沒有監視器,但她深切地知道小撒可以透過其它顧客的手機監視她。她試著保持低調 - 低著頭,部分頭髮蓋著她的臉 - 但還是可以感覺到一些男人色瞇瞇地看著她。她確定如果他們過來挑逗她,她最終還是要電擊他們,而這會立刻暴露她的行蹤。

 

當門突然被打開,讓酒吧充滿讓人清醒的秋天涼意時,她正考慮著要離開。她眼睛鎖在新來的人身上。

 

如妳所料,Root 帶著小小的微笑想著。

 

Shaw 四處看著這酒吧。注意到那些色瞇瞇盯著的男人,她噘起嘴,大步踏向 Root 並吻她的脖子。在那些男人沉下臉並轉過身時她得意笑著,然後對著 Root 好的那個耳朵喃喃說,〝妳這女人真難找。〞

 

Root 壓抑著那股對 Shaw 聲音裡那不是故意的挑逗音色產生的顫慄感。〝妳在找我?〞她問。

 

Shaw 坐上在 Root 旁邊的高腳凳,點了一品脫的啤酒。〝妳應該要打電話的,妳知道。在妳擺脫那個金髮賤貨之後,〞她找理由搪塞著說。

〝那對妳來說可能不安全…〞

〝不要找藉口,〞Shaw 突然大聲起來。〝現在已經超過24小時。至少我可以看看妳的手臂,〞她的頭對著 Root 的吊腕帶指了指,〝而不是妳去看的那些隨便無能的實習生。〞

〝事實上,我自己弄的,〞Root 承認。

Shaw 嘆口氣,大口喝著她的啤酒。〝回去我的地方,〞她輕聲說。〝我們在那談。〞

〝什麼,妳不先請女孩喝杯酒嗎?〞Root 逗弄著。

〝拜託。我們都知道妳酒量差。妳已經喝夠了。〞Shaw 站起來並在櫃台上丟了些錢。〝來吧,〞她說,拉著 Root 的手腕。〝我們離開這。〞

 

她們迅速地走著,緊貼著牆並完全遵循著陰影地圖。Shaw 持續緊緊抓著 Root 的手腕,彷彿(也很確實)擔心她會像煙霧般消失。

 

〝那今晚沒有計畫搶劫嗎?〞

〝蛤?〞Shaw分心地說。〝喔,呃,今晚沒有。沒有。〞

〝… 了解。〞也許她有責任要斥責 Shaw 說謊且危及到她的掩護身分,但 Root 忍不住對於 Shaw 把她擺在讓她腎上腺飆升的夜間工作之前感到感動。

 

當她們走過 ‘Sameen Gray’ 的公寓門時,Shaw 立刻脫去 Root 的吊腕帶跟夾克然後開始解開她襯衫的扣子。

 

〝有人很急哦,〞Root 說,挑著眉。


评论

热度(72)

  1. Ago 转载了此文字
  2. 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4. Faith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翻譯的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