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刷文及收藏地

【肖根】平凡之路-军旅生涯 :Chap 20 Worse

JFM:

fly·Shoot:

原创同人/全员向/肖根/AU/OOC

  

本次出场人物:Sameen Shaw、Samantha  Groves(Root)

  

==============正文==============

  

Shaw刚从边哨岗回来,盘查过往车辆的任务对她来讲有点过于无聊,心思都被晚上的party吸引过去。愚人节,复活节接踵而至,每一个值得狂欢的日子,在这里都弥足珍贵,人们可以暂时忘记战争的困扰,或者借酒消愁,总之可以随意玩乐,随意放纵。

  

一进营地,大大的庆祝复活节字样的条幅便映入眼帘,周围的士兵们都在谈论着晚上的聚会,一个个都是兴奋不已的样子。Shaw可不关心庆祝的是什么节日,她只关心party有没有意思,还有复活节彩蛋会在哪。

  

 

  

“Shaw,我知道你回来了,有没有想我”,耳机里又传来那个甜甜软软的声音。

  

“我把你当我肚子的蛔虫那样想”

  

“我喜欢你的比喻,但我需要你来我这一趟”

  

“我两天没休息,就不能先让我睡一觉吗?”

  

“可以,不过你可能就找不到复活节彩蛋了”

  

“什么?”,这个女人怎么知道她刚才心里想什么,难道那个TM还能看透人心不成,八成又是她在发神经了。

  

不等Shaw继续问下去,root便掐断了通话,保留一点小悬念,那个小个子一定会等不及来找她。

  

root的小算盘总是打得很响,这些小把戏用在Shaw身上再适用不过。一回到宿舍,Shaw赶紧洗了个澡,简单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然后直奔医疗站。

  

 

  

“彩蛋在哪?”

  

Shaw话音未落,便一只手推开了root诊疗室的门,在搞清楚了屋内状况的同时,砰的一声又将门关上了,现在里面是什么状况,队长也在,他们俩看上去交谈甚欢。

  

门又被打开,Shaw觉得她实在是没必要躲避,要说尴尬也应该里面的两个人,而不是自己。

  

这次,是james先开口,“你来得正好,Shaw,我没什么事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James话里有话,Shaw不是没听出来,但她懒得去猜,在给了james后脑勺一个白眼之后,转头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眼神炙热如火,还不住咬住下唇的女人。

  

“你没事,我先走了”

  

她就这样看着她足足有两分钟,毫不掩饰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游走,最后还是Shaw受不了这个神经病的变态行为,用冰冷的口气给这间房间的温度降降温。她一定是用彩蛋做借口,故意勾引她过来。

  

“你似乎忘了什么事”

  

从Shaw的手中夺回对门的控制权,root迅速将门关上,一只手撑在Shaw的脑侧,另一只手保护性的覆在她的小腹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防止她被门掩到,顺势就将Shaw 困在自己和门之间。

  

Root轻柔的气息不偏不倚的打在Shaw的耳后,顿时让她觉得燥痒起来,被热气扫过的皮肤因强烈的刺激开始渐渐泛红。

  

Shaw拼命的扭回头,她恶狠狠的模样,让身后的人更加肆无忌惮,那只手隔着衣料还在不安分的来回磨蹭着,“你可以放开了”。

  

Shaw可不允许这样被人嵌在怀里保持超过十秒,一把推开那只抵在门上的胳膊,从空隙中闪出身来。

  

“有健忘症应该是你”

  

Root悻悻地坐回椅子上,看着已经面红耳赤的又装着一脸无所谓的人,暗搓搓的思考下面要说的话。

  

“我只是想约你去晚上的舞会,你这样太让我伤心了。”

  

“哦?你还有这兴趣”

  

“我有兴趣的人可是你”

  

好吧,这不是这个女人第一次调戏Shaw了,她总是面不红心不跳的使用言语勾引,Shaw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那不是你的舞伴?”

  

Root自然知道Shaw说的是谁,毕竟刚刚她的确和james说到了舞会的事情,不过那只是单纯的问候和邀请,自从上次和他简短交谈之后,他们现在的关系更像是朋友,但Shaw显然误会了这点。

  

“我可不能忍受你身边站着别人”

  

“你说的彩蛋呢,听说今年有个F/A-18战机的训练特权”

  

“你会得到的,晚上来找我吧”

  

“最好别让我等太久”

  

“回去休息吧,我现在要去查房了,晚上见,Shaw”

  

 

  

  

  

Shaw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的,james临时集结了小分队,他们接到临时任务,明天要去营地北部的一个村子,给村民送些生活必需品,本来他们明天是要保护医疗班去另一个村子进行健康普查的,总之都不是什么能让Shaw提起兴趣的任务。不过通过这种政治向怀柔政策,他们在村子打游击的时候,来自村民的抵抗变小这倒是真的。

  

开完会,已经接近傍晚了,root似乎还在忙碌着,Shaw看了一眼她办公室的窗户,关着灯,里面也没人,应该还在诊疗室忙着,独自前往食堂随便吃了点什么,继续回屋对着她那些宝贝枪支打发时间。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穿上正装,才来到root的宿舍门口。

  

“进来吧”,正当Shaw准备敲门之际,屋内传来了root有些沙哑的声线,似是很久没开口了一般。

  

这是Shaw第一次进到root的宿舍里面,虽然和自己房间陈列不同,但也丝毫没有小女生的造作姿态。

  

她环视了一下,一进门的左边正对着她放着一个木质书架,架子很干净,看上去是每天都回擦拭的样子,而架子上空荡荡的没有几本书,倒是一张照片引起了Shaw的注意。

  

那是一张已经发黄的相片,里面一前一后两个女孩,前面高个子那个棕发轻柔的搭在肩上,后面背着天蓝色的双肩书包,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样貌和那个疯子到有些相似。再看后面的女孩,齐耳淡金色短发,含情脉脉又带着坏笑的样子分明就是那个神经病啊,原来她的童年也是在仰视别人的日子中度过的。

  

角落里,是一张标准配置的床,被褥叠放整齐放在床头。挨着床尾是一个大的落地柜,里面想必是她的私人物品。拐过来的墙边有一张电脑桌,上面并排放着两个显示器,画面里正在不断的滚动着一些代码。

  

Root此时正坐在屋子正中央的桌子后面,那张桌子上放着和刚才相同型号的三个显示器,而她们的主人,正对着显示器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

  

“sorry,恐怕要你多等一阵,Harold需要我帮忙,可以帮我看下那边显示器上有没有显示着done,已经运行完毕的程序吗”

  

“没有……”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那女人专注的盯着屏幕,连头都不抬。

  

“哦,亲爱的,你可以稍微往旁边靠一点吗,我看不到屏幕了”

  

Fuck,刚刚是谁让我看屏幕的,不然我会站在这?Shaw冲着女人翻了个白眼,随便找张椅子坐下来。

  

“现在是怎么回事?”

  

“The machine,远端算法出了一些问题,现在还不知道是遭受了攻击还是系统不稳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Harold和我正在忙着修复”

  

“所以,你不打算参加舞会了?”

  

“稍等一下,她之前已经告诉我是哪个彩蛋了,我只需要帮Harold把这个漏洞补上就可以了,给点耐心,sweetie”。

  

“……”,Shaw觉得她自从遇到了这个神经病,自己都快变得没脾气了。

  

Shaw呆的实在是无聊,又开始左顾右盼,时不时的端详着墙角一个黑色机柜。纵观整个房间的摆设,和这个女人平时的形象格格不入,这里倒真像是个黑客的办公小屋,嗯,算是个干净的办公小屋。不过她难道不怕这些设备被发现吗,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屋子里。

  

“放心,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进来的”

  

Shaw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什么可疑,这女人一定又在故弄玄虚了。

  

“门上安装了生物感应装置,未设定的人可进不来”

  

 

  

“照片里,是我叔叔的女儿,我的表姐,一次意外和我母亲一起过世了”

  

想必是看出来Shaw的无聊,root一边飞快的敲打着键盘,一边找点话题来聊。

  

“哦……”

  

重新坐回椅子上,Shaw开始变得有些耐心地等着root忙完。

  

================TBC=====================

     

评论

热度(25)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
  3. 哈默fly·Shoot 转载了此文字