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翻译】只要我活著(妳就是我的寶貝)完

Wolfie:

那晚稍晚,Shaw 突然在床上彈起來,大口喘氣、發抖且流著汗。她之前一次又一次地經歷模擬的可怕,Root 了解,一股絕望侵襲著她。她一直知道這會發生,但祈禱著不要。

                                                 

〝噓。沒事。妳很安全。妳很安全親愛的,〞Root 揉著她佈滿疤痕的背。〝有我在。噓,有我在。〞Root 把 Sameen 抱進懷裡並前後搖著她,前後,前後… 然後在她這樣做時,她唱著搖籃曲,〝我會永遠愛妳,一如以往喜歡妳。只要我活著,妳都會是我的寶貝。〞

 

她持續著直到 Sameen 從顫抖,慢慢地開始放鬆最後終於再次入睡。Root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枕頭上,她們面對面躺著,把彼此攬在溫柔的懷抱裡。

 

Root 剩下的夜晚一直靜靜地看照著 Sameen。

*

她在清晨的陽光下醒來,臉貼著 Shaw 赤裸的背。自她們找到彼此已經第8天。她們幾乎沒離開過安全屋 - Shaw 一直太小心翼翼 - 而男孩們很願意給她她所需要的空間來復原。他們慢慢地適應這種奇怪的內部節奏,接受彼此的存在。

 

然而今天有些不一樣。Root 有個毛骨悚然的預感,覺得一場她無法擺脫的大災難即將來臨。

 

確認 Shaw 還在熟睡,她點開她耳內的內建裝置。

 

〝早安,〞TM 跟她招呼。

〝嗨,〞Root 低語。〝有消息嗎?〞

〝有97%的可能性主機會在一小時內關掉我的系統,〞

 

Root 無可奈何地嘆氣。她努力說服 Harold 採取行動都沒有用。她確定這樣的推論是最接近的。假裝不在意,她問,就像她每早會問的,〝我今天存活機率如何?〞

 

沒有回應。

 

Root 懂得她的靜默是什麼意思,她肩膀上感到那股沉默的重量。儘管如此,她堅持著。〝告訴我。拜託。〞

〝6.4%,〞她說了。

〝啊。〞她肚子像被揍了一拳。〝我不怕,〞Root 喃喃地說。〝我一直有感覺這天回來。我只是… 希望我可以有多點時間。〞她聲音啞了。

 

〝 ’不是時間或際遇來決定親密- 而是人的性格。七年讓某些人熟悉彼此也許不夠,而對於其它人來說七天卻綽綽有餘’〞TM 說。

Root 聽出是引自理性與感性時悲傷地笑著;她曾在地下鐵的房間裡細讀這本書。〝謝謝妳,〞她柔柔說著。〝所有一切,〞TM 給了她目標;一個活下去的理由-一個遇見愛的機會。如果不是她插手她不會遇見 Sameen 更不用說跟她相愛。

 

她手指撫過 Sameen 的背,來回,來回,來回… 而在她這樣做時,她用氣音說著,〝我會永遠愛妳,一如以往喜歡妳。只要我活著,妳都會是我的寶貝。〞

 

她爬下床開始穿衣服。

 

彷彿感覺到她不在,Shaw 翻身並伸手過去床上 Root 那邊。她睡意矇矓地眨眼。〝妳要去哪?〞她模糊不清地說。

〝只是要跟 Harold 見面。先再回去睡,親愛的。〞Root 吻她的前額,Shaw 點點頭。

 

她吞回眼淚走出公寓。

*

她掙扎著呼吸,但她可以感到生命正抽離她的身體。她眼睛慢慢閉上。在她經歷過一切後,她還是像個罪犯那樣孤獨死去,警燈在她死白的臉上閃著。也許,是對她過去數不清的罪的懲罰。Zachary 一直沒錯 - 她只不過是具無名屍。

 

她絕望地想著。回憶群湧在她記憶中:Bear 開心地舔她的臉,Harold 的手溫柔地放她肩膀上,John 衝到 Bela 的總部救她,Shaw的手握住 Root 的… 我會被記得的。

 

至少至少,她救了 Harold。TM 的命運 - 這場戰爭,還有這個世界 - 現在都落在他肩上了。

 

她癱在她位置上。有人對著手機大吼,要救護車立刻來。

 

她依稀記得 Shaw 在她任務後照顧過她好幾十次。我喜歡妳扮醫生的樣子Root 說這句話彷彿是在上輩子。Shaw 有雙漂亮、強壯、靈巧的雙手 - 是雙醫生的手、軍人的手以及愛人的手。

 

她多渴望那雙手現在就抱著她,在她將死的時候。

 

她希望 Shaw 會安全且快樂。她已經經歷夠多了。TM 會幫她看著她,做她的守護天使…

 

Root,〞她熟悉的神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

真的很對不起,Root 想。我很遺憾沒能活夠久聽到妳選擇一個真正的聲音。

妳一直很勇敢。再撐一下,〞TM 斷續地說。

〝無-無法…〞Root 結結巴巴地說。

我會永遠愛妳…〞TM 開始說。

Root 大口喘著氣。〝拜託…〞

一如以往喜歡妳…

她的頭歪到一邊。

只要我活著…

她眼睛緊緊閉上。一滴淚滑下她的臉頰。

妳都是我的寶貝,〞她說完。

〝撐著 Root,〞Shaw 的聲音突然傳進她的耳朵。〝我為妳而來了。〞

 

Root 胸腔裡在她想起 Sameen 跟 TM 時脹滿了情緒。

她漂亮的女孩們…

 

我被愛過她想。我會被記得

 

想完,整個世界就散了開來。

*


 

那是第一件她感受到的事。她的頭跟身體被難以忍受的疼痛一陣一陣攻擊著。她想著被神殺死的感覺是不是就像這樣。

 

過一下她才知道有雙有著老繭的手溫柔地觸碰她的胸口,上著繃帶。她好的那邊耳朵可以聽到火愉悅地霹啪響著。

 

好奇怪。她總是相信地獄之火會更壯觀。

 

她睜開視線模糊的雙眼並眨了幾次。她似乎是躺在一個小屋的床上。一個身影往下看著她,香草的味道,新砍下的松針樹還有煙硝味充滿了她的肺。

 

Root 花了好一下才集中視線。〝S-Sameen?〞她聲音沙啞,手指撫過 Shaw 的臉頰。昏暗燈光下,她可以看見她臉上很多細微的表情。

 

她把 Root 的手握在手裡並把它帶到她唇邊。〝對啊,Root。是我。〞

〝這是…現在嗎?還是我許多夢境之一?〞

〝我想那是我的台詞,〞她低語。她頓了一下,歪了歪頭。〝事實上,她說那是她的。〞

〝她?〞Root 問。〝妳是說…〞

〝對啊。她浴火重生了。〞她戳了戳 Root 肩膀上她幾年前給這駭客的疤。〝然而妳起死回生還真是有夠久。3個禮拜!〞她責怪著。〝耶穌也只需要3天。〞

 

她因為 Root 臉上一臉懵的樣子淡淡笑著。真的很少看到這類比界面說不出話的樣子。〝我們倖存下來了,Root,〞她解釋著。〝或者至少,就我來看,我們活下來了。TM 狠扁了小撒一頓。她今早想跟妳說話。妳的男孩們也在樓上。〞

 

 

Root 繼續目瞪口呆看著她。她腦袋一定被藥給弄壞了;她正很艱困地處理這些訊息。〝妳說 ‘我的男孩們’ 時,〞她緩慢地說,〝妳是說 John 跟 Harold 對嗎?〞

 

她表情變得嚴肅。Root 看到愁容舞上她的臉然後明白了過來。痛苦向她襲來。

 

Shaw 清清喉嚨。〝事實上,我,呃,是說妳那群書呆子,〞她說。〝Daniel,Jason 還有 Daizo。〞Root 突然抬起頭。〝在 Dr. Enright-一個 John 跟 Harold 前號碼 -後他們把妳帶來這,取出妳身上的子彈。對了,我殺了那個射妳的王八蛋。〞Shaw 沉著臉表示。

儘管不想這樣,Root 還是咯咯笑起來。〝喔 Sameen,那好浪漫。〞

〝嗯,〞Shaw邊說邊無意識地開始觸碰她耳後一個點,〝我以為他殺了妳。〞

 

Root 舉起手,將 Shaw 的手握在手裡並拉拉她。她知道意思,爬到床上。她依偎著 Root 的肩膀,一隻手擺在 Root 的心臟上,感覺它穩定的跳動。Root 靠著 Shaw 的頭,她們安靜地躺了好一下,像是破碎的玻璃又被重組起來。

 

〝我以為…〞

〝噓。沒關係,〞Root 低聲說。

〝我以為我太遲了 - 太遲才知道妳對我有多重要。〞

〝沒關係,親愛的。我一直知道。而我現在在這了。〞Root 吻了 Shaw 的前額。〝妳知道有句話:即便死亡也不能阻止真愛。死亡只能延遲它一下而已。〞

 

她噗嚇笑出來。〝妳真是個書呆。〞她端詳著 Root 好一下,然後深深吻了她很久。Root 捧著她的臉,手指溫柔撫過她愛人的耳朵。當 Sameen 終於退開,她用鼻子蹭著 Root 的臉頰。那是一種簡單且純粹的愛戀表示而 Root 幾乎確定她是從 Bear 那學來的。〝謝謝妳遵守諾言。〞

 

〝我離不開我最棒的女孩,〞Root 害羞地說。她的眼簾開始在次往下垂。從 Sameen 身上以及壁爐傳來的溫暖讓她昏昏欲睡。

 

Shaw 啄了一下 Root 的下巴。〝休息一下。〞

 

Root 立即順從。但當她在快要睡著時,Shaw 的手揉著 Root 的肚子,來回,來回,來回… 在她這樣做時,她低聲說,〝我會永遠保護妳,一如以往守護妳。只要我活著,妳都會是我的安全地。〞然後她打哈欠,也閉上眼睛。

 

Root 愛慕地盯著 Shaw 然後瞥了旁邊桌上的手機一眼。紅燈閃爍著。

.. .-.. -.-- ..---

Root 覺得好感激。在多年的孤單及對人類的輕蔑後,她很幸運被兩個無法像其它人感受到情緒的生命體深愛著。

 

〝謝謝,〞Root 低聲說著。〝妳們兩個。〞

她臉帶笑容的睡去。


评论

热度(92)

  1. 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3. FaithWolfie 转载了此文字
    活著呢!為了HE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