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平凡之路-军旅生涯 :Chapter 7 Misunderstand

JFM:

fly·Shoot:

类型:原创同人

  

分级:全员向

  

配对:肖根

  

主要人物:Sameen Shaw、Samantha  Groves(Root)、John Reese、

  

Harold Finch、Martine Rousseau、Joss Carter、Control 等

  


  

本次出场人物:Sameen Shaw、Root(Caitlin Murphy)

  

==============正文==============

  

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Shaw看着送来的晚餐实在没有胃口。

  

“Ma’am,Dr. Kimber说,虽然你很幸运,爆炸时的冲击波没有伤到你的内脏,但弹片还是划伤了你的肠子,伤口很小,但也要控制饮食”,这个志愿小兵看着Shaw黑成扑克牌样的一张脸,拿在手里的托盘与碗,因为身体微微颤抖而发出细微的清脆撞击声,小兵僵硬着躯干,使出全力保证碗里面的食物不会洒出来,“Dr. Murphy更是特意交代过,还给了我食谱,说你只能吃上面的东西……”小兵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最后Shaw只觉得是一只蚊子再冲自己叫。

  

“所以只有一碗粥?”Shaw眯着眼,显然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看着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小兵,生生将想要发作的不满压了下来,“放下吧”,如果说Shaw有一天会死在军营里,那一定是饿死的。

  

Dr. Kimber是Shaw的主治医生,他在root走了以后才来她这里查看她的情况,因为已经过了查房时间,Dr. Kimber十分不耐烦,只是看看什么都没交代就走了,Shaw也懒得理他,自己也是医生,用不着他,那个满脸胡子没有几根头发的老男人有什么可神气的。

  

肚子严重抗议,Shaw只得端起粥,十分不情愿的呡了一口,‘嗯……也没有想象中难吃’,或许是真饿了,Shaw很快就把这碗粥喝完了。

  

Frankie下午去复健之后还没有回来,病房里只剩Shaw一个人,没有了那些冰冷的伙伴,她越发觉得无聊起来。

  

Shaw 从床上慢慢地爬起来,缓缓地挪着步子向门外走去。穿过走廊,来到人满为患的医疗大厅。

  

大厅里到处是忙碌的身影,人头攒动,一眼望去,几十张床上躺满了受伤的人,临时座椅上也全是等待处理的伤员。医疗人员和志愿者在他们中间飞快的忙碌着,不时传来痛苦的呻吟声萦绕在耳边。

  

“Murphy,这里交给你了”,Dr. Kimber从一个士兵的肩头取出一颗子弹头,放到弯盘里,扔下一次性手套就走了。

  

Root刚处理好一个伤员的腿伤还来不及喘口气,又被指派了工作。

  

看了一眼这人的情况,为缝合伤口做前期准备。root换了一副一次性医用橡胶手套,开始在伤口处进行清洁和消毒。这个弹孔看着不大,但有点深,root把里面的软组织一层层复位,拿起已经穿好缝合线的缝合针和肉剪开始缝合伤口。很快,在最后一针处打了一个缝合结,剪断缝合线,这个伤员处理完毕。

  

root正准备离开,腾地一下,腰上多出一个力道,把她箍在原地。座椅上的士兵正用没有伤的另一手臂裹住root,不让她离开,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babe”

  

军营里士兵们的生活,只有在有女人的时候才能称得上‘丰富多彩’,大兵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根本不在乎女性的意愿,在这种男女比例极其不成正比的地方,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子都能让男人兴奋好一阵,更别说是root这种貌如天使一般的女性。士兵这句暗示性极强的话,让疲惫不堪的root异常反感,她带着一股嘲讽,冷不防的掰开士兵的手扭向手臂生理弯曲的反方向。

  

“如果你想这只手也废掉的话。”

  

士兵好不容易才抽回手臂,气急败坏的吼道:“hey!你就这么对待伤员吗!”

  

Root张张嘴还没说话,只听身后一个声音响起,“Dr. Murphy,需要帮忙吗”。

  

“Captain Shaw”,看到Shaw一脸严肃的站在她旁边,root意外地笑着,但马上就明白了她想帮自己解围的想法,故意把上校这个词说的很大声。

  

士兵听到他们的对话,紧张的从椅子上弹起来,用差点被扭断的胳膊向Shaw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Ma’am”

  

“hey,you,别在这找茬,否则我马上送你上军事法庭”,大兵的行为Shaw从头看到尾,此刻她决不是在说笑。

  

“Sorry Ma’am。”

  

“你不用和我道歉,和Murphy道歉”

  

“Sorry Doctor”

  

“再让我看见,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

  

大兵不敢再造次,悻悻的赶紧离开。

  

 “Thank you”

  

“Often?”

  

“Occasionally”

  

Root撅起小嘴看着Shaw,“不过他们都尝不到甜头”。

  

……

  

“你们看上去很忙,我想我可以帮忙做点什么?”Shaw看向那边不断送进来的伤员。

  

“你不应该下床,你需要休息,我先送你回去”,root有气无力,从早上7点开始,她今天工作已经超过12个小时了。

  

Shaw轻易就躲开了root想要搀扶自己的手,“我也是医生,我了解自己的情况”,Shaw知道自己现在的确需要修养,可她更不愿意困在病房里无聊死,外面没准‘更好玩’一些。再看向root,虽然带着疲态,又消瘦又赢弱,但那张脸真是过分的精致好看,如果她在这,那些士兵们没准会收敛点,“我是不会回去的,我是长官,你不能命令我”,Shaw强硬的态度在root看来完全就是在闹小孩子脾气。

  

“好吧,不过你必须坐在上面”,root从墙角推来一辆轮椅,让Shaw坐在里面,“如果伤口裂开会很麻烦”。

  

 …

  

Root依旧忙活着,Shaw在一旁守着,看着root处理伤员,适时地给root搭个下手,递把剪刀或者帮着固定绷带什么的,偶尔也会指导她一下。

  

Shaw看着root一下一下的动作,好像想起来了什么,‘这家伙明明懂得基础医疗救治,为什么白天的时候……’Shaw看着root的眼神慢慢地变为疑惑。

  

Root此时正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并未察觉Shaw的细微变化。她已经快精疲力尽了,当初为什么那么听话,The Machine让她当个医助,她就真的当了个医助,那套程序明明还在测试期,一堆bug等着完善呢。这工作又累人又难做,还要防着色狼出没,除了救人还是救人,谁能救救她呢?!她来到这以后还没睡过一个好觉呢。一抬眼,不经意的看向Shaw,和她的眼神撞了个满怀。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

  

两个人各怀心事,在root处理好手里最后一个伤员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把Shaw送回病房,扶她到床上躺好,提了一口气说道:“不早了,早点休息,Wells应该是回宿舍了,她睡觉很轻,很怕吵,自从她能走动以后就很少在这里过夜,你可以安心的睡觉了”,root一边说,一边为Shaw盖好被子。

  

Shaw看着root细心的样子,还是禁不住问道:“为什么骗我?”

  

“嗯?”root被问得有些发蒙,体力严重不支让她的大脑反应也变得迟钝起来。

  

“基础医疗你明明都会”,Shaw疑狐的看着root。

  

“而你不喜欢自己掌控在陌生人手中,不是吗”。Root在说每句话的时候都是用气息发声,她真的太累了。“我只是希望能让你更自在一些”。

  

Shaw顿时语塞,她已经做好准备,等这个女人或支支吾吾或遮遮掩掩或毫无逻辑或其他任何表演结束后,结结实实给她一拳。她做了最坏的猜测,她带着阴谋,她设想她是敌人安插进来的奸细,在医院里暗杀他们的精英,刺探消息。

  

却在听到那声轻叹后心中一紧,她在为她着想吗,她听从她的步骤,她让她来掌控局面,都是因为这个吗!?这个女人的细微程度超乎想象,自己讨厌无法控制的被动情况,就如同毡板上的肉那样,病床上她好比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任她在医学领域有多专业,她都不能在那种情况下自己动手。而她却用独有的方式扮演了自己的双手,释放了自己心中潜藏着的那份不安。

  

自己明明没说过什么,这个人竟然做到了这个程度,是啊,从一开始,她就表现出媲美心理治疗师的专业水准,自己真的是误解root了。现在的她不会对自己说谎,Shaw笃定的看着面前这双温润且真诚的棕色眼眸。

  

“你该回去休息了”。

  

================TBC=====================

  


评论

热度(38)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