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平凡之路-军旅生涯 :Chapter 11 你之于我

JFM:

fly·Shoot:

类型:原创同人

  

分级:全员向

  

配对:肖根

  

特殊预警:AU/OOC

  

主要人物:Sameen Shaw、Samantha  Groves(Root)、John Reese、

  

Harold Finch、Martine Rousseau、Joss Carter、Control 等

  

 本次出场人物:Sameen Shaw、Root(Caitlin Murphy)

  

==============正文==============

  

Shaw每天都特意避开用餐的高峰时间去吃饭,她饿着肚子多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餐厅。她可不想在胃口大开的时候碰上那个神经病,把不让她吃的食物统统倒掉,她甚至还能想想出那个女人一边拿走她的食物一边一脸贱笑的看着自己的情景。如果下次她再有什么奇怪的表情,自己一定毫不客气的教训她一顿,Shaw信誓旦旦的把一大块牛排放进嘴里。

  

心满意足的咽下最后一口炸鸡腿,Shaw像欣赏战利品一般看着被扫荡一空的餐盘,拍拍肚子表示自己吃饱了。

  

“还想吃点别的吗?”

  

这声软糯的声音不带丝毫语气,但shaw不需要回头,也知道背后站的是谁,赶紧又看了眼盘子,确认里面的东西都被自己吃掉了。

  


  

其实root从第一天就知道Shaw为什么会故意错过吃饭的时间,几天来,她一直在暗中留意着Shaw。

  

自从上次差点在她面前情绪失控之后,自己便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root很清楚自己并非想要故意接近Shaw,最初她只是好奇,好奇那个CIA超级特工的女儿会是什么样子,可是现在,无关john无关其他任何人任何事,是她让她心底看不见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起了某些化学变化,她无法控制这种变化,它来得如暴风闪电般之快,只能交给时间来沉淀,她更怕打破了和Shaw之间的某些平衡,让沉淀出来的东西永远遥不可及。

  

所以,root知道Shaw一定不会把医嘱放在眼里,那人的专业水平完全可以自己治疗自己,吃的方面,反正她肠子已经长好了,TM也没给她什么特殊警告,何不让她痛痛快快的吃呢,自己已经暂时剥夺了她体能锻炼的权利,又怎么忍心继续害她吃不饱呢。

  


  

“你说下一顿吗?”Shaw咂咂嘴,决定无视root话中那明确的含义。

  

“可以拆了,X光片显示你恢复的非常好,骨头已经长好了,方便的话,下午过来吧。”依旧是平淡到 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话语。

  

太棒了!

  


  

Shaw依旧没回头,等着root进一步动作。一切归于平静后,shaw才看着已经走远的root,她还盘算着一定要全程无视对方任何反应,在她或许最得意的时候,自己转身大步离开,留她一人在原地,现在反而是自己的计谋没得逞。这个女人,又在搞什么鬼。

  


  

*****

  

拆石膏的时候,她们大半程均无对话,一开始,shaw倒是乐的清净,但这种沉静的气氛,再配上root一张愁眉不展的脸,shaw越发觉得诡异起来,难道她今天吃药了吗,一双眼不住的打量root。

  


  

root一直都知道如何做才能和Shaw有最佳的交流,她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适可而止,不会多跨出一步。

  

她一点一点的寻找着Shaw的情感线,看着它们慢慢发生变化,不可否认,当决定要治愈这颗心的时候,root便明白,她会在这些变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不知在哪一刻开始,这个人竟对她如此重要,半夜编程到一半的时候,她会突然想起;演算出现错误找不到问题所在时,脑海中会立刻浮现那个身影;会因为她,放弃费时很久在基地搭建的网络,申请和她同一军营;还有。。。那天。。。她无法再多承受一秒。。。

  

好奇怪,对于人类这种生物而言,root向来不会有任何怜悯,如果说Shaw的反社会是基于第二轴人格异常的情感缺失的话,那root就是对整个人类物种的仇视,她将整个人类都视为低等生物,是程序代码中的bad code,是应该被摸消的存在,除了她的叔叔和婶婶外,她从不觉得其他任何人有生存价值。root的高智商更让她不屑与这些低等生物发生什么交集。而这个小个子的意外出现,让她的心中出现了一道裂缝,沉淀出的那些东西已经汇聚成一颗种子,在里面生了根。

  


  

是的,事情正在不可预期的发展着,root对这样的发展欣喜若狂,shaw所给出的回应也足够她回味良久,她希望shaw也能和自己一样,但。。。shaw会吗。。。她也会对这种发展抱有期待吗。。。而她,那不完整的情感,是否能够允许这样的发展呢。。。

  

如果某一天,她给了自己否定的答案,那。。。

  


  

“你吃错什么东西了吗?”

  

Root一直微皱眉头,心事重重的样子,让Shaw实在忍不住了,半开玩笑的问着。

  

“嗯?”

  

“我还是更怀念你笑起来的样子”

  

笑……自己的笑大部分时间都是蔑视众生般的嘲笑。

  

你说的那种真实的笑……只有对婶婶的时候吧,对叔叔也有一点,还有……Shaw……

  


  

“……Shaw,你知道吗,我没有父母,我是被叔叔婶婶带大的”

  

“我的父亲也不是我亲生父亲,我十岁的时候才被领养回家”

  

“我知道……”

  

“你知道?”

  

“呃……我是说,你的档案上,都写着了”

  

 “我生父死的时候,我什么也感觉不到,只是觉得好饿好饿”

  

 “你自我诊断过了吧”

  

“我没有否认过,只是被部队知道的话……”

  

“谢谢你”

  

“……”

  

“手臂没事了,身上其他的伤口基本也好了,不过腹部还是要注意,不要沾水,想要洗澡的话,找看护帮你,或者我帮你……”

  

“你好啰嗦……”

  

噗哧。

  

不知不觉间,root真的觉得她是一名医生了,是她的医生,想想Shaw远比自己来的专业,她竟然一下笑出声来,这一笑也将纠缠了她多天无法理清的心霾,瞬间吹散了。

  

只是短短几句话,她便知道了。

  


  

任何一个对心理学有过研究的人都能听出,shaw在安慰root,告诉这个女人,她们有共同点,她并不孤独,shaw甚至主动诉说那个不能公开的心里问题,来让她找到所谓的平衡点。当一个第二轴人格突然作出这样的举动的时候,如果shaw没有当root是她的病人的话,那就是说她要拉近和她的关系,那种不善表达的话语,是她能做到的最大限度。

  

她。。。是在乎的

  


  

之前的种种吗,还是刚刚那一幕,都无所谓了,至少现在这个阶段对root来讲,已经足够了。

  


  

“可是,你喜欢听”

  

“……”

  

自己的 神经病root又回来了,Shaw竟不自觉的扯出了一个不对称的笑……

  


  

 

  

 *****

  

Root不再回避与Shaw的碰面,她会算好时间走出医疗站,装作是偶遇,然后和Shaw一起去吃饭,也不再限制Shaw的用餐种类,有时自己还会要一份牛排,细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语笑嫣然着推到Shaw的面前,Shaw自是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

  

碰上一些不善的目光上下打量root的时候,Shaw每次都会恶狠狠的回瞪对方,直到那人被Shaw的眼神吓得踉跄离去。这不,就连诊室里装病的士兵都几乎不见踪影了。

  

Root觉得也许这是她人生里最幸福的时光了。

  

 

  

*****

  

腹部伤口也终于痊愈,shaw在拆掉纱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然后跑到James那里,要求归队。

  


  

两天后 Sameen Shaw 终于迎来了她在军队里第一个真正的外勤任务。 

  


  

================TBC=====================

  


评论

热度(45)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