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Leaving The Life Is (上)

All U need is SHOOT:


※ 警告:超級OOC / 無腦 / 平凡世俗肥皂劇

※ 不是警告:正劇後 / 只是想鬧


【 Leaving The Life Is 】 (上)












        六月某個晚上的半夜一點,深深吸氣,Root板著臉關上門。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把門板甩到Sameen Shaw臉上。

 

        但門外一片靜默。沒有足以震垮整棟樓的火大怒吼也沒有能一記記鑿進心底的重重敲門聲,寧靜得好像那個脾氣差到極點的前特工突然產生半夜不能吵到鄰居的美德一樣──算了,無論如何,總歸是好事。

 

        為此鬆了口氣的Root緩下緊繃肩膀。

 

        她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從現在開始,目標只有一個,那是必須竭盡心力去達成的唯一目標──把Sameen Shaw徹底推出生活範圍──顯然剛才成功踏出第一步了,她覺得很棒還很有成就感,真心想為自己強大的決斷與執行力拍拍手喝采兩聲。

 

        「開門。」

 

        但不過片刻,這樣一句清冷簡潔的命令從門板另端悠悠透了過來,那語氣聽來是標準的我叫你開門你就會開。搭在門把上的手始終無法決定要壓下或者抽開,仍待在門前沒有離開的Root眼角倏地抽了一下。

 

        她死命咬著下唇,直到吃進習以為常的鐵鏽氣味。

 

        「不要。」






///

 

 

 

        老實說,說真的,實際上,其實Root沒想過Shaw會幹這種事。

 

        以前侵入對方住處是家常便飯,但她們早不是那種關係了……不,儘管這說起來有點悲慘,只是精確而言,她們自始至終就沒有什麼特殊關係。

 

        早上七點五十七分,打了個很大很大的哈欠,Root睜開眼後模模糊糊地傻了五秒,第六秒開始瞪著眼前的安然睡臉看。從平穩到不行的呼吸就知道身邊女人睡得很熟,非常熟,顯然Shaw的意識正在某個異次元夢境空間神遊太虛,重點是──身體在她家。

 

        還真想把Shaw狠狠搖醒,問向來厭惡擁擠的她怎麼突然就願意拋棄高級公寓中柔軟舒適的枕頭棉被雙人床,跑來跟自己睡這張又小又熱的單人床,看在老天份上,現在是即將步入夏季的六月好嗎,就是她也會覺得熱。

 

        但是Root決定什麼都不做,只是悄悄溜下床,整備好衣著立刻出門。

 

        希望她回家時Shaw已經離開了。






///

 

 

 

        世事無常。

 

        甫打開自家大門就對眼前景象產生認知衝突的Root不禁倒退一步,但將手肘抵在桌上而下巴抵在掌緣的Shaw沉默地望過來,那道半帶威脅的目光裡頭大剌剌地寫著妳敢跑我就敢追,於是Root腦裡轉過千百萬種選項,最後還是踏進屋裡將大門關上。

 

        其實讓她產生認知衝突的不是Shaw晚間八時仍在自己屋內這事。

 

        是那張Shaw把手肘抵在上頭的桌子──亂七八糟插進瓶裡的鮮花、疊在一堆菜葉類上頭還半生不熟的牛排,和中央那座……明顯是新買的銅製燭台,上頭插著三根正在猛烈燃燒的白蠟燭,不知道的人大概會以為這是邪教儀式前的最後晚餐。

 

        「妳在做什麼?」脫下皮衣將其與隨身斜包扔到一旁,拒絕就此坐到餐桌另一端的Root沉聲問道。這問句隱含了兩種意思──但總歸不脫Shaw他媽的為啥還待在這。「我記得昨天沒讓妳進門。」

 

        「妳也沒趕我走。」

 

        老天。她倒抽一口氣。雖然這樣說確實沒錯,是她沒有一大早就當機立斷把睡死的女人拖到門外自生自滅,但……是她把Shaw帶壞了嗎?到底有誰能來告訴她Shaw何時變得如此厚臉皮?那高高揚起的下巴差不多都可以插進她的額心了。

 

        「……好吧,妳想幹嘛。」

 

        「和妳一起吃個晚餐。」

 

        Root閉上眼深呼吸又深呼吸然後還是深呼吸:「吃完了妳就會離開對吧?」

 

        回答她的是全然沉默,所以她睜開眼,視線範圍裡頭還是同樣一副表情的Shaw,仍然坐在那裡用手撐著頭,清澈眼神裡頭帶著不甚明顯的異樣興味……無法確切形容這算是個什麼狀況,總之這種奇妙的、不知在打什麼主意的Shaw很難應付,她知道,畢竟她們都是幾年的戰友兼砲友了。

 

        「所以,吃完了,妳就會離開,對吧。」

 

        盡量不那麼咬牙切齒但保持清晰地重新問了一次,再度望過被佈置得詭異非凡的自家餐桌,略感疲憊的Root思索片刻,覺得不照做的話大概整夜別想安寧,於是在Shaw回應前便坐到那張專屬自己的椅子上。

 

        「……嗯。」

 

        Shaw點點頭,還沒等她拿起餐具就逕自吃了起來,看都沒看她一眼。

 

        這樣也好,反正她答應了吃完就走,那就好。以吞嚥抹去胸腔鼓動頻率的Root想,跟著低頭切起那塊怎麼看都有衛生疑慮的牛排,和生菜一同插起入了口,咀嚼著感覺其實自己也不必擔心這種問題,再怎麼說都挺好吃的,最嚴重就是拉個肚子而已。

 

        晚餐時間靜得只剩細碎聲響,可她們在一起時經常如此,所以Root根本不在意,唯一困擾是平常進食如風捲殘雲般快速俐落的Shaw,今天居然慢條斯理地吃得極其緩慢,這基本上是數年來第一次Root的進食速度快於她。

 

        總之無話可說,也累得不太想繼續待在氣氛沉重的餐桌邊,吃完後逕自把身前碗盤收拾去廚房的Root卻傻了下。

 

        她看得出烤箱和流理台被使用過的痕跡,即使它們已經全被清理乾淨亦然。想想,如果牛排是從外頭買來的,大概不可能到她入口時仍帶著溫熱,應該是捏著她的回家時間烹飪製作,而那些花束、蠟燭……

 

        當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響起,她走出廚房,看著空無一人的屋子輕聲嘆息。

 

        一時間就不知道這種決定對還不對了。

 

        畢竟……盤裡還有半塊牛排。

 

        Shaw的胃口從來沒這麼差過。


        而現在她的心情就和她的胃口一樣差。






///

 

 

 

        手機震過三聲就停下了。

 

        瞥了幾乎整夜都在進行同樣循環的手機一眼,正啃著紅蘿蔔研究代碼的Root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三聲約莫是聽得到但接不到的狀況,如果在意的話,這種頻率很能折磨人類關於煩躁的神經近乎摧殘,於是她完全放棄接起的念頭,放著未接來電無限累積。

 

        能夠打進這支電話的人寥寥可數,根本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在惡作劇,她是絕對不會接電話的。被吵得無心於繁複代碼,Root索性把被塵封許久的黑色指甲油拿了出來。雖然……確實有點好奇Shaw為什麼這麼做。

 

        ……等等,要是出了什麼事?

 

        即使Decima和Samaritan都已不復存在,但危險永遠都潛伏在各個角落。一想到這裡不由自主緊張起來,襲上背脊的冰冷寒意與腦內神經嗡嗡嗡地亂叫一氣,實在無可奈何,Root抓起安靜了十分鐘的手機,等著下一通電話。

 

        在螢幕亮起瞬間便按下接聽鍵,「妳到底想做什麼?」話筒彼端的龐大噪音炸進耳膜,讓她皺起眉把手機拿遠了些。「Shaw?說話。」

 

        「我醉了。」

 

        Root的臉垮了下來:「所以?」

 

        說自己醉了的Shaw聽來很冷靜:「來接我,我一個人。」

 

        命令句。

 

        「……我不認為現在妳還能做這種要求。」說歸說,但等Root意識到時已經拎起鑰匙走到門前。暗暗在心底咒罵這通電話和自己這雙不受控的腳,她還是打開了門。「妳為什麼不找John,相信他很樂意為妳跑一趟。」

 

        「他在我旁邊。」

 

        「哦,是嗎?那更好了,你們可以一起搭車回去。」聳聳肩,就要退回房裡的Root決定切斷這通毫無意義的電話。無論剛才還說自己一個人的Shaw在玩什麼把戲,她都已經沒興趣了。

 

        「但我要妳來接我。」

 

        還是命令句。

 

        依然站在門口抓著手機的Root瞪向恰好敞開的電梯門,指尖在腿上敲敲點點,感覺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在催促自己聽從這句話乖乖開車前去將那女人帶走,但她應該去嗎?如果去了一切就會變得很蠢,是真正意義上的惡俗愚蠢。

 

        尤其她的女孩又在另一邊耳裡叨叨唸唸,關於Shaw的所在位置大概都說五次了,這讓Root覺得全世界都在幫Shaw,更悲慘的是還包括她自己──看看她都移動到哪了?一下就從五樓走到停車場了?

 

        那天做出的決定簡簡單單就被丟進垃圾桶,她不喜歡這樣。

 

        ……卻又該死地身不由己。

 

        「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最後Root還是到了Shaw的面前,暗巷裡,她望著倚在牆邊眼神清醒的女人冷然宣告。都不知道是說給誰聽,只感覺一陣指向不明的複雜氣惱從胃底心底轟轟轟地竄上腦袋,她咬咬牙,轉身就要回去車上。

 

        卻被扳過身狠狠吻住。

 

        短暫瞬間中,暈頭轉向的Root氣極了又覺得有夠委屈,可這一切給予不僅直率還是自己不能再更熟悉的深切渴望,所以她真的沒法決定是要推開Shaw順帶搧她幾巴掌亦或就這樣在無人的微涼街道上與其繼續相吻。

 

        但老實說哪有選項呢?她們都不是會給誰留選擇餘地的人。

 

        但真的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奮力掙扎著不願徹底淪陷的Root在熟悉甜美的柔軟之間喘息著警告自己。

 

        ──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

 

 

 

        醒來時在Shaw的地方這事讓Root感覺好多了。

 

        雖然能一眼認出自己身在何方,還順便想起昨夜自始至終都被壓在底下無能反擊這事又讓她感覺很不好。

 

        但……最少最少不是在自己家,最少最少不必刻意板著臉掩著與怒意相雜的情緒把人趕走,再怎麼說這都不好受……如果真要做個譬喻,此時的她大概就跟有著重度毒癮正在戒毒的人一樣,對在眼前的毒品既想碰又得死命控制自己把它丟掉。

 

        只是Shaw和毒品有著一個非常致命的相異處:後者不會自己跑到人面前亂晃,但前者就算關門鎖窗了都會自動自發登堂入室,簡直可惡。

 

        昨夜路上吞下的酒精還在腦裡沉甸甸的,Root拍拍腦門兼嘆口氣,用少許理智收起胡思亂想下了床。真應該堅持拒絕那瓶不管什麼種類總之難喝死了的酒,她想。

 

        ……也應該拒絕看見她指甲上漆黑顏色後若有所思半晌就將它執起的Shaw,現在它們的剝落部分可能有一些在Shaw背上……或肚子裡。

 

        「早安。」

 

        正把襯衫套回身上時,恰好端著托盤走進房裡的Shaw低聲說道,一頭長髮還濕漉漉地披在身後似乎剛洗過澡。瞥過兩杯牛奶和兩份半個手掌高的三明治並挑起眉,Root含糊嗯了一聲充當回應。

 

        她的感想是Shaw還在醉。

 

        因為這些年來,無論經過多少事──譬如Shaw被Decima抓走險些回不來而她僅差幾釐米就死於心臟爆裂──多少生死關頭,就算是她終於被允許進入她的生活後也一樣,熱愛現成美味食物的Shaw從來沒有為她做過任何一餐,從來沒有。

 

        所以現在是怎樣?先是晚餐再來早餐?

 

        「我要走了。」

 

        可惜Root對食物從來沒有執著──比起進食現在更想洗個澡──能果腹就好,若有必要,整天不吃也不是問題,所以基於這個原則,她大可以出門另外找食物,不用拿起那杯牛奶那塊香噴噴的三明治,再給自己藉口繼續待在這裡。

 

        「……妳扣錯了,宿醉?」不知何時放下托盤的Shaw走到Root跟前把扣得亂七八糟的鈕扣解開,接著好好扣起來。來不及拒絕的Root斜眼盯著床邊櫃子,就是不看她。「我吃不了兩份,妳得解決它們。」

 

        吃不了兩份?

 

        Root當然知道Shaw想說什麼。

 

        卻搖頭,堅定地把手撥開:「妳吃十份都綽綽有餘,我還有事。」

 

        倏地變了臉色,不言不語佇立原地的Shaw也沒看她,長髮還在滴水,背後被染得一片濕濡,一時間讓Root覺得自己很像虐待可憐動物的混帳,但……這完全不能說是她的問題不是嗎?如果這就算她的問題,那世界未免太不公平。

 

        畢竟她給過Shaw時間與機會,多得數不清。

 

        而現在她累了。

 

        保持距離經過Shaw,Root撈起自己的東西後便走向大門,只是在離開之前,頓了頓。就在這幾秒裡她低聲咒罵大概幾百萬次,同時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回頭,但身體裡的所有細胞與反射反應再度背叛了她。

 

        垂頭喪氣坐在床上的Shaw正偷偷望著她。

 

        像剛落水的可憐小狗。像現居Reese住處的Bear。像……

 

        所以……好吧,對,是的。

 

        對這女人她永遠該死的沒有半點自制力可言。

 

        一分鐘後,Root站在門外瞪著手上的三明治翻白眼。






///

 

 


        The Machine重新上線後,多數相關號碼改由新招募的成員負責,於是幾乎都在後勤進行支援維護的Root考慮好一陣子,終於決定給自己找個環境良好且適宜人居的住所。

 

        而搬家後第二天,Root寫了幾張紙條貼在房門上。

 

        並非記憶力爛到沒法記得這些事,是有些事不明明白白寫成具體規條時刻自我提醒,就會有人輕而易舉地把它們給毀了。把幾張字體又粗又大的紙條來回看過幾次甚至大聲讀過,頓覺神清氣爽的Root滿意地點點頭,認為執行起來不會過於困難。

 

        首先是竭盡所能避開Shaw,就算沒法避開也要盡力縮短可能對話,這個簡單。再來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絕不為她開門,這也不怎麼困難,最後是只要看到她的來電就直接掛掉,嗯,更簡單了。

 

        Root有信心,對於很快就能把Shaw從自己心底掃地出門這事。

 

        她真的很有──

 

        「……認真的?非得這樣不可?真的?老天,妳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她已經……就不能讓John或Lionel去找她嗎?等等、他在洗澡或他在約會關我什麼──」

 

        結果一個月裡Root被迫去接差點翻掉整個紐約的Shaw二十次。

 

        都不知道她的女孩憑什麼認為她們兩人不會成為號碼。

 

        畢竟有那麼幾次,她是真的很想掐死她。






///

 

 

 

        那些接送的日子沒有帶來多少變化。

 

        總是被吵得不耐煩只好出門的Root坐在駕駛座,近乎爛醉如泥的Shaw則揣著不存半顆子彈的槍在旁邊呼呼大睡。有時Shaw會嘀咕些夢話,而Root會慶幸自己聾的是右耳。

 

        但The Machine總會欠打地將所有夢話重述一次。

 

        然後Root才想起自己其實可以不必去接永遠能夠擺平一切的女人,可她還是去了,無論是被吵醒或者忙得要死都抽空前往,一次一次又一次,撈起軟弱無力的身軀推進車裡,在短暫依偎時間之後用盡理智把繼續靠近的衝動全部消滅。


        這一切只表明一件事:她依舊沒法真的丟下Shaw不管。

 

        所以她每次都氣得把她扔在家門口。






///






        呻吟著醒來的Root記得自己說過「最後一次,下不為例」這種話。


        但不太記得昨夜是第幾次說了──可能是第三次或者第五次?也有可能已經超過,但是……好吧,只要沒超過兩隻手能數完的範圍應該都不算太糟,至少跟做出決定之前比起來次數少了很多,總歸是個良好跡象。


        「早安,想洗個澡嗎?」


        當Shaw「又」悠悠哉哉端著早餐進房而嘴角似乎勾起狡猾笑意,Root把臉埋進枕頭這麼安慰自己。


        「……嗯。」


        「正好,我也還沒洗。」


        呆了呆,意識到自己一腳踏進陷阱的Root對著枕頭挫敗地吼了一聲。


        ──這非得是最後一次不可。






///

 

 

 

        這是九月裡Root第六次醒來就看到Shaw。

 

        而這個月才過了十一天。

 

        簡直鬱悶到連氣都嘆不出來,相當確定自己沒被跟蹤的Root一點都不懷疑住處地址是Shaw百般威脅恐嚇The Machine後得到的,因為不說Shaw,要真想找到一個人的話,她自己也會這麼做,沒準還會去炸掉一間廠房。

 

        三天兩頭搬家不難,難的是不被找到。

 

        每天記得鎖門不難,難的是不被撬開。

 

        望著仍在熟睡而呼吸平穩的女人許久,心底刺刺麻麻的,終究耐不住的Root輕嘆口氣,這幾個月來第一次主動碰觸了她,即使僅是以指尖輕滑過溫緩臉龐,但也很不可思議了。她真的明白自己不該這麼做,這不過是在動搖原則,只是……

 

        「妳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不讓我離開?」

 

        下定決心離開一個人已經非常困難,而緊追不捨的Shaw使艱辛程度攀升到另外一種境界──沒有上限的自我約束之後發現指向對方的喜愛幾乎絲毫未減,完全糟糕透頂。悄聲低喃著,讓過往回憶浮在眼前閃掠而過,混雜甜蜜苦痛的悶窒隨即充斥胸腔,Root敢說此時此刻沒有人比她更無奈了。

 

        甚至覺得就這麼繼續下去好像也行。

 

        「……妳又為什麼要走?」

 

        突然睜眼的Shaw沉聲問道,清亮眼底不存在恍惚模糊,似是已經醒覺好一陣子的她立刻攫住就要收回的手,而無法掙脫掌控的Root繃起臉,保持緘默拒絕回答──她不願意回答誰都心知肚明的問題。

 

        Root依然記得數月前那天對話的每項細節,至今回憶都像影片般能夠清晰撥放,事實上,就是不去想它也會自動躍進腦海重複提醒這一切是如何發生,親口訴說過於痛苦,她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回應。

 

        是Shaw拒絕談論關於她們的事,那就不該繼續打擾,她有過上全新生活的權利。

 

        「妳該走了,以後也別再來。」想到這裡感覺很是難受,勉強自己撇開方才話語中的柔軟,硬是抽開指尖的Root下了逐客令。

 

        「……妳在生氣。」

 

        「沒有。」

 

        「我感覺得到。」

 

        極輕嘆息傳入耳裡,早閉上眼的Root能感覺到Shaw起身下床,拖延著的腳步聲在床邊來回踱過幾次,但最終沒有停留太久,房門被打開、關上,大門被打開、關上,一切都很禮貌,而這不知怎地給Root一種此後再也不會見到Shaw的感覺。

 

        身上每道新舊痕跡燒灼著同時狠狠痛了起來。

 

        還包括那顆老是受苦受難卻沒有雙手一攤就此罷工的可憐心臟。

 

        ──這真他媽惡劣極了。

 

        明知乾脆一刀兩斷才是最好結果,再不會被與其沒有結果的那人佔去心底所有空間,未來能夠真正穩定,完全符合自己想要的全新生活樣貌,Root卻慌亂起身,徹底忽略就貼在房門上的偌大標語,鞋也沒穿就直奔到門口,但外頭已經空空蕩蕩,於是她在門口茫然地站了一陣子,直到衣角被扯了兩下。

 

        一回頭竟是Shaw得意洋洋的臉。

 

        「不管妳多想疏遠我,妳還是在乎。」

 

        臉色鐵青的Root不可置信地倒抽一口氣。

 

        她把人拖著甩出門外的第一次就這麼獻給了Shaw。










【TBC】



评论

热度(115)

  1. 阿壳壳壳儿佚名啊 转载了此文字
  2. 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4. FaithAll U need is 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