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平凡之路-军旅生涯 :Chap 16 Changing

JFM:

fly·Shoot:

原创同人/全员向/肖根/AU/OOC

  

本次出场人物:Sameen Shaw、Samantha  Groves(Root)、Grace Finch

  

 ==============正文==============

  

 坐在独立的办公室里,窗外便是营地人来人往的广场,这里视线极佳,一眼望去便可将广场上的一切尽收眼底。root每次都是在这等着Shaw出现在楼门口处,自己再抓紧几步走出医疗站,刚刚好可以在Shaw穿过广场中央的时候,来到她身后。

  

 起初Shaw还纳闷,这家伙怎么算的那么准,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发现那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某个窗台后面,她才发现这个小秘密。之后,每一次Shaw去吃饭的时候,都会在迈出楼门后的第一时间对着窗户里面的人笑着摆摆头,再故意放慢脚步,等那人出来后马上恢复一贯的步速,装作不想等太久的样子,走在前头。

  

  然而今天,root望向窗外,看到一身正装打扮的Shaw走进控制大楼里,英姿飒爽的样子看的人一阵痴迷,不如晚一点再把新的耳机给她吧。

  

Root的心情格外的好,难得没有什么病人的下午,她决定继续做她该做的事情。将办公室的房门反锁,打开笔记本,不停地敲击着键盘,时而皱眉,时而沉思,不得不说,认真工作时的女人不仅妩媚,而且气质非凡。

  

 好像是卡在了什么地方,root面色凝重的观察着屏幕,每当卡壳的时候,她总会不自觉地想起Shaw,这次也不例外。TM告诉她,说Shaw竟然为了只烤羊腿给别人当了一晚上的保姆,而且还当得相当不错,真想象不出她照顾起小孩子来,会是个什么样,Shaw看上去可不像那么有耐心的人。她和婶婶不一样,婶婶很会带小孩,她很温柔,又会持家,还很疼爱自己,虽然亲生母亲在root很小的时候就意外去世了,但她依旧能在婶婶那里感受到人间的一丝真爱,好吧,叔叔也有一点,但他真是严苛的过分。

  

root来到这里也有好几个月了,像是赌气似的,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家人,上次要不是需要从TM里面提取模块,她连邮件都懒得发,短短三句话的一封信,换来了Harold相当于3张A4纸长度说教式的回复,如果不是看到最后Harold还写了一句sorry的话,她简直就要屏蔽掉他的账号了。现在,root反而有些想他们了,她想婶婶了,也不知道他们最近好不好。

  

root索性关了所有程序界面,只留下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黑框,像拨通电话那样键入一串数字,等待着屏幕再次亮起。

  

 “hi,sweetie,那么久不联系,我们很担心你。”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红色头发的中年妇女,温婉的笑容,像月光一样裹覆在root脸上。

  

 “grace,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最近还不错,就是事情有点多。”,root一手托着腮,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宝贝,你受伤了!”

  

 “哦!那是。。。”

  

 “都怪你叔叔,才会让你到那种地方去受罪”

  

 “……嗯。。。其实这里也没那么糟糕”

  

 “怎么,不生Harold的气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这遇到了一个人……” root想到那个小个子,脸颊不免开始泛红,害羞着,微微低下头。

  

 “sweetie?难道……”

  

  “我……你先不要告诉叔叔”。

  

 “哦~难道我们可爱的小公主谈恋爱了吗?这简直太好了,快告诉我,他是谁,他对你好不好”那边的grace一脸惊喜,她太疼爱这个侄女了,当得知她要去战场的时候,grace心疼的好几天茶饭不思,睡不安寝,现在看到root沉浸在幸福里的模样,她别提多开心了。

  

 “She……她和普通的人类不一样,特别的……与众不同……”,此时的root竟然会有些心不在焉,卷曲的综发因食指的搅动不停的打着转。

  

 “嗯,看来有个小姑娘把我们Samantha的心给融化了”

  

 “maybe。。。she’s important for me,可是我要融化她,还需要点时间。。。”

  

 “我那个自信的女孩呢,哪去啦?”

  

 “我明白。。。我可不会让她从我这跑掉,我只是。。。没想过上天也会有眷顾我的这一天”

  

 “sweetie,you’re so special,themost unique,你值得拥有所有美好的一切,我想她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嗯,she will”

  

 ……

  

 又拉了些家常,root才催促着grace挂断电话,每一次聊天grace都有说不完的话,如果不是怕暴露联络线路,root还真想再多听听婶婶的唠叨。

  

 

  

***

  

 另一边,Shaw所在的小队成员被一个一个叫进去问话,要求对昨晚的任务进行陈述性报告。Shaw坐在椅子上,对面诺大的办公桌后面并排坐着Howard上校,和两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那两个男人看上去非常严肃,肩章上分别扛着一颗星和两颗星。

  

Shaw陈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之后,开始有针对性的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当被问到是如何发现炸弹的时候,她只用了一句‘军人高超的专业性’,来掩盖真实情况。她不知道对面的人是否相信她的回答,她本就对这种半报告半审讯的事情非常反感,加之她想要为root做隐瞒,回答每个问题均都是寥寥数字。

  

 问询完毕,他们被要求在指定的房间内待命,良久,Howard才走进来,告知他们所擒获的正式基地组织的重要领导人之一:Ali Al Holiya,曾组织多起爆炸案,杀害了美军19人,擒获 Holiya,大大提升了将士们的士气,更是狠狠地打击了基地组织气焰,加快了战争胜利的步伐。他们干的非常好,任务相当成功。今晚会举行一个类似庆祝晚宴的私人聚餐,司令官和将军也会出席,还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升职的机会,要好好把握。

  

 队员们个个欢呼雀跃,不知道是因为任务还是因为晚宴,Shaw在旁边则毫无感觉,想着还要和那些高管赔笑脸找话题就觉得相当不耐烦。

  

 出了控制大楼,Shaw下意识的就走进了医疗站,今晚的牛排恐怕是泡汤了,要跟那个女人说一声才行,她应该不会介意吧,又不是自己故意的。想着想着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拧了半天门把却发现打不开,刚想走,门却自己开了。

  

 挂断电话的root又在进行之前的工作,现在摆在她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网络架设,她需要一个不会被察觉的安全网络,之前在基地总部,各种资源在那里被整合,她利用起来异常方便。现在这个地方离总部相距甚远,利用起来还要费一番功夫,工作量一下子加大了不少,而且她一定要尽快完成才行。有了安全的网络环境,她才能够做更多的事情,TM给出的信息也就越精确。

  

 门外传来的声响,让专注在工作中的人突然紧张起来,她马上合上电脑,准备起身,随后便意味深长又略带失望的为Shaw开了门。

  

 “打扰到你了?”

  

 “正等着你呢”

  

 “不舒服?”这大热的天,root怎么一反常态的穿了一件高领的T-shirt?

  

Root不说话,只是轻笑着,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自己是该知道什么吗,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啊,那她怎么一副你是明知故问的表情,“我错过了什么吗?”

  

 “一顿晚餐。。”

  

 “哦,对,你有个无所不知的上帝,早知道我就回去睡大觉了”

  

Root轻松地带过了Shaw问题,早上起床之后在镜中便发现脖间片片淤青,是因为那人力道太猛所致,头上的伤无法遮掩,她只好找出一件高领的T-shirt,也不管天气的炎热,穿在白衣之内,索性尚无有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对着同事和热情的病人说自己太过粗心大意,磕到了桌角来解释头上的伤。

  

Shaw看着她明显遮掩的口气,似乎意识到什么,已经快走了门边了还是折返回来。

  

 一只手轻轻覆在她的额头上,探视着。确定她没有因为伤口感染而发烧后才放心的松手。

  

Root看着她转身要走,又犹豫的回来,看着她慢慢靠近自己,感受着从她手心传来的温热。这样的Shaw真不可多见,不善表达情感的她把一切都写在脸上,转身前的漫不经心,转身后紧张存疑,深邃的瞳孔在确认root并无异常之后才恢复淡然。root小心地把这一些都记在心里,此时,她仿佛沐浴着落基山脉上升起的第一缕徐辉,耀眼而温煦,额头上传来的触感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快速流动的血液不断的冲击着主动脉,心脏似是要给予奔流的血液更多的能量,强烈的扩张又强烈的收缩,剧烈的跳动着。

  

 也许。。。自己真的可以拥有更多。

  

 “她刚告诉我一些事情,你有必要知道,是关于你们这次任务的一些内幕”。

  

Shaw真的想回去再补一觉,昨晚休息的时间根本不够,晚上还要对付那么烦人的晚宴,希望root说的什么内幕值得她放弃睡觉的时间,心里那么琢磨着,却拉过一把椅子,安静地听root说起来。

  

 原来事情远不像Shaw他们看到的得那么简单,长官们其实在行动前就已知晓敌方会设下埋伏,因为在其他营地中,抓获了一名奸细,审讯过程中意外透露了一些情况,敌方对他们的行动早有准备,但尚不得知具体细节,只好提前任务时间,提高任务成功率,那个Ali则是在审讯有了突破之后第一时间传到前线,那时Shaw已经去解救人质了,而James差一点就爆了那个大胡子的头。也是在最危急的一刻,James用他那所知甚少的阿拉伯语听出炸弹这个词,他们才会全部安全撤离。

  

Shaw的心中隐隐觉得酸涩,如果不是root,她将必死无疑,如果她死了,john恐怕会伤心难过,换来的那面国旗相比荣誉而言,更长时间存留的还是悲伤,虽然Shaw并不懂得什么是难过,什么是悲伤,但是john高不高兴,她绝对能一眼就看出来。

  

 比起人来讲,军队更看重任务或者说是战事成果,这里没有人有义务对他人的生死负责,Shaw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竟然对root说了句thanks,虽然说的时候依旧是个面瘫脸。

  

 看着root面色沉重的神情,Shaw有些后悔昨晚干嘛不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可是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她,为什么自己在她面前可以随心发泄任何情绪?为什么自己会犹豫着担心她会发烧,自己的确是讨厌和别人身体接触,可为何在碰到她额头时没有任何反感?又为什么自己现在觉得莫名的酸楚。。。

  

 一定是因为太饿了。。。Shaw开始用‘吃’来解释无法理解的各种情绪了。

  

 晚宴在root的劝说下,Shaw还是按时参加了,她僵硬着两个嘴角一直支撑到晚宴结束,那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场合,Shaw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TBC=====================

评论

热度(38)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我想要拥有大暖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